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und image on layout top

龍嵩街曾是中心地帶

  瀏覽31次 divider image
排行榜 收藏 發佈時間:2018年11月14日
      

IMG_7242R
_MG_3193
澳門雜誌@EU |2X'xZAM

昔日的龍嵩正街與大堂街本為一條直路,當年為了開闢新馬路,於是把龍嵩街所在的山體鑿斷,並分別把龍嵩街改為斜路,以及新建石級前往大堂街。澳門雜誌n+@r)zK

(O7S,`P"r,jOc0

今日的龍嵩街雖然不是澳門的市中心,但這街道當初為何會被稱為澳門的中央呢?而且,澳門世遺城區中有不少建築物,原來都可由龍嵩街貫通。到底這老街有何優勢,位置如此特別?再者,龍嵩街、新馬路及大堂三者又有何關係呢?澳門雜誌;| u n1t|]*u&Q/j:w

澳門雜誌&s8oWc K1dI

早年葡人必經之路澳門雜誌!g2Q4i"I3V4i K

今年夏季新馬路進行重鋪工程,對周邊店舖的生意造成短暫的影響,但在百多年前,新馬路的開闢,卻對其相連的街道造成永久的影響。其中,被新馬路攔腰切斷的街道,除了澳門第一條商業街――營地大街之外,還有昔日被尊為澳門中央街道的龍嵩街。澳門雜誌:CCH9n^;c0~ G de

龍嵩街被稱為澳門的中央,確鑿地寫在街名之上;俗稱龍嵩街的「龍嵩正街」,葡文名稱是Rua Central,直譯為中心街或中央街。可惜此幹道,不單被後起的新馬路一分為二,更被取代了其核心街道的地位。澳門雜誌qj%O;wf

為何昔日的龍嵩街是澳門的「中央」區域,應從澳門地理及歷史兩方面析述。以下先說龍嵩街的地理特點:

fy$T EU,w h0

今天的龍嵩街,東北起自新馬路,西南至風順堂街,是由北至南漸次上行的斜路。街道長約360米,路面不寬,僅供汽車單線上行,行人路亦較窄小,部份路段設有路邊停車位,可說是舊城區常見的老街。龍嵩街這斜路,海拔比南灣大馬路略高,基本與之平行,只是路況比較蜿蜒彎曲,且有數條小斜路分支,與南灣大馬路這昔日外港相連。如把南北兩端一併考量,則知龍嵩街在地理上的優勢。

Z BFi1{ s%R Ui%s)^*[C0

在澳門眾多世遺景點之中,阿婆井是葡萄牙人在澳門最早的聚居地。由阿婆井向前行,走過聖老楞佐堂,便可直達龍嵩街。而經過龍嵩街,再橫過今天的新馬路,即可抵達大廟頂,即澳門主教座堂(大堂)的所在。所以,當年的居澳葡人,要從阿婆井走至大堂,最直接的方法,就是經過今天的高樓街、風順堂街及龍嵩街,直抵大堂街。由此可知,龍嵩街的葡文名稱定為「中央街」,因在當年居澳葡人的生活中,此街是常走之路。再者,在還未開闢新馬路之前,由大三巴牌坊走至聖老楞佐堂或者阿婆井,取道大堂街,再經龍嵩街往前行,亦是最直接的路線。這一說法,有圖可證。

` N-UoKw `1p0

在不少存世的澳門古地圖中,對澳門各大教堂及街道,都有粗略的標註。例如在1726年製的一幅澳門地圖中(設色版畫,作者佚名),便可見聖老楞佐堂、聖奧斯定教堂及主教座堂前,有一道路貫穿三者,而這一大路就是今天由風順堂街及龍嵩街等組成的直道。另外,在今人按史料創作的澳門古地圖,例如在海事博物館內展示的立體地圖,都可見在17世紀時的澳門,由聖老楞佐堂至主教座堂,是有一街道直通。凡此種種地圖,證明昔日的龍嵩街,被稱為城市的中央絕非空談,只是當時的街道,僅是今天龍嵩街的雛型而已。

3b(o"~R6x0
Pieter Schenk, 1724 Macao
■ 1726年製作的澳門地圖版畫中,可見聖老楞佐堂、聖奧斯定教堂及主教座堂前,有一道路貫穿三者。(網絡圖片)

7w)N#G?{"Q;qqC0

由阿婆井直達政教中心 澳門雜誌9kfdVU%~/G

不過,上述貫穿阿婆井與主教座堂的大道,為何偏偏是龍嵩街的一段路被冠以中央之名,而非阿婆井一端呢?此事雖無史料明確解說,但按地理位置推測,不難想像,因龍嵩街較接近澳葡權力中心之故。時至今日,由龍嵩街經擺華巷下行,就是澳門權力象徵的所在,即舊稱澳督府的澳門特區政府總部。沿龍嵩街下行,經傅禮士神父街,便可達現時的舊法院。舊法院原是澳門政府綜合署大廈,曾被用作為多個政府部門的辦公地方,不單澳門總督曾在內辦公,連澳門首間發鈔銀行(即大西洋銀行),當初亦在此大樓的底層開業。另外,由龍嵩街走至大堂街,轉羅結地巷向下走,又可抵達議事亭前地。往昔的議事亭是居澳葡人權力核心所在。故對葡人而言,龍嵩街位處澳門城的中央區域,自是不言而喻。況且,從澳門街道的演變來看,所謂的大堂街,根本就與龍嵩街密不可分。

o{.Nd{+u]4l9c)T0

現在,由龍嵩街走到大堂街,需要先下坡路,橫過新馬路交界後,再踏上郵政總局背後的石級,方可到達大堂街。這又下又上,費時失事的V字型路徑,完全是拜開闢新馬路所賜。翻閱當年史料,可證今天的龍嵩街與大堂街,昔日並無中斷,主教座堂與龍嵩街處於同一水平高度的山體。只因百年前為開闢新馬路,開山劈石,把龍嵩街所在的山體硬生生鑿斷,以求新馬路能直通外港海邊。自此,近外港的龍嵩街,以及近內港的營地大街,同被攔腰截斷,尤其龍嵩街及大堂街之間,成V型的隔斷。新馬路則成功取代這兩條老街,成為澳門最主要、最繁榮的街道。澳門雜誌0B%r%ao!@ H

IMG_1618
舊法院原是昔日澳門的政府綜合大樓

+@S5Y"p?A0

洋行林立洋人聚居澳門雜誌5C-_%q l4pA0e(v

說罷中央街的地理特色,再說其崢嶸歷史。

{F w9q:g.q` i0

翻閱澳門歷史可知,澳門由開埠至鴉片戰爭,在明清政府的主治下,華洋分處,即葡人社區與華人村落基本是河水不犯井水。不過自鴉片戰爭之後,澳督亞馬喇上任開始,澳葡實行殖民統治,推毀華人村落屋舍,並開闢許多新街道。在1848年正式開闢的龍嵩街,就是在此背景下出現。

'~?4JpYK-SQ0

據說在亞馬喇任澳督前,今見的龍嵩街區域,即崗頂下的斜坡一帶,已有龍嵩街的雛型,附近住有許多貧苦小市民,是華人聚居的木屋區。後來亞馬喇拓展澳門市區,驅趕居民,拆毀木屋,強佔此一區域,並平整路面,開闢出龍嵩街此一中央街道。時至今日,在龍嵩街旁仍立有一座石碑,上刻1848字樣,就是銘記這段開街歷史的重要文物。龍嵩街的正式開設,並被洋人視為中央街,就是由此算起。

R6WOW-M-i3j0
Untitled-1_1
龍嵩正街仍立有一座石碑,上刻1848字樣,是重要的歷史文物。

Z6P q-F4RO,H0

往後,澳門城市建設迅速發展,據《澳門舊街往事》(澳門民政總署出版)對龍嵩街的描述,這新開的街道更成為新興的洋人社區。事因當時洋商洋行紛紛由營地大街遷到南灣及龍嵩街一帶,在中央廣場、司警司署、龍嵩台到今日的灣景大廈附近,形成了新的外籍人士聚居區;而法國、意大利、荷蘭、西班牙、瑞士、瑞典、巴西等國駐澳門領事館及其官邸,亦紛紛落戶於此。其言「當年該街區瀕臨南灣,坐擁美麗海景,一幢幢高低錯落的別墅洋樓臨街而建,是澳門的高尚街區。在新馬路建成之前,龍嵩街曾是居民來往內港與大三巴一帶的主要樞紐,也是澳門最繁盛的商業街之一。」由此可證自1848年後,龍嵩街一帶,已由木屋區變為高尚區域。這亦解釋了,為何中國第一座西式劇院,即列為世界遺產的崗頂劇院,坐落在龍嵩街的旁邊。而崗頂劇院主體部份,約於龍嵩街開闢十年後的1860年建成,亦非巧合之事。澳門雜誌(B7Me]T

IMG_1606

2f(O7x(E mo7j0■龍嵩正街、官印局街、風順堂街、擺華巷四岔口。澳門雜誌}hp,Up'|

/N+M0M qu)P0

除此之外,我們亦可從宗教活動的角度,解釋龍嵩街興旺的原因:當時洋人多聚居在南灣、龍嵩街以至阿婆井一帶,而洋人有逢星期日上教堂習俗,故一眾教徒,在宗教節日及星期日早上,都會取道龍嵩街,直抵大廟頂的主教座堂參加彌撒。望彌撒後,教徒或由原路返回,或在附近蹓躂,總之整條龍嵩街人來人往。因此,在唐思《澳門風物誌》一書中,對龍嵩街就有以下形容:「龍嵩街鼎盛時代是在十九世紀後半葉至本世紀(編按:指二十世紀)前二十年,自開闢新馬路後,才逐漸衰落。那時,矮小的房屋開設各式商號,分別經營首飾、珠寶、絲綢、時裝、裁縫、古董及書店等,其中尤以絲綢店、服裝店吸引人。絲綢店內貨品琳琅滿目,陳列著各種色彩繽紛的絲綢錦緞及其他華貴布料,包括精美的繡品及工藝獨特的絹巾;服裝店則陳列各式服裝、襯衫、領帶、腰帶、西裝硬領、毯幅等,其中印度商人開設的店鋪有多家,別具特色。這條街無疑是本澳一個大市場,吸引著人們到來購物、遊逛,繁盛熱鬧,難怪龍嵩街的葡文街名是中央街。最熱鬧的日子是每逢星期日十一時,那些在教堂做完彌撒的葡人,都會到龍嵩街逛商店,熙來攘往,摩肩接踵。最有趣的是,熟人相遇,駐足交談,常常交換市里出現的新聞及小道消息,旁若無人。直至午膳時刻,人群才陸續散去。」當時除天主教徒聚集外,其他如印度人、猶太人、呂宋(即菲律賓)人及中國人等,都因人流暢旺,而在此開設形形色色的店舖。

Swd,_5d-AhD `0}}D0

時至今日,位於龍嵩街45號及47號的兩座老房子,已有130多年歷史,是整條街道上僅存的百年老屋。尤其從45號的「架深洋行有限公司」,我們大概可以推想,當年龍嵩街極盛之時,街道兩旁所開設的店舖是何等模樣。澳門雜誌2[&y+tgV;n|G t1N6s#e

IMG_1588
龍嵩正街45號及47號已有130多年歷史,是整條街道上僅存的百年老屋。

澳門雜誌9f+l6X/g${Z,Hu#r

除商店聚集之外,昔日的龍嵩街及大堂街附近,亦多有富商名人在此修建別墅或大宅。例如眾所周知,大堂巷有盧九家族的「盧家大屋」,崗頂有何東爵士的別墅(即今何東圖書館),此兩者都幸能保存至今,並成為世界遺產,讓後人追憶此區昔日之盛,不過「崗頂花邨」這豪宅就已不復見了。

sZd{_1n;v/@0

這豪宅主人是澳門土生阿都•巴士度。據李鵬翥《澳門古今》介紹,當年巴士度在香港股市獲巨利,便在龍嵩街旁建築一座葡式花園洋房。宅第在1918年落成,內有機動抽水井、網球場及涼棚花園等,四周是寬廣的大花園,佔地廣袤。屋主在1935年病逝,這花園洋屋隨於兩年後易主,被耶穌會買下用作修士休憩之所。雖然,這豪宅歷經多年歲月,今天早已不是當年模樣,但讀此段史料,卻可證在1918年,仍有富貴人家落戶龍嵩街,足見在上世紀初,龍嵩街區是高尚區域。 

%COhm$]!_+uC0

中文街名與教堂有關澳門雜誌?0R7@D E*d

至此,龍嵩街的葡文名稱,定為澳門的中央街,顯而易見箇中因由。不過,此街的中文名稱,卻是風馬牛不相及的「龍嵩」,原因又是什麼呢?

\3[.W0C&c v n7T0

這答案比較簡單,因「龍嵩」二字,與澳門世遺之一的聖奧斯定教堂有關,而世遺的研究資料,今天可謂俯拾皆是。姑且整理如下:澳門雜誌og\2t HX

聖奧斯定教堂,由奧斯定會教士建立,始建於1586年,至1591年竣工,後又增建一座修院,都在龍嵩街旁。此教堂是全澳最先以英語傳教的教堂,亦是昔日唯一以英語佈道的教堂,故英美人士來澳,每每到此參加教會活動。

a'?+~ A9r#v3R0JTr0

此教堂最初建築簡陋,由竹木等所建,屋頂鋪有蒲葵枝葉等,以擋日曬雨淋。正因教堂頂部由蒲葵等樹葉所製,而教堂又位處高地,故每有風吹,蒲葵必隨風擺動。不遠處的華人抬頭看之,便似見龍鬚飛舞,故澳門的華人街坊,便慣稱聖奧斯定教堂為「龍鬚廟」。日久以訛傳訛,又以粵語的近音字,稱之為「龍鬆廟」或「龍嵩廟」,而教堂旁的龍嵩街,便因此而得名。

K\5v"\}-Ka g0

澳門雜誌(s[7{-[Tk3G

順帶一提,「龍鬚廟」落成後約30年,即1622年發生著名的「葡荷戰爭」,事後葡萄牙皇室為加強澳門的軍事防禦,特派兵頭(即澳督)來澳。其時居澳葡人雖受明清政府所轄,卻向來「自治」,故對葡國皇室委派兵頭來澳管治葡人,深感不滿。兵頭被居澳葡人排擠,只好暫借聖奧斯定教堂作辦公及居停之用,但有人竟由大炮台向教堂開炮射擊。後來,澳督與澳門議會如何周旋的故事,因與本文無關,且按下不表,卻說聖奧斯定教堂因此無妄之災,建築物最少中了三炮,雖鐘樓尚存,但教堂已支離破碎,從此荒廢。澳門雜誌GHiR7GM!g!n

IMG_1657

|f e?3G%I2V!m0

聖奧斯定教堂原由竹木所建,屋頂鋪有蒲葵枝葉,每有風吹,蒲葵隨風擺動,如龍鬚飛舞,澳門的華人街坊於是便慣稱教堂為「龍鬚廟」。

G f/g PWa+\3M0

荒廢後的教堂,祭壇塵封,長期無人關顧。豈料某夜,教堂鐘突然無故大鳴,叮噹鐘聲響徹夜深人靜的澳門。澳門人多謂教堂鐘不擊自鳴,必是神明顯靈,故不久教友即集資重建教堂,且規模更勝從前。時至1874年,聖奧斯定教堂終築成今貌。這巍峨教堂雖早已不再是當年的蒲葵陋屋,但「龍鬚廟」之名,卻因龍嵩街這街道的名稱,得以流傳至今。澳門雜誌~P;yJe"g

另外,在大堂街的主教座堂,其重修之事,亦可與龍嵩街拉上關係。澳門雜誌5J*Kj0\-K }1_

俗稱大堂的「聖母聖誕主教座堂」,舊日澳門街坊稱之為「望人寺」,因教堂位處南灣漁仔埗頭上面的小山丘,能遠望澳門外港船隻進出,所以昔日婦女多在此教堂前企望家人歸來。不過當年的教堂建築,與今見的不盡相同,因為昔日教堂的大正門,是面向龍嵩街方向而開,而非現在的面向。換言之,今日教堂在大堂斜巷一側的拱門裝飾,就是昔日教堂大門的真正所在。

kV/F/a.lB,ecC0

大堂正門改向,可追溯至1836年,教堂受颱風影響,損毀嚴重,故在1844年起重修,至1850年完工,終成今見之貌。重修後的大堂,除改動大門外,亦增加了教堂頂部周邊的建築。再次強調,不管主教座堂如何改建,在新馬路開鑿山體工程前,大堂至龍嵩街是位於水平高度基本相同的直通街道上。澳門雜誌2u3B1aK!_ {+{

IMG_1492
昔日,聖母聖誕主教座堂的大正門,是面向龍嵩正街方向而開,而非現在的面向。換言之,今日教堂在大堂斜巷一側的拱門裝飾,就是昔日教堂大門的真正所在。

澳門雜誌yk7NSvv4kga;Hp

盧怡若請洋理髮店剪辮澳門雜誌(A!CO A7T-CO

除上述種種外,說起龍嵩街的歷史故事,有一則與辛亥革命有關的史料,亦是不可忽略。這一事,就與全澳門第一個剪辮的人有關。

;O#Vn,[0R(@1B0

人所共知,清朝有明文規定,所有男子必須留辮,否則送官法辦。不過清朝末年的革命先行者,常以頭上長辮為封建、腐敗的象徵,故大力提倡剪辮運動。據考,當時全澳門第一位膽敢剪去長辮的人,就是盧九的第三公子盧怡若,而為其剪辮者,就是龍嵩街上一間由呂宋人開的理髮店。澳門雜誌d7[,?.B9L)eKE0XGC

盧怡若(字聖惇,1883-1985)在龍嵩街上的壯舉,令其成為澳門史上剪辮第一人,而最值得注意的,是盧怡若剪辮的時間。讀林廣志《盧九家族研究》可知,盧怡若除了是革命的支持者外,同時亦是參加科舉的考生。其在光緒二十八年(1902),曾與六弟盧康民(字聖勩)同期考中舉人,傳為一時佳話。在中舉的這一年,盧怡若竟以新科舉人的身份,毅然把長辮剪去。可惜此時我國百姓民智未開,對新事物不易接受,故盧怡若剪辮後,只好終日長留家中,或要以假辮示人。後來,盧怡若如何支持孫中山的革命,如何推動澳門響應辛亥革命等貢獻,因非本文重點而不在此申述,但澳門龍嵩街,確因其破天荒的一剪,而在澳門革命史上永久留名。此外,從另一角度看,當時清朝尚未倒台,但盧怡若竟能夠在龍嵩街上找到理髮店為其剪辮,可見這龍嵩街上的店舖,真是華洋雜處,且走在時代尖端。

eh6f`){0

時至2018年,澳門新中央圖書館的建造工程已經如箭在弦,而該館的選址,就在南灣大馬路與龍嵩街之間的舊建築,亦即舊法院大樓及司警總部這兩座相連的建築物。

RO{5z JG`0

坐落於龍嵩街的司警總部,原為治安警的辦公地點,上世紀70年代始翻新改建為司法警察署,司警局長的辦公室亦在其內。在數年前,司警總部已由龍嵩街遷往友誼大馬路,總部大樓舊址便以歷史文物的姿態保存至今。澳門雜誌%F,a[|f e

據報載,澳門文化局除了將舊法院大樓及相連的司警局大樓,一併納入新中央圖書館工程外,位處龍嵩街的司警局大樓,將有部份建築改建成小型博物館,向市民介紹司法警察局的歷史。所以,在不久的將來,歷史悠久的龍嵩街,又會迎來新變,延續其精彩的故事。

u1{7LFIXC t0
IMG_1608

舊司法處是龍嵩正街最具代表性的建築

Z)S.C1StKO0

作者介紹

\]2YpL8lh0

黃健威

_%w n$drb"x5peVI0

澳門人,文藝美學博士,中國古代文學碩士,教育學院(中文專業)學士,澳門理工學院講師,澳門歷史達人,專業導賞員,關於澳門的著作不少。澳門雜誌'_,^"d b As,N+cq0AZ0T

文:黃健威  圖:賓尼、故渺澳門雜誌5fY4Q;{&K p:h6K


|C? Q3C n&_h0

)^$oL B ^W*T0





上一篇 下一篇

社區分享

divider image
divider image

蘇育洲:自強不息增競爭力 把握大橋通車良機

蘇育洲:自強不息...

■蘇育洲認為,港珠澳大橋的好處是將香港、珠海、澳門等...

 
粵港澳青年 共議投身大灣區發展

粵港澳青年 共議...

■行政長官崔世安在「共建粵港澳大灣區青年論壇」主論...

 
濠江獅鼓震寰宇 樁頂功夫壓群雄

濠江獅鼓震寰宇 ...

舞獅是中國傳統民俗體育技藝活動,是中華民族優秀傳統文...

 
林茂塘歷盡滄桑百餘載

林茂塘歷盡滄桑...

談沙梨頭歷史,不得不談林茂塘。當年木材商人在沙梨頭外...

 

中華文化乃支撐澳門文化之基石

中華文化乃支撐...



一近來,花時間較系統地翻閱了一遍葡萄牙著名歷史學家徐薩斯撰寫的《歷史上的澳門》、清朝兩任澳門同知(為最高實際負責官...

口述歷史在澳門

口述歷史在澳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