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und image on layout top

大三巴與大砲台的恩怨

  瀏覽106次 divider image
排行榜 收藏 發佈時間:2018年9月20日
      

 

L9x0F M6t YQ0h)b aFq0

來到澳門的遊客,必遊大三巴教堂殘壁牌坊,其中不少人會順道登上其旁山上的大砲台,他們卻少知道兩者之間的戲劇性淵源;在大三巴教堂存在的兩百多年歷史中,與澳門葡軍有多番恩怨。

*Z6AD,ayb|0cr0

耶穌會始建大砲台

(N(CK#dK v8jz_Ta0

許多人都知道,大三巴牌坊乃是於1601年開始重建的天主之母教堂(又名聖保祿教堂,坊間慣稱為大三巴)前壁的遺構。聖保祿教堂與於1594年創立的聖保祿學院相連,及其側上方的大砲台(原稱聖保祿砲台,最早是耶穌會的祭天台,供耶穌會士活動之用)三位一體,同歸耶穌會擁有並管理。

d;}b2p3S&O\7Y0

在教堂重建之際,覬覦澳門商貿地位的荷蘭派軍艦兩度進犯澳門,雖皆因風暴或遭葡萄牙人反擊而退卻,葡萄牙、西班牙和荷蘭且簽署為期12年的停戰協議,但澳門的葡萄牙人都知道,荷蘭人不會善罷甘休,肯定會重來爭奪這塊寶地的控制權,而當時澳葡的防衛力量十分薄弱。澳門雜誌 j no7r/k(n

「(1622年)121日,荷蘭巴(達維亞)城總督庫恩報告稱:澳門是一處可隨便出入的地方,無軍隊把守,只有幾門炮和一些工事。我們如果派出1,0001,500人的兵力即可輕易奪取。自我們與英國人率大批船艦到過日本後,澳門葡萄牙人如坐針氈,萬分驚慌。他們在那裡加固工事,將配備從馬尼拉運去的12門炮;此外,他們還將鑄造5門大炮。澳門共有700800名葡萄牙人和混血種人,1萬名華人。一名耶穌會士甚至揚言:澳門管理頹廢,若葡萄牙國王再不派官兵前往,此城不久將瀕於毀滅,被中國人或荷蘭人攻佔。」(註1澳門雜誌`%D P3QsA|4[5s$@

耶穌會為了保護教會、教士、學院的學員及教徒的安全與財產,在建設聖保祿教堂之同時,將堡壘式的祭天台改造為砲台,裝設大砲。砲台的「藍圖由耶羅米(Jerónimo)神父(編按:即羅雅谷神父Padre Jerónimo Rho和佛朗西斯科(Francisco編按:即兵頭卡拉斯科Francisco Lopes Carrasco)設計,後者是一個在非洲和印度的軍事工程建築方面具有豐富經驗的人。」(註2)耶穌會的擔心並非多餘的,他們建造的砲台也在後來獲證明是有用的。澳門雜誌9E9O.T/v0Z

1637年澳門地圖(局部)中的大砲台,可見當時大三巴教堂前壁 
澳門雜誌lf1VW'T"n

1637年澳門地圖(局部)中的大砲台,可見當時大三巴教堂前壁還未完成。(圖片來源:《與歷史同步的博物館大砲台》)澳門雜誌)m\4d!|*LD/w

擊敗荷蘭人大砲台建功澳門雜誌aE#Xs6_/~X+F

1621年,12年停戰協議期滿。根據庫恩的報告,荷蘭決定聯合英國攻打澳門。澳門雜誌7t(}T7LU

「澳門當時已有三座簡陋的砲台,後來名為媽閣砲台(娘媽角砲台)、加思欄砲台和燒灰爐砲台。大砲台於1616年啟建,當時還未完工;而東望洋砲台還在修建中。」「其時,中國正面對著外敵韃靼攻打的威脅。162110月,澳門市內眾多的傳教士和葡兵受詔,(帶同大砲)前往皇廷協助。」「戰爭前夕,大部份的居民身在廣東,為下次船期進貨往日本做年度貿易;此外,村民紛紛棄村而逃;市內僅有葡軍將領安多尼奧・卡爾瓦黑諾率領的150精兵;另中日貿易船隊司令洛博・卡瓦略亦洞悉到荷蘭艦隊的動機,早已積極防範和備戰。」(註3

,mB7y7eE&~0

1662年,「622日,荷蘭艦隊司令官賴爾森(Cornelis Reijersz)率領12艘主力艦隊到達澳門海面,與529日進攻澳門的4艘船艦聯合(其中兩艘英國戰艦並沒有參與以後的作戰),對澳門形成包圍之勢。英荷聯合艦隊剛剛到達澳門,賴爾森就迫不及待地派遣2艘小船駛近海岸偵察澳門。澳門人被迫加強防禦,把沿岸所有炮台炮列備置妥當,並且佈告全市市民、天主教士和夫役等準備作戰。23日下午,英荷聯合艦隊3艘船艦逼近澳門嘉思欄炮台,『格羅寧根(Groningen)』號、『德加里亞斯(De Galliasse)』號、『英國熊(Engelse Beer)』號,停泊在低潮時水深三潯處,離岸約一發炮彈的路程。戰鬥隨即展開,『格羅寧根』號和『德加里亞斯』號對澳門城發炮350發,澳門回擊100120發。『格羅寧根』號中炮6次,『德加里亞斯』號中炮25次,戰鬥漸趨激烈,從2時打到6時,將海灘工事裡防守的60名葡萄牙人和90名澳門人趕走。最終由於雙方隔海射擊,都未造成重大傷亡。」(同註1澳門雜誌1O,^+D)}6U

624日,大規模的戰事爆發。據荷蘭的《東印度事務報告》的詳細描述:「1622624日,我們(指荷蘭軍,下同)的人率領11個分隊,共計600人,準備在城東一小沙灘(編按:松山劏狗環山腳,今新口岸水塘)登陸。萊爾森司令親自督陣,但在一艘小船中受傷,又馬上被送回海船上。敵人(指葡人,下同)在該小沙灘上挖掘出一條壕溝,並派200人隱蔽其中,配備銑槍百餘枝,向我方猛烈射擊。我們的人無所畏懼地將小船靠岸,並將敵人趕出上述壕溝。登陸時我方傷亡40人。敵人逃往城內方向和一座修道院中,指揮官魯芬(Ruffijn)率領九個分隊追蹤,直到離澳門城一砲遠的地方。敵人從城內向我們的人開砲,並數次率人出擊,均被我們的人趕回去。……雙方山上山下相持約兩小時,我們的人開始感到疲勞、口渴,彈藥也漸用完。後來,魯芬指揮官率領的分隊中一彈藥桶起火,敵人趁機組織大規模出擊。我們的人只有槍枝而無彈藥,只能用短槍防身,被迫撤退,隊伍慌亂不堪。另外兩支留在沙灘的分隊見此情形,也急忙逃到船上。有三艘小船甚至唯恐受到攻擊竟離岸而去。餘下的人被迫涉水追趕,結果一人被淹死,一人在陸上和水中被打死,我方有70人無力抵抗而身亡。……在這次交戰中,我方共有126人受傷,136人死亡,其中包括許多軍官。……」(註4澳門雜誌o rAq`] l@"|

從葡方的角度來說,則是事先已「佈告全市市民、天主教士和夫役等準備作戰。」「參加這場戰鬥的還有中國人、馬來亞人、印度人和黑人,包括男人和女人,自由民和奴隸。」(同註1)「當荷軍到達二龍喉附近,耶穌會士傑羅尼莫在大砲台突向荷軍發炮三枚,成功擊中荷軍的火藥桶,爆炸重創荷軍;同時,卡瓦略司令的援兵亦及時趕到戰場,葡軍頓時士氣大振,戰況迅速逆轉。……盧芬上校被擊斃,荷軍頓時潰不成軍,落荒而逃,……整場戰事以葡方的勝利而結束。」(同註3

;J#K%g;f y$n.z}y0

「象以齒焚身」。在這場澳門保衛戰中,耶穌會與大砲台是立了大功,卻因此惹禍。

p,A7M Q4Jzz}1lD0

澳門雜誌N\'M*Xw'zeN

首位澳督強奪大砲台澳門雜誌kP zh8S` _ [

「荷蘭人進攻澳門的炮聲,提醒了葡萄牙朝廷,僅靠一個赴日葡國艦隊司令來兼管澳門並不足夠,必須委任一個專人負責澳門的防務。這個人就是總督,更確切地說,剛開始的時候,應該叫做兵頭。」「1623 年(77日),澳門第一任兵頭,馬士加路也到任。在聖保祿炮台入口處,在肅穆莊嚴的儀仗隊面前,兵頭將任命狀交給議事會的議員。議員則在二十一響的禮炮聲中,交給他一節權杖和一把城市鑰匙。……這時,作為大炮台前身的城堡,還在耶穌會士的手中。」

?#Q'O+qJ0

1624年的一天,新任總督馬士加路也拜訪了耶穌會,……馬氏帶上了大約五十名『隨從』,登上了城堡。在耶穌會士的熱情款待下,雙方度過了一個美好的下午。傍晚,暮色已近,神父們提醒他,『總督先生,天色已晚,到該關門的時候了』。馬氏卻陡然改變了語氣,以主人的面孔回答說:『沒錯,天色黑了,你們可以離去了,大門由我來關閉,明早將會以國王的名義打開。』……於是,耶穌會士們被逐出了自己苦心經營多年的城堡。從那時起,直至18世紀中葉的一百多年間,這裡一直成為歷屆總督的居停之地。」(同註2澳門雜誌DH+E4{c8nD

馬士加路也被派來澳門的最重要的任務就是修築及加固當地的城牆、碉堡炮台,完善澳門的城防體系。故他強奪了耶穌會那簡陋的砲台後,就將之建設成為澳門最重要的炮台,到1626年才告完工。

l"[k0` m*y&Z8MV0

耶穌會不但被奪走大砲台,後來還受到大砲台炮轟的威脅。

^C5dZ\-wO!l:n D0
張寶繪畫《澳門遠島》(1818年)中的大砲台與大三巴 

^fn!rmE%R\0■張寶繪畫《澳門遠島》(1818年)中的大砲台與大三巴 

9~9yRrg!`l0

澳督炮轟聖保祿學院澳門雜誌M(^BP;P fX6Ywd6@[

過了幾十年,到十八世紀初,耶穌會的聖保祿學院已經培養了不少到中國內地的傳教士,但在外部環境的變化中,受到一次又一次的衝擊。

t;SHaB ^7dt}0

話說「1709年(清康熙四十八年),葡萄牙國王頒佈法令,規定澳門行政權與財政權歸議事會,總督不得干涉,也不得召集市議員開會。1710年,澳門(第30任)總督戴冰玉(Diogo de Pinho Teixeira)無視國王法令,干涉議事會的選舉。市議員抗議他的非法行為,而戴冰玉卻派兵逮捕議員,迫使議員逃進耶穌會的神學院(聖保祿學院,下同)避難;戴冰玉又召集市民非法選出新的議事會,使澳門出現了兩個議事會。新選出的議員和一些市民也紛紛避入神學院。戴冰玉派兵包圍神學院,並動用戰船火炮轟擊神學院大門。」「戴冰玉又威脅稱,要用大炮台的大炮轟平聖保祿教堂和學院。……澳門主教出面調停,事態才稍有和緩。629日,議事會召開大會,戴冰玉又率兵鎮壓,遭到市民的回擊。他即命令大炮台向議事亭開炮,炸死1人,炸傷多人。澳門主教急忙派神父帶著『聖體』趕到大炮台,迫使戴冰玉下跪祈禱,制止了一場大規模的流血衝突。不久,葡印總督召回戴冰玉,已被迫簽署投降書的市議員才走出神學院,重新行使職權。」(註6澳門雜誌^!q PW@pw&y

IMG_9807R

#FA9YWxo F0大砲台正門澳門雜誌T D4f5E#l,c

士兵佔駐後失火焚毀澳門雜誌r-As#Ojo

教義上的爭論,加上耶穌會對華傳教採取折衷的方針受到其他修會評擊,終於引發了轟動歐洲的「中國禮儀之爭」,同時,耶穌會在美洲和歐洲本土的壯大,亦加深了歐洲各國的猜忌,最終導致耶穌會在葡萄牙、西班牙、法國分別遭到取締。

0iP dvI0g!a5y%a0

1760年,葡國王下令沒收耶穌會在全國各地的財產,包括教堂、學校和其他佈道場所。……到了176242日,印度總督埃加伯爵果然向澳門當局傳達了葡國王的命令,將耶穌會在澳門的全部財產充公並交予教區,其中有聖保祿學院、聖若瑟神學院、聖母教堂及其墓園。同年75日凌晨,澳葡當局查封了這兩所學院,同時逮捕了聖保祿學院和聖若瑟神學院的耶穌會士,共二十四名,……同年115日,他們被押解到澳門港,登上聖•路易斯號(SLuís)船被解往里斯本,之後監禁在聖祖利昂達巴拉城堡(Torre de SJul ião da Barra)。屬於耶穌會的財產在1762年交予澳門主教處理。一部分家具和服裝被拍賣。根據政府法令,聖保祿學院先交給澳門市政廳管理,之後變成兵營用以駐軍。」(註7澳門雜誌9C/F]*lUn

成為軍營之後,聖保祿學院也變成了老鼠的大本營,保存了兩百多年的文獻材料被老鼠啃食破壞。1835126日傍晚6時左右,學院的廚房失火,廚房裡外堆放的大量柴薪被燃着,在北風助威下迅速蔓延,一發不可收拾,聖保祿「教堂五口大鐘以響亮的鐘聲報警,附近大砲台的駐軍也鳴槍告急,熊熊烈火挾西北風助威,教堂據高臨下,大火映紅了附近海面,雖經教會人員、軍隊和居民奮力滅火,但杯水車薪,二個小時之後,聖保祿教堂的大鐘發出了它最後的悲鳴,宏偉的殿堂和聖保祿學院在烈火中付諸一炬。」(註8澳門雜誌$Y.C7\#iK|v

澳門雜誌/Ksg`2z;P@

 

v5Cj_&F^0

1:見吳志良、湯開建、金國平主編《澳門編年史》第一卷

_;r1Z1h b r;\ a[ qzj0

2:見鄧思平著《澳門世界遺產》

W-[YiVHB5\0

3:澳門博物館展板資料

Q S5y| Cb])L p0

4:見澳門基金會出版《澳門史新編》第三冊,林發欽著《澳門早期對外戰爭與軍事防禦》《澳門》雜誌99澳門雜誌L{5zjtk8U#B i!U!Q8i

5:見科斯塔著、范維信譯《澳門建築史》。科斯塔(Maria de Lourdes Rodrigues Costa),曾任澳門土地暨工務運輸司建築師。澳門雜誌(r,]#coP$Okk ^:Uy

6:見吳志良、湯開建、金國平主編《澳門編年史》第二卷澳門雜誌]N5zwF`

7:見李向玉著《澳門聖保祿學院關閉時間之辨析》,刊於《行政》第十三卷,總第四十九期

T0q|h0M.n,G0

8:見徐新著《藝術和歷史的紀念碑――大三巴牌坊初探》

/KU V,|1oJU0

 

`Tr4d2OX\0

文:史朗  圖:陳思禮澳門雜誌E%yM3{o

 

Ial1X f]0





上一篇 下一篇

社區分享

divider image
divider image

大三巴與大砲台的恩怨

大三巴與大砲台...

  來到澳門的遊客,必遊大三巴教堂殘壁牌坊,其中不...

 
大三巴牌坊解碼

大三巴牌坊解碼...

大三巴牌坊是天主聖母聖堂的前壁遺址,以花崗岩建成,寬...

 
濠江獅鼓震寰宇 樁頂功夫壓群雄

濠江獅鼓震寰宇 ...

舞獅是中國傳統民俗體育技藝活動,是中華民族優秀傳統文...

 
林茂塘歷盡滄桑百餘載

林茂塘歷盡滄桑...

談沙梨頭歷史,不得不談林茂塘。當年木材商人在沙梨頭外...

 

時裝設計新秀內地取經

時裝設計新秀內...



為協助澳門時裝設計師開拓更多發展途徑,加深他們對內地服裝行業及服裝設計比賽的認識,澳門生產力暨科技轉移生產力中心(下...

拳擊與漫畫的美妙融合

拳擊與漫畫的美妙融合...



坊間不少漫畫書描寫武術、拳擊的故事,漫畫與拳擊的結合是常見現象。但在現實中,卻罕見漫畫與拳擊同時出色地體現於一人身上,澳門就有這樣的一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