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und image on layout top

澳門「秋聲」傳承鬥蟀文化

  瀏覽34次 divider image
排行榜 收藏 發佈時間:2018年11月14日
      

雄蟀上擂台,玩家們用蟀草挑起牠們的戰鬥欲 

蟋蟀屬昆蟲綱直翅目,雄蟲領域性極強,除交配期和一隻雌蟀同居外,獨自生活在土穴或石縫中,如有別的雄蟀接近,則視若仇敵,雙方必有一場惡鬥。人們利用蟋蟀這「相斥」習性,把它們放在一起鬥個你死我活。

5F`~n XF6Z0

鬥蟀文化在中國,已有逾千年歷史。南宋宰相賈似道的《四生譜》,就詳細記錄了蟋蟀的種類、產地以及當時王室鬥蟀的情況。蟋蟀亦被古今文學作家及詩人所重視,像清代小說家蒲松齡的《促織》,就透過鬥蟀,嘲諷封建社會的腐敗與荒誕。時至今日,隨着形形色色新興玩意的流行,鬥蟀已難以吸引年輕人參與,作為一種傳統文化,它正漸漸式微。

LWla"{Lt6m0
秋聲同樂社位在十月初五街新會地道涼茶二樓 

'YK&t|6SH0秋聲同樂社位在十月初五街新會地道涼茶二樓

%bR#emYT0

p Gz*m)LZ*p8|0

鬥蟀曾流行於澳門澳門雜誌 Aci$M/q7W W rw#B

把鬥蟀文化拉近至澳門,它亦有數百年歷史之久,相傳澳門自開埠以來,已有蟀獵活動。清末出版的《鏡海叢報》就曾報道:「宋相賈似道嘗於半閒堂集狎客而鬥蟋蟀,此等風氣傳流至今,其於嶺東之俗猶為甚嗜。向年車陂、獵德、倫頭各鄉,每到秋時則必建搭高棚,招集名優與豪富少年,開場合鬥。今則以馬中丞嚴禁賭博,鄉紳不敢包庇,秋聲寂然。平時具有鬥蟲之好者,多趨澳門,以故近日澳中連開兩大廠,日中遊客紛擁異常 。」文中所言,宋相賈似道以來,內地鬥蟀風氣甚盛,每年到了秋天,廣東許多鄉鎮均建搭高棚鬥蟀。然而清末朝廷下令禁賭,致使廣東一帶的鬥蟀愛好者紛紛移師澳門,澳門商家連開兩大廠,供人鬥蟀。

H"b:Jy"Zpf(N5m0

清末民初詩人汪兆鏞的《澳門雜詩》,亦有提及澳門鬥蟀的情形:「蟀盆起自半閒堂,海國爭雄舉若狂;我愛秋聲簾底聽,早將促織報村娘。」可見當時澳門的鬥蟀活動已經非常蓬勃,每逢蟀獵期間,便有大量蟀獵堂口設立,海內外鬥蟀愛好者遠道前來,場面盛大。「曾有紀錄,一天內堂口百餘,蟀友逾千。」(見唐思著《澳門風物誌》)澳門雜誌] K7HWD%^

《澳門風物誌》述說:「蟀鳴於秋,謂之秋聲,秋季是蟀獵時節。澳門一年一度的『秋聲蟀獵大會』就於此時舉行。……『蟀獵場』是由臨時組織的獵會設置的鬥蟀場地,……多是租用陰涼而寬敞的地方,往昔如天神巷的何家大屋,夜呣街柯家大屋、龍頭左巷鄭家大屋,均曾作獵場;也曾假亞洲酒店、中央酒店、五洋酒店舉行;近數年則設在天神巷大偉煙廠舊址,1989年又移師福隆新街大三元酒家。」「獵場訂有鬥蟀規則,……設有帶草、草證。所謂帶草,就是負責和各個蟀主接頭,協助鬥蟀事宜;草證,則執行鬥蟀規則,遇有蟀主爭執時,負責排解。」

O-x,K7JK3w&OY0

到了上世紀60年代,因為經濟不景,鬥蟀風氣稍斂,至80年代,經濟漸趨穩定時,澳門的鬥蟀風潮再度蓬勃,不遜於往昔的興盛時期。千禧年之後,因為形形色色新興事物的出現,澳門鬥蟀活動已黯然沒落。如今,市民對鬥蟀的認識普遍不深,然而每年立夏之後,還是會有一群愛好者,延續着這項傳統活動。據瞭解,現今澳門依然是粵、港、澳、桂鬥蟀賽事的最高賽場。澳門雜誌;d? Y?qwH H

,ja#D_-f"zi0

陳兆榮:挽鬥蟀文化於式微

;T%RB*M.f0

為了爭奪金牌與榮譽,每年9月中旬,百多名來自粵、港、澳、桂的鬥蟀愛好者,便會相聚於澳門,參與一年一度的鬥蟀盛會。陳兆榮是這項賽事的贊助人,亦是秋聲同樂社的社長。他說,秋聲同樂社在澳門已有超過百年歷史,一直致力於蟀獵活動的推廣,培養社員堅毅的意志及團體精神。「秋聲同樂社經歷過不同場地的遷換,克服了許多困難,它才得以延續下來。」十多年前,因為澳門蟀壇的沒落,許多人推舉陳兆榮接替社長一職。他說,在此之前,他不常參與鬥蟀活動,相較起鬥蟀,他其實更鍾愛鬥雀。然而,身邊有不少親戚和朋友都喜愛鬥蟀,加上他童年時也受過鬥蟀文化的薰陶,對這項習俗有着深厚的感情,不希望它走入歷史,便毅然肩負起社長一職。

rLxQE&a0

此後,陳兆榮有空便和社員鬥蟀,並在鬥蟀場上找到樂趣,現在他已經是擁有十多年鬥蟀資歷的玩家了。他形容,鬥蟀賽場瞬息萬變,鬥蟀最吸引他的地方,便是牠們打鬥招式的多變性,如打牙、拚爪等,均賞心悅目。澳門雜誌&Cn-VFs]

珊攝:秋聲同樂社社長陳兆榮,不希望澳門鬥蟀文化走入歷史 

秋聲同樂社社長陳兆榮,不希望澳門鬥蟀文化走入歷史。

}*z_Mq4h0

澳門雜誌)h6p/w/_X+A

李源:蟋蟀是一種義氣蟲澳門雜誌 f"ll!lg5g'x

經歷了數代人的傳承,如今,秋聲同樂社設在十月初五街,它是澳門現時唯一的鬥蟀場地,社內多為退休人士。進入秋聲同樂社,總會看見年近70的李源坐在一旁,和幾位社員談笑。他是退休公務員,也是該社獲得最多金牌的玩家之一。今年,李源較少參與澳門的鬥蟀賽事,積分也下降至第7位。社員調侃說,他是社中的靈魂人物,但因為在2017年痛失冠軍頭銜,一氣之下決定不再投入。李源則回應說,冠軍得來不易,奪冠需要花費太多的精神和時間,他希望休息一段日子,好好地陪伴家人,來年再戰。

u1o!J*Nn:^ {[+Q0

和許多「氪金玩家」(編按:只會花錢購買具戰鬥力蟋蟀的玩家)不同,李源是技術型玩家。他擁有30多年的鬥蟀資歷,雖然資歷還比不上社內的一些「蟀痴」,然而退休後,憑藉對蟋蟀的熱愛與鑽研,他曾連續5年(2012年至2016年)拿下澳門鬥蟀聯賽的年度總冠軍,並聞名於海內外鬥蟀界。

0z-W1YI_3N"o,y1c0u/U0

每年立夏之後,李源會和一眾澳門鬥蟀愛好者都會遠赴從化、清遠、平南、鬱南等地,大量購買蟋蟀,在那裡有一些農戶專門替他們捕捉蟋蟀。把蟋蟀帶回家後的幾天,往往是最興奮也最忙碌的幾天,他們會將購買回來的蟋蟀,進行一對一的對練,淘汰掉較弱的蟋蟀。經過幾輪篩選之後,挑選出來征戰沙場的數十隻蟋蟀,都是最強悍的猛將。澳門雜誌,Y @;W#@7Tv

「蟋蟀是一種義氣蟲,牠們替你拚命出戰,不論輸贏或被淘汰與否,你都應該善待牠們,我會把那些輸掉比賽的蟋蟀放回山上去。有些人輸了不服氣,就把蟋蟀弄死,這些人永遠都得不到蟋蟀的歡心。只有做到彼此尊重,牠們才會忠心對待你,才會願意替你戰鬥到最後一秒。」李源還深刻地記得某一場比賽,比賽開始了幾分鐘,他的蟋蟀一直處於下風,但仍無所畏懼地堅持着比賽。後來又經過幾個回合的激烈廝打,兩隻蟋蟀都筋疲力盡了,但他的蟋蟀卻苦苦地堅持到最後,替他贏下了比賽。隔天一大早,他想要看看蟋蟀的狀況時,卻發現那隻替他苦戰的蟋蟀已經英勇就義了。其實,這樣的例子在李源身上還真的發生過不少。每一隻替他賣命的蟋蟀,他都會留下深刻的記憶。「蟋蟀是一種義氣蟲……」在訪問的過程中,他多次形容蟋蟀為義氣蟲。澳門雜誌 iLw v\

李源過去是公務員,退休後開始認真鑽研鬥蟀,並曾代表洪順 

v1N,E(@gZZ8p az0李源過去是公務員,退休後開始認真鑽研鬥蟀,並曾代表洪順堂,連續五年奪得澳門鬥蟀聯賽年度總冠軍。澳門雜誌0u{[^,@"dtJ4S

澳門雜誌$uL+ipzIB;~_

上陣前以色誘發鬥志澳門雜誌7p\&^;B~6l%|:p~M

李源說,蟋蟀除了是義氣蟲,還是淫蟲,廣東俗語「老淫蟲」就是從蟋蟀身上得來的。雄蟀非常熱衷於性生活,加上牠們天生好鬥,碰頭時,均會認為對方前來搶愛人或食物,不分出個勝負誓不甘休。蟀迷就是利用雄蟀好鬥的特質,再加上蟀草的誘導,讓牠們進行打鬥。澳門雜誌xq/L!nFO3\n

在雄蟀上擂台前,蟀主會在養盆裡放一隻雌蟀,作為愛人,和雄蟀交配,刺激雄蟀的戰鬥欲。不過每隻雄蟀的體質不同,放雌蟀的時間亦是「因蟀而異」。李源說:「有些蟀主在雄蟀上擂台的前一天晚上,就將雌蟀放到養盆中,隔天中午的擂台戰,雄蟀顯得腳軟無力。因為在性事上,蟋蟀是不會節制的,所以前後時間必須拿捏好。如果問我甚麼時間放最好,我的建議是賽前的三個小時。」另一方面,蟋蟀在上擂台之前,不能吃太飽,俗語說「蟋蟀打餓不打飽」,但也不能空着肚子去打,給牠吃適量的米飯和肉是最有效率的。澳門雜誌3x4V]v.BS G;tO

鬥蟀的學問,又豈止上述幾項?除了訓練篩選、互相尊重、配予愛人、控制賽前膳食以外,蟀主還需要時刻注意雄蟀的體重。李源形容,鬥蟀就像拳擊賽一樣,雄蟀上擂台之前,均需要進行體對(比較蟋蟀的體重、大小)。每隻蟋蟀的情況不同,有些蟋蟀可能比較適合增重,有些蟋蟀則更適合減重。增重的好處是,能夠使原本瘦弱的蟋蟀,將體內的力量傳達至爪牙,因此對於一些靈巧但欠缺爆發力的蟋蟀來說,可能更適合增重;但蟋蟀如果長得太胖,則需要修身。「先天能力固然重要,後天的培育也不容忽視。有些人把先天條件好的蟋蟀越養越孱弱,有些人卻能把本來條件不怎麼樣的蟋蟀,養得英勇善戰。」李源稱,一隻蟋蟀的成敗、一位蟋蟀界搏擊冠軍的誕生,往往取決於蟀主的眼光和培育。澳門雜誌5@:bg0_T~Ky!~2Y/wC

一年一度的鬥蟀盛會:海內外鬥蟀愛好者集聚於澳門聚龍軒 
澳門雜誌U7hE hib9S

一年一度的鬥蟀盛會:海內外鬥蟀愛好者集聚於澳門聚龍軒酒家。澳門雜誌A a2S~T)_zT"wb

澳門雜誌'Y$H9L8N6g4Nm

「育蟀」為填補心癮澳門雜誌1_!|f iK1Pb

蟋蟀一般只有一百天壽命,因此蟀迷最快樂的時光,就是立夏之後的幾個月。等到野生蟋蟀的季節過去了,便又是新一輪的漫長等待。然而,並不是每一位蟀友都能夠等待到來年的蟲季,李源在秋聲同樂社的30多年裡,就看着不少志同道合的蟀友因病辭世,對此,他深感惋惜。他仍然深刻地記得,曾經有幾位患上重病的蟀友,在剛做完手術的隔天,拖着虛弱的身軀,還要前往秋聲同樂社,就為了聽聽蟋蟀的叫聲。「我們鬥蟀,一半是娛樂,一半是感情寄託。鬥蟀的人會比較長壽,因為我們每年都有一個特別期待的季節。有希望的人,通常能夠活得更久。」

WFX0[.G,z!idQ0

為了解決心癮,很多蟀迷會選擇「育蟀」。到了秋冬,蟀迷便開始尋找蟋蟀卵,打造一個水泥池,用發熱管傳熱,在2030攝氏度之間孵育。李源說,一個水泥池中可能養育了不下6,000個蟋蟀卵,但大量蟋蟀卵會在孵育的過程中死亡。經過150天、6次的褪殼過程,部份蟋蟀卵被培育成蟋蟀。如此一來,一年便可以鬥三季蟋蟀。

yi{\s_3L(Ax0

育蟀的大小,無異於野生蟋蟀,然而相較之下,野生蟋蟀的體格卻強壯許多。李源形容,野生蟋蟀的生存環境十分險惡,雀鳥、蛇、老鼠、昆蟲等等,都會攻擊牠們,因此只有十分之一的蟋蟀能夠在大自然中存活下來。經過大自然的磨煉,存活下來的蟋蟀都相當硬朗。「所以溫室蟋蟀很難和野生蟋蟀較勁,但牠們生長的季節剛好錯開,這樣比賽便公平了。」立夏之前,他們鬥育蟀,立夏之後,則是他們最期待的、野生蟋蟀的季節。

njYx gM:E!Qu0
一年一度的鬥蟀盛會:鬥蟀賽場上的每一個變化,都能讓一聚 
澳門雜誌Q6x/Ux%IMf

一年一度的鬥蟀盛會:鬥蟀賽場上的每一個變化,都能讓一聚愛好者熱血沸騰。

/Be6x&fr/{~0

.cdQ*u0Q x(`Di$_m1F0

60年歲月的沉澱澳門雜誌K]5_%N l4Kg[

麥錚是秋聲同樂社最年長也最資深的玩家,80歲的他,擁有近60年的鬥蟀資歷。近年,他已很少參與鬥蟀賽事,改為替社員記錄積分,每日賽事結束後,便和幾位社員到附近茶樓用餐。他習慣了這種生活氛圍,每天到了同一個時間,他都會踏出家門,走進秋聲同樂社。

7S)a;BYJ qtfn0

麥錚形容,也許在大多數人眼中,鬥蟀是一種賭博活動,但在秋聲同樂社的一眾社員眼裡,鬥蟋蟀更多是一種精神和文化氛圍。到了鬥蟀季節,聽不見蟋蟀的叫聲,他們會感到渾身不舒服。他分享說,他和很多人一樣,之所以會愛上鬥蟀,是因為昔日澳門有不少賣蟋蟀的地方(多集中在關前街至草堆街一帶),接觸到蟋蟀的機會多了,自然就容易喜歡。20歲時,他開始專心鑽研鬥蟀,到了80歲,他獲得過澳門蟀壇大大小小的殊榮。他回憶說,小時候他每天都會經過許多專門鬥蟀的堂口,大人聚攏在那裡鬥蟀,街頭巷尾沸沸揚揚。「我們小時候沒有甚麼娛樂,我們知道大人會把打輸的蟋蟀丟到街上,所以我們經常到鬥蟀的堂口附近找蟋蟀,把牠們帶回家養,再讓牠們互相比賽。」澳門雜誌HRG k2D2mY&m

擁有近60年鬥蟀資歷的麥錚,如今替社會記錄積分 

■擁有近60年鬥蟀資歷的麥錚,如今替社會記錄積分。

M$f6U3q#E-W \y0| A"d0

鬥蟀帶給玩家們最大的滿足,無疑就是勝利後的英雄感。麥錚回憶說,以前,當日比賽積分滿100分的玩家,可以獲得一面錦旗,上面寫着「所向無敵」、「飛擒大咬」、「鐵爪銀牙」、「橫掃千軍」等字眼。他會把它扛在頭上,感受着一雙雙欽羨的目光,威風凜凜地走回家。澳門雜誌3B q~lNg$z^/NNw

蟀草的運用澳門雜誌%Jkw0Y k$L}f

 澳門雜誌]&T'y O(Z

蟀草以老鼠鬚造成,狀似小字毛筆,由於蟋蟀對老鼠鬚有強烈興奮的反應,故蟀草一動,蟋蟀即怒火衝天,勇氣直升,因此在比賽之前,蟀主都會先用蟀草去挑起蟋蟀的戰鬥欲。

l yBd4H9@yJ~i,p0

短片澳門雜誌e D1ZmY1_!f4b8t/s

《澳門鬥蟀文化》澳門雜誌,Z,AW#B/FMBDM.]

澳門雜誌#YOY4W*o

澳門雜誌,m}2`k }F

q)V5H _%]N0

文:莊志豪 圖:陳思禮、宋楚珊

%Ap wTe$l(U0

澳門雜誌U`!]*c`H
澳門雜誌.T Z f{h,WF





上一篇 下一篇

社區分享

divider image
divider image

蘇育洲:自強不息增競爭力 把握大橋通車良機

蘇育洲:自強不息...

■蘇育洲認為,港珠澳大橋的好處是將香港、珠海、澳門等...

 
粵港澳青年 共議投身大灣區發展

粵港澳青年 共議...

■行政長官崔世安在「共建粵港澳大灣區青年論壇」主論...

 
濠江獅鼓震寰宇 樁頂功夫壓群雄

濠江獅鼓震寰宇 ...

舞獅是中國傳統民俗體育技藝活動,是中華民族優秀傳統文...

 
林茂塘歷盡滄桑百餘載

林茂塘歷盡滄桑...

談沙梨頭歷史,不得不談林茂塘。當年木材商人在沙梨頭外...

 

中華文化乃支撐澳門文化之基石

中華文化乃支撐...



一近來,花時間較系統地翻閱了一遍葡萄牙著名歷史學家徐薩斯撰寫的《歷史上的澳門》、清朝兩任澳門同知(為最高實際負責官...

口述歷史在澳門

口述歷史在澳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