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und image on layout top

司打口與昔日鴉片販運

  瀏覽304次 divider image
排行榜 收藏 發佈時間:2018年1月19日
      

司打口休憩區設有水池點綴
澳門雜誌$??0WoV-AJ

■司打口休憩區設有水池點綴

d)E{B y0

司打口舊寫「司咑口」,後改名為柯邦迪前地。此地數十年前是大笪地,許多老街坊形容當時的司打口是露天平民夜總會。不過在數百年前,司打口曾是葡人專營鴉片運輸的碼頭。澳門雜誌5? CW`#V"k

對外貿易重要埠頭

b$c7toY6T)d%f0

司打口是澳門內港的一個小街區,街區形狀呈「凹」字形。這「凹」字長約105米,寬約40米,中央是長方形的休憩公園,公園四面都是馬路,馬路旁邊是大廈。澳門雜誌*g W!Z(E7fC xa7UUi&v

行車道呈U型,是澳門馬路中罕見的形狀。行車方向是由「同善堂第二診所」轉入司打口,單線行車,再沿U字型道路駛出。與這U型車道接通的,有蓬萊新街、聚寶街及群興新街。從大廈的私家走道,可步行通往安仿西巷。至於司打口面向內港方向的大馬路,就是火船頭街。澳門雜誌` F2Exo'n5{oB

火船頭街的「火船」,按葡文街名可知,即「Lorchas」之意。Lorchas是一種三桅木船,航速較快,常航行於澳門及東南亞之間,盛行於19世紀,舊日街坊俗稱Lorchas為火船(據考澳門曾製造這種火船)。司打口前面的空間,曾是船來船往的埠頭,據此街名可多一份側證。而「司打口」這三字,同樣可證今日這小小的長形街區,昔日原是碼頭――中國歷史上第一個專營鴉片的碼頭。所以,有論者直言,追溯鴉片戰爭的淵源,不應不提澳門的司打口。澳門雜誌"b/AF'IuGt5w

鴉片進口在此繳稅

Q xf&?$F0rR0

司打口的「口」,是指水口,即埠頭或水道出入口的意思。至於「司打」則有兩種說法。其一是指財政廳。按王文達《澳門掌故》說,因「昔之國課署,即今之財政廳也。司打之名,即由葡文財政Fazenda字繹音而成,所以舊人稱澳葡國課署之印信爲司打,而印有印證之禀紙爲司打紙,更有直稱財政廳爲司打者。財政廳前之水口,遂有司打口之稱焉。」至於另一說法,是指昔日商船到達此水口後,必須把一箱箱鴉片在此卸貨完稅,待繳稅手續完成後,鴉片商才可領貨。澳葡當局在已完稅的箱子外,貼上印花以作記認。這些印花,洋人慣稱為Stamp,澳門人不懂外文者則聽其發音稱為「士擔」,久而久之,以訛傳訛,街坊便稱此水口為「司打口」云云。不過,無論「司打」是來自FazendaStamp,兩者所指的,都與洋人運輸鴉片有關,同證今日的司打口,舊日就是洋人把鴉片運入我國的根據地。澳門雜誌$x#^4N0T!A!Y%T ?JJ5D

那麼,為甚麼葡萄牙人會在司打口開設我國史上首個鴉片碼頭呢?

)q~#e^:['F;}'}"n-B0

K5OuH ~tn0

獨立於澳門粵海關澳門雜誌MI"sV:k!T*j q*c

話說從頭,澳門開埠之初,內港沿岸都是碼頭,貨運客運,絡繹不絕。當時內港尚未填海,現在司打口的區域,屬內港的北灣,水口眾多,有桔仔圍水口、吉慶里水口、植槐巷水口等等私家船艇泊口,而司打口是政府專屬的唯一水口。

:Y pV_.g&{0

司打口作為政府專屬的碼頭,更為當年全中國唯一的鴉片進口處,這與繳稅清關的工作有直接關係。翻查明朝時澳門的情況,今日的營地大街,最初名為「澳夷聚盧大街」,顧名思義是居澳葡人等「澳夷」合法聚居之地。因為夷人不得擅自走入華人村莊,故在大街兩端分設兩個閘口以作管理,一是位於今天營地大街與關前街交界的「石閘門」,另一設在司打口沿斜路往上走到的「紅窗門」。時至今日,兩座閘門雖已被拆,但按「紅窗門街」葡文街名Rua da Alfândega直譯,便是關卡街之意,足證當年的紅窗門與石閘門,就是營地大街的兩端出入關卡。而紅窗門關卡的功能,就是完稅。

b(P)fV:ED#{0

由明朝至清朝初年,司打口這個水口,從來都是有別於其他碼頭。清初約在1685年,於澳門關前街設有「關部行臺」,是粵海關總口之一,而澳門的粵海關,乃當時全國四大海關中,唯一在冬天仍開放予洋人居停的碼頭,地位獨特。按澳門政府官網「澳門街道網」介紹,當時澳門在南灣、娘媽閣、大碼頭和關閘設四個小稅館:南灣稅館主要對番人番舶進行稽查,娘媽閣稅館以盤查閩粵入澳的商漁船隻,嚴防偷稅漏稅為主,大碼頭稅館約位於今日的大碼頭街,主理中外商人各項稅款,關閘稅館則管理陸路貿易的關稅。由此可見,清初時在澳門粵海關系統中,並不把司打口歸入其中;司打口這個鴉片專營碼頭,是相對獨立於粵海關系統之外的水口。澳門雜誌#T1{_3Q aQ

方便由紅窗門出貨澳門雜誌5n Qdxa

司打口這獨特的鴉片碼頭,創設於內港這個位置,其實是因為紅窗門的緣故。

%[J0x(l.q)n_0

舊時司打口的景貌,按《澳門掌故》所述,「昔日一灣流水,兩岸人家,中間如一船塢然。塢之盡處,石級重疊,乃舟楫上落之梯階,古之洋藥,悉由是運輸進出也。水之潮汐,或高或下,灣内船艇,載沉載浮,與兩岸之樓宇倒影,摇摇欲動,相映成趣,亦一美景區也。而火船頭街之入口處,架有木橋一道,横跨兩端,以利交通,但板橋霜跡,祇印行人,倘用車輛,則須繞灣環過矣。灣之三面,兩傍皆爲店舖,其正中則爲洋藥之存貯倉棧,即所謂公棧也。公棧後門正對司打口,取其起卸貨載便捷耳。公棧正門迺在紅窗門街。」澳門雜誌z]\ F%t

而據《大眾報》的一篇文章,對當時司打口與紅窗門的關係,則有更清晰的描述。其言:鴉片儲存倉,正門位於紅窗門街,後門則開在河邊的石級上。當鴉片運送到司打口後,便經由後門存入公棧,待鴉片擁有人完稅後,就經正門運出公棧。若要把鴉片銷往中國內地,則再由苦力用人力車沿紅窗門街和三巴仔橫街等地把鴉片運回南灣,在南灣下船轉運至廣州,再經廣州分散至中國各地。(註一) 所以,把鴉片碼頭設於司打口,因就近紅窗門,方便起卸貨物及清關完稅之故。而司打口鴉片公棧的設立,目的就是防範私販鴉片。

;n7Dug v1]Z7t0

司打口的公棧,又稱官棧,由政府所設。此一建築物,是昔日全澳鴉片煙唯一的存貯倉棧,亦是前述Fazenda財政廳所在,作用是完稅清關。今見的,在司打口入口處的黃色古老大屋(現時同善堂第二診所),就是公棧的一部份遺址,故這座老屋,街坊多稱之為鴉片屋。澳門雜誌&zB wJ%|.pt]

60年代前的公棧與粵海大學
澳門雜誌5@up ^U ? k

上世紀60年代前的公棧與粵海大學(網絡照片)

~$N~A+O0Q4r0

柯邦迪填塞水口澳門雜誌U P+H2d-okJa

清同治五年(1866年),第86任澳門總督José Maria da Ponte e Horta(柯打)上任。他在任內指司打口衛生環境惡劣,房屋擁擠,加上當時鴉片進口量日漸增加,舊日的公棧已不足應付,故下令對司打口作全面整治,最終將司打口這水口填塞而成平地。1868年,柯打卸任,由António Sérgio de Sousa(蘇沙)接任澳督之時,填塞工程仍在進行。直至同治八年(1869年),司打口終被完全填平。

;P Cmcrg*?;x%U)P0

後來,澳葡政府為紀念柯打的政績,便在1869726日刊憲,正式把司打口命名為Praça de Ponte e Horta,中文即為「柯邦迪前地」。此名稱中的「柯」字是取自Horta的第一個發音,而「邦迪」則是Ponte的音譯。當年的翻譯者,能把José Maria da Ponte e Horta這名稱按中國人的姓名習慣,譯成「柯邦迪」,確比常用的「柯打」為佳。澳門雜誌0k l[Mb;Mv

不過,司打口雖然不再是水口,但與鴉片的關係,並未因此而斷絕。

L;ZW1s2f?CA0

 

!yh#xpF0

公棧配製煙膏出口澳門雜誌,|\a8f-y,_&n*J`;r3U

司打口被填塞之後,新建的煙稅碼頭就建築在司打口的前方海邊,即今大約內港8號至9號碼頭的位置。至於司打口的公棧則擴充至司打口的周邊,包括火船頭街、深巷仔及群興新街等,增加鴉片加工功能。當時,司打口已由鴉片碼頭變為煙膏配製場及「大煙專賣局」,生意興旺。因此,1925年,在群興新街與安仿西巷之間曾有一條新街道,取名為公棧巷(Travessa do Ópio)。澳門雜誌+S-q$T [d4zn9pQ

以司打口為基地的鴉片加工業是澳門當時重要的經濟活動。引用湯開建教授的研究,可見「鴉片戰爭後,鴉片貿易仍然是澳門政府財政税收的主要來源。澳門政府通過鴉片承充制度,把運輸、加工熬製、包裝和銷售鴉片的專營權承包給了鴉片承充人,而這些承充人,根據目前掌握的資料來看,都是清一色的華人(公司),有些甚至是家族式地經營此項生意,連續多年掌控澳門的鴉片市場,並因此而大發橫財。」(註二)按澳葡政府規定,澳門的鴉片加工,必須在政府設立的鴉片工廠進行,而這工廠就是司打口的公棧。公棧駐有葡兵守衛,非一般工廠可比擬。當年澳門曾有「澳門洋藥公會」管理一切鴉片事務,組織成員有土生葡人及華人,會址就在當年司打口旁的缸瓦巷。澳門雜誌$}m&J&tvZ

昔日“公棧”一部份今天是同善堂第二中醫診所 
澳門雜誌#|5QB6B$F}Z^

昔日「公棧」一部份,今天已變為同善堂第二中醫診所。澳門雜誌?gi;Q L+szl+A`

至於公棧生產的鴉片,品質如何呢?且再看湯開建續言:澳門「生產的鴉片煙膏主要有海盜牌、海盜船牌、火槍牌、刀槍牌等幾個品牌。澳門煙膏公司生產熬製鴉片時有時候也用土藥攙和,主要是為了降低生產成本,兼調和口味。在澳門熬製加工好的熟膏質量很高,口味屬於上乘,因此一直享受盛譽,除了供本地消費外,大部份的熟膏還暢銷美國新舊金山、澳洲等地。」19世紀末,澳門出口的鴉片總量,約為生產量的七成,在清末民初之時,司打口已由昔日輸入鴉片的專用碼頭,變成生產出口鴉片製品的加工場。

#C;vvK p'b0

1906年,美國實行禁止煙膏進口的政策下,澳門公棧的生意日走下坡,1946年,澳門全面禁止進口及吸食鴉片。至此,與鴉片糾纏多年的司打口,終於告別了鴉片。澳門雜誌1I3uEA4\]tbTI)l

告別鴉片的司打口公棧,偌大的地方頓時空置,後來曾改為熔金所、一般貨物的貨倉,甚至粵海大學的校址,但都維持不久。公棧的許多建築,亦漸被清拆,只餘下司打口與火船頭街交界的一所遺址。公棧遺址,街坊俗稱「鴉片屋」,現為「同善堂第二診所」,今已列入文化局的文物名錄之中,受法例保護。

6rD6d(x$NV0

搖身變平民夜總會

S`A As9O0

說罷買賣鴉片的風雲大事,再說司打口的民生小事。澳門雜誌0G{K!]9?1i

司打口被填塞整治成陸地之後,其「口」外又擴建筆直的馬路,即今見的河邊新街及火船頭街。新路接通了由媽閣至林茂塘的內港路線,而在司打口正前方的馬路旁邊,就是9號及10號內港碼頭,由上世紀中開始,司打口呈現新的面貌。

_oQ.F9{NR&dX0

司打口熱鬧喧囂的新貌,可用邵氏電影公司的《如來神掌》作時間定位,即大約上世紀60年代至80年代。這段時期的司打口,像是「平民夜總會」,今見司打口中央的長形休憩區,當時設有兩個露天茶座。茶座周圍有各式小販攤檔,令街坊至今難忘的小食,首數紅豆餅。至於在今日海運大廈至河邊新街的一段空間,就是當年有名的「大世界」遊樂場了。所謂的遊樂場,其實是個露天大笪地,聚集各方人馬在此表演。據老街坊口述,當年「大世界」內最獨特的,竟有脫衣舞表演;比較老少咸宜的娛樂應是放電影,叫好叫座的《如來神掌》曾在此地放映,吸引大批觀眾,令人難忘。

a7x#m,bK F0
司打口的「大世界遊樂場」,後期還設有摩天輪。(網絡照片) 

6}G8N_6@0?d)C$~/[0■司打口的「大世界遊樂場」,後期還設有摩天輪。(網絡照片) 澳門雜誌-N1F&r7eip:W)F4o],k

晚上,另一「人氣」節目就是街頭賣藥。舊日街頭的江湖賣藥者,先點亮大光燈,敲鑼打鼓,吸引人們圍觀,接着幾個身手不凡的武師表演,有的甚至可以心口碎大石,徒手劈磚。就在途人圍觀起哄,氣氛最熱熾的時候,賣藥者就開始推銷跌打刀傷之類的藥品,而眾武師在旁和應叫賣,喧鬧不停。除賣藥攤檔之外,還有木偶戲、說書、算命等等。澳門雜誌mjA1H!Q$f[pD

60年代中,在「司打口」開業的「大世界遊樂場」。(網絡照片) 
澳門雜誌#N2` WKS/j,R

上世紀60年代中,在「司打口」開業的「大世界遊樂場」。(網絡照片)澳門雜誌'o'hh k8WGj"@"Y

由絢爛歸於平靜  澳門雜誌ys1MYSwc

至七八十年代,現在新新酒店的位置是一座針織製衣廠,其對面的新威大廈,四十多年前是「永利威酒廠」。這酒廠絕非等閒之輩,當年「永利威」出產的玫瑰露及五加皮酒冠絕同業,出口東南亞乃至歐美。其總公司設於香港,分公司設於天津、上海、馬來西亞及新加坡等,而在澳門的酒廠就開設在司打口。此外,在司打口「凹」字底部的商舖,今天仍見有一間印刷公司,乃當年印刷廠的延續,勉強可證昔日司打口廠房並立的盛況。

]S*CY H0

隨時代發展,工廠酒廠都已拆建成新廈,港澳碼頭、「賊船」全都遷走,昔日中央的空地已加高,新建成設有噴水池及「公民教育資訊廊」的休憩區。司打口漸次演變,終成現在以住宅為主,輔以兩間酒店的小社區。

Jg T~z\0
不久前在司打口舉行的街頭藝術節留下的塗鴉作品 

{3K DtC%k~c0不久前在司打口舉行的街頭藝術節,留下了多幅塗鴉作品。

p7m#L;e9K(j U0

最後,補敍二事,聊以作結。一是今日在二龍喉公園內著名的金魚水池,其實原是華士古公園之物,後在司打口平整成休憩區時,短暫借放在司打口作點綴,二龍喉公園重修的時候,又把金魚水池移至二龍喉公園,否則這座優美的金魚水池就會成為司打口的地標。澳門雜誌p1j$JP!TL

二是最近在司打口發生的新潮事。201711月舉行「Outloud響朵街頭藝術節――司打口站」,活動集結葡、美、中、韓、台、港及澳門等7個不同地區,超過15位街頭藝術家,在司打口露天打碟跳舞,熱鬧了三天。雖然這活動已結束,但為司打口留下許多新潮的塗鴉作品。下次到訪司打口的你,不妨走走司打口兩邊的小巷,欣賞這舊日鴉片碼頭的最新塗鴉吧。澳門雜誌$[wjf+p \}1t

高出路面的司打口休憩區樹影婆娑

高出路面的司打口休憩區樹影婆娑澳門雜誌O,YQrQL{]


.~j8n0pQ(R2N0
澳門雜誌6q9@&kX&g)Q bTyG

註一 :金豐居士,《大眾報》〈澳門街巷來龍去脈〉(第191篇), 2003924日。澳門雜誌tq4h s|)fu4IM

註二:湯開建,《被遺忘的工業起飛:澳門工業發展史稿1557-1941》,澳門文化局出版。

Aj7qZ5`/R0

 澳門雜誌!xBK)`/h d2yh

作者介紹

8Y\/{3jx0

黃健威澳門雜誌_!k)m3mP,lKZ`

澳門人,文藝美學博士,中國古代文學碩士,教育學院(中文專業)學士,澳門理工學院講師,澳門歷史達人,專業導賞員,關於澳門的著作不少。澳門雜誌,ArA'lS,s!X x&S6`

 

6M@d rb0

文:黃健威   圖:陳思禮

%T$c_U K@2g0

澳門雜誌9uyv/y1a1br

Tt&`5A0m1h-q0





上一篇 下一篇

社區分享

divider image
divider image

蘇育洲:自強不息增競爭力 把握大橋通車良機

蘇育洲:自強不息...

■蘇育洲認為,港珠澳大橋的好處是將香港、珠海、澳門等...

 
粵港澳青年 共議投身大灣區發展

粵港澳青年 共議...

■行政長官崔世安在「共建粵港澳大灣區青年論壇」主論...

 
濠江獅鼓震寰宇 樁頂功夫壓群雄

濠江獅鼓震寰宇 ...

舞獅是中國傳統民俗體育技藝活動,是中華民族優秀傳統文...

 
林茂塘歷盡滄桑百餘載

林茂塘歷盡滄桑...

談沙梨頭歷史,不得不談林茂塘。當年木材商人在沙梨頭外...

 

澳門理工提供平台 王坤運動學業兼得

澳門理工提供平...



就讀於澳門理工學院的王坤從小練習長跑,經過多年的努力,今年終於在「渣打香港馬拉松2014」獲得半程馬拉松青年組冠軍,又奪...

一人一電腦  教學效益高——訪澳門聖保祿學校

一人一電腦 教學效益高—...



我們已走入數碼時代,人們每日都接觸到電腦多媒體技術,時刻都感受着它強大的威力。數碼時代給教育環境帶來巨變,傳統的教學模式已經不能滿足當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