round image on layout top

美副將大馬路與望廈村遺跡及名人

  瀏覽185次 divider image
排行榜 收藏 發佈時間:2017年7月10日
      


;wg ee] M0
提起望廈村及美副將大馬路,不少人都會想到葡萄牙統治澳門的一段歷史,但美副將大馬路所承載的歷史豈止如此。可堪言說者,尚有古井、汛兵、奇石、工展會,甚至黃飛鴻傳人,高劍父師生等等。以下,請讓我為您略述美副將大馬路上的點滴史料。

Gam m7_0
美副將大馬路闢建百年

8B6Yfr1NKM0
美副將大馬路(Avenida do Coronel Mesquita)這街道名稱,是澳葡政府對普濟禪院門前新闢馬路的命名,時為1918年,而最早刊載在官方文獻上,是在1925年由澳門市政廳出版的《澳門街道一覽表》。在此之前,這街道曾稱「望廈大馬路」(Avenida de Mong Há),而此處在開闢成為大馬路之前,就是眾所周知的華人村落「望廈村」所在。
今見的美副將大馬路,全長906米,寬約10米。馬路西北端是罅些喇提督大馬路與白朗古將軍大馬路的交界,其標誌性建築物是「牛房倉庫」;馬路東南方則止於亞馬喇馬路、劏狗環及士多鳥拜斯大馬路的交匯處,亦即鮑思高球場所在(昔日金鐘山的山麓)。1965年澳葡政府頒佈法令,將澳門半島分為5個堂區的時候,美副將大馬路成為望德堂區與花王堂區的分界線。引第26/91/M號法令原文可知,望德堂區是「包括本市的中心部份,以賈伯樂提督街、美副將大馬路與賈伯樂提督街交界處起的一段美副將大馬路……」,而花王堂區是「包括由位於本市沙梨頭南塢(計劃闢設的街道)的花地瑪堂區的擬定界線至美副將大馬路及賈伯樂提督街的T字路口部份……」由此可清楚看到,同一條美副將大馬路,竟是分屬兩個行政堂區。此外,我們又可從這條馬路筆直的走向,清楚看到澳葡政府把這大片土地平整之後,才會出現的城市規劃。如此,也可算是從側面訴說了這街區的一段歷史。
(1)左前方的牛房倉庫是美副將大馬路街口的標誌性建築物 
澳門雜誌Ft/?!ob i'm[

■左前方的牛房倉庫是美副將大馬路街口的標誌性建築物澳門雜誌.t*Mfi#UA

這一段歷史,就是望廈街區由古老村落變成現代化街道的發展史。
澳門雜誌Dwzk1[Xp YJ[(J B~
望廈古村街巷百餘

l9vi g,`c'AH V0
據同治年間刊行的《廣東圖說》稱,澳門有小村三十九。在眾多大小村落中,論規模大,歷史久,望廈村必是其一。查澳門政府的《澳門街道網》資料,望廈村大約於明朝洪武十九年(1386年)開村,因村民多是來自閩潮,尤其是廈門,故取「遙望廈門」之意,村落就名為望廈村,又名旺廈村。村落最興盛時有街巷130多條。讀《澳門掌故》,又知當年村前有閘門,閘門上用草書刻寫「望廈」二字,村內約有戶口五百餘家,有趙、何、沈、黃、許諸姓,其中以何氏宗祠最大最久。村民耕田而食,鑿井而飲,村屋多屬矮屋低簷,村外種植竹樹為屏。不過,隨時代變遷,許多村內的街巷與水井,今天已不復存在,但有部份街道名稱仍沿用至今,例如牧羊巷、永安息巷、布巷、蛤巷、草蓆巷、草蜢巷、田螺里、通衢里及養樂圍等等,多是集中在今日幸運閣大廈背後的區域。至於昔日村內的水井,今天已基本被廢棄甚至填平,最容易找到的應是在「望廈坊眾互助會」(康真君廟)門前,已被水泥封死的古井。
(3)已被封死的古井

EQ(MTd R"~#hT0■已被封死的古井澳門雜誌.T'Li+h,Op]n4ca

另外,不可不提的一口古井――舊時望廈村的大井「井泉龍王」。中國人素來「滿天神佛」,所以山有山神,水有水神,灶有灶君,而「井泉龍王」,實指井神。此井神崇拜文化,非澳門獨有,今在海峽兩岸的部份鄉鎮仍保留此傳統。
澳門雜誌 j%Kge?jn0H
據《澳門掌故》記載,澳門望廈的「井泉龍王」旁原有石碑一方,除「井泉龍王」四大字之外,兩邊還刻有「坎流洊至,井養不窮」對聯,而井口位置就在昔日保血蚊香工廠的後方。筆者按圖索驥,尋至上述位置時,已不見有石碑,只見一條名為「養樂圍」的窄巷。據居於巷內的一位街坊稱,「井泉龍王」原是在養樂圍之內,可惜十多年前,政府已將古井封閉,並填平地面而成窄巷走道。其又稱,現在養樂圍中央的三塊長形水泥渠蓋之下,就是井口的所在位置。
(4)養樂圍的3塊水泥蓋下是一口古井

■養樂圍的3塊水泥蓋下是一口古井

g \E6VJ(`-[0

V ]}"pE/]9]$l_0
建廟祀楊家將老令公
澳門雜誌$K0U+`}Oq?Jr
(7)村民祈求神靈祐助護村的先鋒廟

!w W,`o^B m0■村民祈求神靈祐助護村的先鋒廟澳門雜誌 x!h/R7GR'n3G.B

古井被毀,實是憾事,其實今天仍有一口望廈村古井安在,還可取水而用。這口古井隱藏在連勝巷內的先鋒廟偏殿之中。連勝巷是美副將大馬路的分支小巷,位置就在昔日麗都戲院後門,路經的市民甚多,只不知這窄巷的底蘊而已。
(6)仍可取水作洗滌用的古井隱藏在供奉海底龍王小廟之內 

@@ E$|.f}T9t B0■仍可取水作洗滌用的古井隱藏在供奉海底龍王小廟之內澳門雜誌l7T1D9um'J(Q4?

每提及望廈的先鋒廟,必言其在抗擊葡萄牙統治澳門時的意義,其實這小小的廟宇,可堪言說的事卻不止如此。先說這口古井,是今天在澳門鬧市內仍有活水可汲的少數水井之一,但因衛生問題,此井水只可作洗滌打掃之用,而不適合飲用。再者,井口所在的先鋒廟偏殿,原來竟是全澳門唯一一座供奉東海龍王的廟宇。據考,當年望廈村民為求神靈保佑,亦為表示對抗葡軍入侵之心,於清朝道光年間創建先鋒廟。初建的先鋒廟,只有主殿,供奉的神祇是在宋太宗時出任左領軍衛大將軍的「老令公」楊業,其因對抗外族契丹而戰死於陳家谷,英雄事跡傳頌後世而被膜拜。不過,當年望廈先鋒廟香火並不鼎盛,及至有漁民船家集資在主殿旁邊加建供奉水神東海龍王的偏殿,先鋒廟才香火興旺。(按:澳門觀音古廟及路環天后古廟所供奉的是南海龍王洪聖敖潤,別於東海龍王淪寧德王敖廣。)
IMG_8232

4b1|~/U2cf B!V4M0■先鋒廟主供楊家將的老令公楊業澳門雜誌Ge"c(A$AgX

由此,又可印證另一史實,就是昔日望廈村的盡頭,即今美副將大馬路與罅些喇提督大馬路交界之處,在填海造地工程開展之前,原是海岸所在。許多漁民及小型船廠,集中在今天望廈山山麓的「牛房倉庫」一帶。簡言之,時空穿梭至百多年前,現在的美副將大馬路,竟是條一頭臨海而另一端連山(金鐘山)的通衢大道。
(5)先鋒廟偏殿供奉海底龍王
澳門雜誌M ne$Lt1y

■先鋒廟偏殿供奉海底龍王澳門雜誌Rc*XDdv'W F0`

澳門雜誌}7Jan#g#Zs7O
先鋒廟址曾駐清兵

;IY4C ax}XW1s0
此外,先鋒廟旁尚有另一個重要的望廈村遺跡,卻常被忽略的。此一遺跡,乃與古井只一牆之隔的土地神位。常見的社稷土地神位,石碑上都是刻寫「本坊」神位等字樣,唯獨此處是刻「本汛」二字。「坊」與「汛」一字之差,背後史事則不簡單:事緣這一汛字,就是清政府在此設立望廈汛兵營的唯一物證。據澳門遺產學會會長邢榮發的研究,先鋒廟所在位置曾是清兵駐軍的地方。1808年英軍入侵澳門,清政府派兵將英人趕走,其後,清兵便在望廈駐軍約20人,直至1849年亞馬喇驅逐清朝官員時,望廈汛兵才撤走,後來居民就在昔日駐軍的位置建成先鋒廟。另外,邢榮發向傳媒介紹,「先鋒廟的建造除了居民寄託守護望廈村免受葡人佔奪的祈望外,應還有紀念當年清政府在此設立汛地作為關閘汛的先鋒之含意。自阿馬留(即亞馬喇)1849年驅逐汛地官兵以後,是處逐漸為居民所聚居,形成了有十間屋的汛地河邊村,並於1861年建造了先鋒廟。從1884年的地圖上看,先鋒廟是汛地河邊村的一部份。而街名冊中記載葡人在這一帶當時所建的綠衣館(警察局)應是後來二區警局的前身。望廈汛自設立至遷往白石村前後在望廈村共駐紮了四十一年之久。」(註1)
(9)此土地神位刻寫「本汛」二字,說明此處曾駐兵 

Oz2bP6v^X;a|`n0■此土地神位刻寫「本汛」二字,說明此處曾駐兵。

kS aFAy9j3s/p/[0
另查王文達《澳門掌故》,又言「早於明朝,我已派有汛兵一營,常屯望廈駐防。清初,更設縣丞分駐望廈村內,以便辦理民夷詞訟。清道光年間,尚同屬中國官吏統治。」「所以昔日望廈村內,有汛地街,即縣丞署,及汛兵營所之故址也。自從澳葡開闢馬路,已將該汛地街消毁,併爲現在之美副將大馬路之一部份耳。對於望廈村内之縣丞署及汛兵營,又據《新修香山縣誌》之紀事篇載云:道光二十九年,葡人毁望厦縣丞署,侵駐拉塔炮臺,縣丞遷署前山城内,望厦汛外委退屯白石村三山宫。」(白石村在今珠海前山)由此可知,望廈村民在道光年間清兵撤走之後,便在汛兵營位置修建先鋒廟,另為自保,亦組織「望廈村民知守義團」,自行捍衛家園。
澳門雜誌i9Z5AYl\s
黃飛鴻弟子授武保家

R2Z;o A7i!o-M)pY0
言及「望廈村民知守義團」,論者總會提及美副將大馬路上今存的城隍廟與對抗澳葡統治的關係。當年望廈村民在觀音古廟(俗稱觀音仔)偏廳加建全澳唯一的城隍廟,以祈保佑抗擊外敵,並作為知守義團團址。昔日民團保家衛國史跡,有兩廣總督盛讚望廈村人的奏章文獻留世,又有煌煌史冊記載,甚至今天城隍廟外的涼亭上,高懸的「遂亭」匾額,仍似訴說着「顯忠遂良」,薦舉賢良護衛家國的往事。
(11)望廈村民建設「城隍廟」,以紀念先人保衛社稷之功。 
澳門雜誌&v$W1h:IK^0Kqx"t

■望廈村民建設「城隍廟」,以紀念先人保衛社稷之功。澳門雜誌E8x/]FGmkZ

此段往事,前人記述甚詳,在此不贅,卻說光緒年間,知守義團的武術教頭是誰?許多人都不知道昔日教授望廈知守義團武功者,竟是黃飛鴻的傳人。
今在美副將大馬路相交的牧羊巷4號房屋門前,掛有金屬製匾額數幅,近前細看,可見「李功平故居」的標示,正門中央亦有「術授禪僧,士衛中華」刻字。這位李師傅,名梨,字功平,乃是黃飛鴻的再傳弟子,武功高強,由光緒年間至1939年任普濟禪院(觀音堂)武術教頭,為觀音堂主持慧因和尚的師傅,亦是知守義團的教頭。至於為甚麼李功平會成為武術教頭呢?已經移民澳洲,李功平的孫子年前回澳時,與《澳門日報》的專欄作者談及,當年龍田村民沈米刺殺澳督亞馬喇,「此事件後,葡國政府加強對村民的鎭壓,李功平眼見村民經常被葡兵欺凌,經常路見不平出手相助,觀音堂的主持慧因和尙便向他請敎功夫,以保護望廈村的村民及防止寺廟被侵略。」(註2)此外,略知黃飛鴻故事的讀者都知道,黃師傅除功夫了得之外亦兼通醫術,而今存美副將大馬路旁的李功平故居,便是昔日李師傅開館行醫的所在。
(10)李功平故居大門書有其生平事蹟

QwF+|\]$G0■李功平故居大門書有其生平事蹟澳門雜誌GM.zl&SV P

竹樹開花望廈遭佔
澳門雜誌L;A6~[)|6Y%r
不過,再高強的武功都難敵時代變遷。清政府的積弱,八國聯軍的入侵,令清朝末年的澳門,瀕臨全面被澳葡統治。
當時,澳門半島眾多華村中,望廈村應是最後一條被葡人佔領的村落。《澳門掌故》對此,指除因知守義團護村之外,亦有以下解說:「更因村口有石門一度,可以當關固守,村之週圍,密種竹樹,有如屏幛,村人皆勇敢堅毅,故能保存金甌,以迄於晚清。其間雖經鴉片戰争,義和圑之役,八國聯軍陷京師等等外患時期,難免宵人乘隙覬覦,但望厦村仍能安然獨存者,羣衆之力也。」
雖在光緒九年,葡人在村內添設緑衣館及馬路門牌,但《香山縣誌續篇》載,「光緒十三年正月,外人逼索望廈等村燈費地租,編列門牌,村人鳴鑼號衆,外人懼,卻走。」直至光緒十六年之後,有如屏障的竹樹竟突然開花,不久即大量枯死,而葡兵亦借藩籬盡去之機,拆毀村口石門,最終進佔村落。至此,隨刻有「望廈」二字的閘口被拆,望廈村亦正式成為歷史。此街區由村落而變望廈大馬路再成美副將大馬路的演變過程,亦由此進入新階段。
翻查史料,當年望廈村的閘門位置,應該在現時美副將大馬路與俾利喇街的交界處。一則題外話,於這個交界處附近,亦是民國初年「六和水塔」的所在。所謂「六和水塔」,指開創澳門自來水公司先河的「六和自來水公司」自建的小型水塔,以供應山水給少數用戶。可惜因水質不佳及水壓不足等問題,六和在數年後結束營業。隨後,該公司在1932年創辦澳門自來水公司。所以美副將大馬路,勉強亦與澳門的自來水歷史拉上關係。

;i B-p:@OU0
原有石景皆成歷史

H'cTE,h/RJC0
言歸正傳,話說19世紀末,澳葡政府開始大力發展望廈街區的道路建設,而平整土地,部份山石被夷平。其中,已經消失的,包括在閘門前不遠的公婆石。此公婆石是兩塊天然奇石,屹立如人型,似夫婦並肩而立,傳說夫婦不和時在石前膜拜,則可和好如初。而另一消失的奇石,就是普濟禪院旁的蟹眼石。據《澳門半島石景》一書介紹,普濟禪院後山稱為蟹山(又稱蟹崗),與旁邊的螺山(即螺絲山)並立。蟹山山背似蟹蓋,山的兩端各有一塊突露的石,名為「蟹眼」。可惜的是,在開闢美副將大馬路時,公婆石與蟹眼石都已被毀,空留奇石佳話於史冊之中。
《澳門半島石景》又言,「在現時美副將馬路觀音古廟附近山麓,以前有一塊天然石托。每年秋天,燕子來該處築巢,數以百計燕子飛來飛去,呢喃不絕,所以人們稱這塊石托為『燕子巢』,又稱附近的山坡為『燕嶺』。風水師指此處為風水結穴。觀音古廟之初建,是有人將聲稱是水中撿得的觀音像放在石托下,引人禱拜,繼而在石下結神龕,逐漸加建成廟宇。」由此可知,昔日所稱的燕嶺及蟹崗,原來都在今日的美副將大馬路之上。
工展會1

*h/j A)J(_7myq2l0■攝於1926年的澳門實業展覽,即澳門首屆工業展覽會。(網上圖片)

k2}r'ZJ$C*t#Q0
工展場地變歐式別墅

c)a.D.BO!F%TE0
20世紀初,美副將大馬路的鑿石開街工程基本完成,此區昔日的農田沼澤都已被填平,望廈區域頓成一片廣地。在美副將大馬路開闢不久,1926年11月7日,澳葡政府在今日美副將大馬路與雅廉訪大馬路之間的平地,舉辦了大型的「澳門實業展覽會」,亦即澳門首屆工業展覽會,以振興經濟。《澳門掌故》有載:「該會地點在望廈場地,面積約二十英畝。内建陳列所六十處,分飾作中葡英荷之建築型式。展出工商貨品五百九十六種,開展時間經三月之久,統計入場者約共二十九萬人次,爲澳葡繁榮澳門計劃之一次傑作。當時曾出巡遊會景三天,遊龍舞鳳,備極熱鬧。場内更設各種遊藝娱樂,曾將望廈原有之古榕水塘,飾作荷蘭海島之風車磨房,儼然水國風光,塘中出賃舢舨,以娱遊客,極一時之盛也。」以當時人口計算,近29萬人次的進場記載,絕對可謂盛況空前。(註3)而其後的1928年,仁慈堂在原址上又再舉辦了澳門慈善與商業展覽會,規模亦甚宏大,甚至有陳列館是以磚瓦建成,成為閉幕後的街道新建築。
工展會3

/nI#] soET0■於1926年舉辦的澳門實業展覽會,展期長達3個月。(網上圖片)澳門雜誌RV#C:RpC3]#?

上述舉辦於20世紀初的大型活動,可說是美副將大馬路新闢初期最轟動的事件。時至今日,當年為活動而建的場館雖已不存,但約建於1939年的歐式住宅建築物,現在則仍有12座屹立在美副將大馬路及連勝馬路之上――此批兩層高的別墅,分別位於萬基工業大廈的對面,以及觀音古廟與澳門電視台大樓之間。2016年6月,社會文化司司長譚俊榮向傳媒表示,計劃把美副將大馬路一帶的舊別墅改造成文博區,政府並已透過財政局與現居於上址的住戶商討,當中數間屋已被收回。所以,在不久的將來,美副將大馬路應該又會有一番新變。
工展會8
澳門雜誌cY3T?9~uJ,SpB!E

■澳門實業展覽會以中葡英荷的特色建築作陳設,水塘旁便建有荷蘭風車磨房。(網上圖片)

~x+OBoS t0

H,UnRn#vhVU0
高劍父避難觀音堂

8Az;M'R7o6G M,mSc"o0
話說回來,當這12座美侖美奐的別墅修建之時,正值我國抗日戰爭時期,有一位響鐺鐺的名人寄居在美副將大馬路上的普濟禪院裡,這就是嶺南畫派的創始人之一,高劍父。
著名畫家高劍父,1879年出生於廣州,一生提倡「國畫革命」,主張「折衷中外,融合古今」,而他對西方繪畫的認識,應是在1903年於澳門入讀格致書院,向法國籍傳教士學習繪畫開始。後來高劍父雖離澳返穗,並在1923年於廣州成立著名的「春睡畫院」,但抗日戰爭期間,廣州淪陷,春睡畫院被毀,高劍父避亂南下,並長期寄居於美副將大馬路上的普濟禪院之中。高劍父在普濟禪院居住的這段歲月,許多昔日春睡畫院的學員都聚集在此,繼續向高劍父學習畫藝。故在當年的美副將大馬路上,常有不少大名鼎鼎的藝術家出入,例如關山月便是其一。至於上文提及曾向李功平習武的慧因和尚,亦隨高劍父學畫。
據知,當時高劍父是每周末在寺院內向學員授課,而慧因和尚則會準備白粥及炒河粉作午餐,招待同門。至於在1939年於澳門商會舉辦的「春睡畫院留澳同人畫展」,五日展期內吸引觀眾超過一萬人,則成為抗戰期間澳門文化界的轟動盛事。(註4)時至今日,普濟禪院內仍公開展示兩幅牌匾:「齋堂」及「龍天常住」,都是高劍父的手筆,可讓後人據此發思古之幽。
抗戰後,高劍父於1946年返回廣州,1949年再回到澳門,1951年6月於澳門鏡湖醫院病逝。高劍父一生努力,為藝術為教育為革命貢獻良多,但知道他曾經居於美副將大馬路的澳門人,卻似乎不多。
(13)高劍父在普濟禪院留下的墨寶

}/V_3o t]0■高劍父在普濟禪院留下的墨寶

%IV7[y:}+~,U/UC A} v0
走筆至此,雖說了不少美副將大馬路上的歷史點滴,但這街道的故事又豈止如此。例如普濟禪院本身的歷史,又或普濟禪院斜對面,只剩圍牆的「澳門三大名園」之一的唐家花園遺址,以及唐家花園正對面,今天門牌是美副將大馬路4號的黃東陽書屋,甚或較現代的,全澳最大的製衣廠「天虹」由加班趕工終成人去樓空,凡此種種,都可有萬語千言的精彩故事。唯篇幅有限,日後再述。
上面說了不少有關美副將大馬路的舊事,然這位「美副將」究竟是誰?查此「美」字,是指土生葡人美士基打(Vicente Nicolau de Mesquita,1818-1880),其曾於1849年8月亞馬喇被刺殺後,帶領澳葡士兵佔領關閘,襲擊北嶺(今珠海拱北之北嶺)炮台,殺害清軍官兵。事後,美士基打升級至上校,而時人則慣稱其為副將。在1966年「一二•三」事件中,於新馬路噴水池被群眾拉倒的銅像,就是美士基打。不過,隨時代變遷,昔日的中葡衝突早成過去,澳門回歸祖國後,中葡的友好關係更已邁進新一頁。
IMG_8374
澳門雜誌(i J L8U(K

■美副將大馬路是澳門最繁忙的交通幹道之一

(S4s6G d!g0
1.  引自《現代澳門日報》〈遺產學會籲先鋒廟急需保育〉,2017年5月19日
2.  詳見《澳門日報》〈保育牧羊巷〉,2014年4月6日
3.  湯開建《被遺忘的工業起飛――澳門工業發展史稿》一書指工展會的場地是在華士古達嘉馬花園附近區域,但[葡]施白蒂著,金國平譯的《澳門編年史:二十世紀(1900-1949)》一書,則指澳門首屆工業展覽會在望廈開幕,參觀者達289,537人次,其中約有50,000人為外來觀眾。
4.  詳見陳繼春,《澳門與嶺南畫派》,三聯書店(香港)出版,2013年

o.|T \ ERdkGf0
澳門雜誌DBtSuf b;^S
作者簡介
黃健威
澳門人,文藝美學博士,中國古代文學碩士,教育學院(中文專業)學士,澳門理工學院講師,澳門歷史達人,專業導賞員,關於澳門的著作不少。
澳門雜誌\[ YKn8cF

x1T9qZL0
文:黃健威   圖:賴恩

圖文資訊

divider image
  • (2)這裡的交通交匯處是美副將大馬路的起點 




上一篇 下一篇

社區分享

divider image
divider image

9.17 澳門立法會選舉

9.17 澳門立法會...

2017年3月13日出版的《澳門特區公報》公佈行政長官...

 
選管會 有序完善選務工作

選管會 有序完善...

■選管會主席唐曉峰表示:「選管會致力確保立法會選舉的...

 
濠江獅鼓震寰宇 樁頂功夫壓群雄

濠江獅鼓震寰宇 ...

舞獅是中國傳統民俗體育技藝活動,是中華民族優秀傳統文...

 
林茂塘歷盡滄桑百餘載

林茂塘歷盡滄桑...

談沙梨頭歷史,不得不談林茂塘。當年木材商人在沙梨頭外...

 

助養︰充滿溫情的禮物

助養︰充滿溫情的...



一個月200元的特殊開支,你會用來幹甚麼?購買一件新衣,或許飽嚐一頓美食?盧小姐是用來助養本地兒童,延續其父母的大愛精神。...

抗日戰爭中的澳門

抗日戰爭中的澳門



■澳門市況一景, 一九四〇年代至一九五〇年代。(新聞局提供)        抗戰期間,在葡萄牙管治下的澳門因屬於「中立區」,從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