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und image on layout top

白眼塘與白眼塘前地

  瀏覽59次 divider image
排行榜 收藏 發佈時間:2018年12月27日
      

IMG_0213R
澳門雜誌T!A4xT l,VP;P$_

現今火船頭街一帶,曾是「內港三塘」之一。

-\)E-n2zG"Tz.G0

白眼塘在澳門何處?白眼塘與福隆新街有何關係?今已消失的白眼塘「泊稅」與「市亭」又是甚麼?另外,上世紀初的全澳大罷工,與白眼塘前地又有何關係?欲知答案,請看下文分解。澳門雜誌rfh;uk

XX v fdH/`[0

潮來擊砂作白沫澳門雜誌+|} X!T%Xa;Jg

白眼塘與白眼塘前地,昔日都是人聲鼎沸的地方,今天均已消失於城市發展之中。現存只有一條名為白眼塘橫街(Rua da Caldeira)的街道,殘留一點歷史證據,證明此處曾有個白眼塘。白眼塘橫街,又名福隆下街,命名於1869年,與著名的福隆新街相連;街道接通蓬萊新巷、十月初五日街,向西至海邊新街。而由海邊新街、火船頭街及道德巷等等街道組成的區域,即司打口以北,就是昔日白眼塘前地的所在。雖然,在1905年澳門市政廳出版的《澳門市街道名冊》中找到白眼塘前地這地名,可惜今天此前地已不存在了。至於白眼塘與白眼塘前地的幾許故事,且從澳門內港的一泓清水說起。

*@"}*y y FN0

明清之際的澳門是個小漁村,而大小漁船在進入內港後,多停泊在「內港三塘」中。所謂「內港三塘」,是指大概在今日的新馬路與巴素打爾古街交界一帶,昔日原有的三個避風塘,計為蘆石塘、沙欄塘及白眼塘。其中的蘆石塘,位置約在今天的庇山耶街,而沙欄塘(又名白沙塘),位置約在巴素打爾古街與沙欄仔街交界。至於白眼塘的範圍,則在蓬萊新巷的附近。簡言之,即今新馬路近內港一段的北面,是昔日蘆石塘所在,而南面就是白眼塘的範圍。不過,「內港三塘」先後在內港填海工程中,漸次被填平成為不同的街道。昔日的避風塘,早已蕩然無存。

QA~` }*O;G0

雖然白眼塘已經消失,甚至「白眼塘前地」這街名都已取消,但仍有史料,記載這一街區的興衰。

"\@ Yf i Qo&V0

據考,白眼塘的得名,是因「古時該處本是一泓清水,三面泥磯,中灣成坳,為澳鏡墺北灣中之一環。潮來時,擊砂作白沫,故名白眼塘。」(王文達語)故知每當潮漲海水湧入時,塘內海水泛起白浪,所以有白眼塘之說。不過,此避風塘雖有白浪,但相較水位淺的沙欄塘及石頭多的蘆石塘,白眼塘始終是三塘中最優最廣的水塘,故昔日此水塘便成為最多漁船停泊的內港海灣。澳門雜誌(O/HD8] yEh

正因白眼塘舢舨漁船眾多,是利益最大的「肥豬肉」所在,因此引出澳門華商佔水塘、徵泊稅的史事。澳門雜誌|8|v z uSl`5XZ$wSS

海傍一瞥

攝於1972年火船頭街一帶(來源:《澳門舊事歐平濠江昔日風貌攝影集》)澳門雜誌.|.IJ8?t&E@'a!A0wf

C,h!w.}/f0

何老桂承包收行水澳門雜誌&m-v5b7P.G\ j%R

話說自開埠以來,白眼塘都是公眾地方,船家艇戶在此靠岸,不須繳交費用。直至清朝中葉,據說是某年中秋節,有漁船因拜神失火,結果火燒連環船,造成死傷慘重的白眼塘火災悲劇。災後,有一澳門華商,借此機會向澳葡政府提出管理白眼塘的申請,自此,白眼塘便由「無王管」的歲月,進入需要按船徵稅的年代。至於借機獲此「肥豬肉」的人,就是何老桂,而白眼塘從此形同何老桂的私家水塘。澳門雜誌c4~ i&h!X6a[;I X P:Y

何老桂是誰?又名何桂或何貴的他,是廣東順德人,為澳門清末著名富商。18631866年,即清朝同治年間,廣東省政府批准開設闈姓賭博,以補助政府開支,而何老桂及梁六、馮成、彭玉等人承辦此賭權,得以致富。後約在1869年,以何老桂為首的富商,更把闈姓賭博正式引入澳門,開設致中和闈姓公司,成為澳門最早的賭博專營公司。

u~-`&O ?2hH0

今日在新馬路旁,即昔日白眼塘位置附近,有一橫巷就是取名「何老桂巷」。而在氹仔官也街的眾多橫街中,又有以其兒子之名,名為「何連旺街」的街道。由此可見,何老桂家族在澳門歷史中的地位。據澳門政府《澳門街道網》介紹,何老桂除了是賭商及白眼塘的管理者外,「他又涉足屠宰業,長期掌管澳門屠宰業公會。同時,他的鹽業經營範圍也很廣泛,先後取得澳門、氹仔及路環等地的熟鹽專賣權……18806月,何老桂任公鈔會正式成員,為最早擔任澳葡政府職能部門職務的華人之一。」後來在1881年,何老桂因對澳門經濟貢獻良多,更獲葡萄牙皇室御賜「耶穌降生寶星勳章」。如此足證以何老桂之力,在當時要出手管轄白眼塘,並在原本免費使用的水塘,收受漁船停泊稅,老百姓「莫敢不從」。

0I*[0[DQR0

言歸正轉,話說何老桂向澳葡政府承批白眼塘,包攬船泊稅收,碼頭雜務,時為18621874年間的清朝同治時期。有學者指出(註1),何老桂要向澳葡政府繳納承批費用,金額為每年白銀二百両,而其向每一船艇收取的「泊稅」(白眼塘舟稅),則為每半天三文錢。雖然如此,但據知何老桂在白眼塘的泊稅收益,竟然每年超過一千両白銀,可見當時的白眼塘,船家艇戶櫛比鱗次的熱鬧情況。而澳門這小漁村,昔日漁業到底有多興旺,亦可引白眼塘的興隆作佐證。澳門雜誌|;N$C*vN@S+g4M

正因白眼塘門庭若市,貨如輪轉,有巨利可圖,何老桂便特聘一批孔武有力的手下,專門負責白眼塘的稅收。這批人馬,時人稱之為「白眼塘仔」,如果有船艇欠交稅款,「白眼塘仔」就會把船艇趕走。當然,驅趕時初則口角繼而動武,甚至拉人封艇等影像,自是可想而知。

*Y(j3X-zy5D^c3S,Q$R0

人昌押規模勝德成按澳門雜誌9|{\!JI(M

何老桂承批白眼塘後,便在水塘周邊發展其業務,著名的人昌押,就是在此背景下落成。所謂人昌押,即建於白眼塘旁邊的大型當鋪,樓高七層,在第五層有「人昌押」三字的大字招牌,是白眼塘的標誌性建築。人昌押建築形似碉堡,屋頂為傳統瓦面,內為磚木結構,外牆則以磚塊密封,只在頂樓及面向蓬萊新巷方向的中層開有通風口,以便防盜。

6~aKT]U0
人昌押被評為「具建築藝術價值之樓宇」,可惜於2000年8 
澳門雜誌4Bj]$r-k$g

被評為「具建築藝術價值之樓宇」的人昌押,於2000831日凌晨發生大火,內部燒燬嚴重,因會危及行人安全,已遭拆卸。(來源:澳門文化遺產網)

.C N'{s*uR |C8b0

i'|*s*ErQ9[0

這碉堡型的人昌押備受後人關注,當舖雖在上世紀六十年代前已結業,仍屹立不倒,除有力地標示當年白眼塘的位置外,亦是內港填海工程的見證。可惜,這座始建於1865年(同治四年)的文物,雖在199211月列入《澳門文物名錄》中的「評定為具建築藝術價值之建築物名單」,卻因2000831日凌晨,一場意外的火災,把整座人昌押吞噬。肇事原因,有指是因垃圾起火,有指是樓內有癮君子匿藏,不慎失火所致,不一而足,但人昌押的封閉式建築令消防員難以撲救,確是不爭事實。事後,當局評估這座「燒通頂」、只剩外牆的建築物有倒塌危險,故在證實無法重修之下,便把人昌押剷平。追溯當年白眼塘尚未填平之時,因為人昌押坐落水塘邊 ,且白眼塘與人昌押二者,同為何老桂所有,故白眼塘又被稱為「人昌押護池」。上述的「白眼塘仔」,又因而有「人昌押仔」的別稱。這批人馬在人昌押旁邊居住,既守衛人昌押,又監管白眼塘,可算是清朝同治年間,澳門內港的獨特職業。此情況,直至白眼塘填塞始有改變。澳門雜誌?'`i`+K)Hq yOy EI

王祿父子填平白眼塘澳門雜誌e.dEC/yKR)@0R9k

提起填平白眼塘,又引出另一澳門華商的史事。澳門雜誌V+HF"L _9uz9o

此人就是清平戲院的主人王祿。事緣葡萄牙殖民統治澳門後,開始發展澳門的城市建設,富商王祿、王棣父子二人,先是集資,把今日福隆新街一帶的水口填平,填出福榮里、清和里、福隆新巷、清平新街等等的新街巷,並建成百餘間店舖,以期出租圖利。惜事與願違,街道雖設而人流稀少,生意慘淡,後幸得澳門總督蘇沙的指示,在新填的土地上,着手建築當年全澳最大的戲院――清平戲院,並擴展填海工程,由福隆新街一直填塞至白眼塘。澳門雜誌)]*O,e2M5}%~0|

不過,王祿雖得澳督的批准,但白眼塘是何老桂的勢力範圍,故王祿與何老桂這兩位舉足輕重的澳門華商,便以合作的方式,終把白眼塘填為平地。其時,在白眼塘填海工程開始前,為免眾多的船艇無處停泊,故王祿斥資,在沙梨頭土地廟右側,即今麻子街區域,以石頭新築一塘,安置原來的船艇。及至1872年,即同治十一年,白眼塘填海工程完成,福隆新街與白眼塘終於連成一體,可由紅窗門街直通至內港海濱。同治十四年,清平戲院正式開幕,由「花國三街」而至白眼塘前地的街區,更成為當年澳門最興旺的地方。今日的福隆新街,東起於紅窗門街而西止於白眼塘橫街(福隆下街),而福隆新街有分上下兩段,淵源就是在此。

eV}C/J+R0

在白眼塘填成陸地的年代,澳門尚未禁娼禁毒,而設於此片街區的妓院,按素質亦有上寨、下寨等級數之分。當時,福隆新街、宜安街及福榮里三街連成的「花國三街」經營的是上寨;原白眼塘區域的則是下寨,亦是鴉片煙館、賭檔的集中地。雖言此處是下寨或二寨甚至三寨的所在,但因顧客可在此吸鴉片、嫖妓,亦有不少人光顧。在清末《鏡海叢報》中,則有一段「西兵不法」的新聞,常被後人引用,以證明當年妓寨的興旺:「白眼塘妓寮,煙花之下藪也。某日有某甲在該處妓寮尋芳取樂,方橫短榻,呼吸菸雲,突遇西兵履聲橐橐而來,闖進其房,拔刀喧逐。蓋其時客座已滿,無可盤桓,西兵故以怒目金剛,為秦庭之逐客。始已登明該兵號數,嗣緣畏究求寬,以護名娘,各宜深警。」這則新聞,除證白眼塘妓寨客座常滿之外,更見當時的西洋兵,為在妓寨尋芳不遂,竟然拔刀鬧事,可謂目無軍紀。而由於西洋兵的胡作非為而引發的「五•二九事件」,則以下再述。

%E D%L$HG}] O0

澳門雜誌'N Y.xS.S]'_

杏香茶樓名留後世澳門雜誌:r6aj"xu+lo-K-C vf

且說澳葡當局與王祿計劃填海造地之初,已打算在填平的白眼塘土地上,興建一個街市。所以工程完成後不久,在今蓬萊新巷的巷口,即當年的瀕海位置,便築成一個「市亭」。此「市亭」仿如今天的小販市集,據現存老照片可見,當時的攤檔都是一式一樣的小亭,沿街邊長長的排開營業。至於營業情況,引王文達《澳門掌故》說法,是「亭內攤檔之生意有限,日漸零落,不久,迫得將市亭改回舖戶耳。市亭側之空地,舊時稱為白眼塘前地。」澳門雜誌e l7W2e5[

白眼2澳門雜誌7P%B}vn

H a O@1YV7^c8Hu01870年代的白眼塘前地,圖中間最前面的建築為杏香茶樓(後來易名江南茶樓,今已不存);茶樓左邊是當時的部份海邊新街(該部份今為火船頭街),右邊是泗(口孟)街(即今十月初五街);茶樓前及圖右可見金字頂的「市亭」。(網絡照片)澳門雜誌:M bt ];tD3{

至於市亭日漸零落的原因,有學者則另有說明:若要在市亭擺檔,就需要向當局交「攤稅」,而該「攤稅」則是由何老桂代收。市亭剛落成時,曾有很多商販租用檔位來做生意,但後來何老桂卻對這些攤販另收高昂佣金,此後攤販陸續撤離市亭,不消數年市亭變得冷清。(註2)後來,澳葡政府見市亭的經營不理想,便把攤檔改建成商舗――時至今天,與蓬萊新巷相交的街道中,有一直達清平戲院的小路,名為「新市巷」,名稱就是由此而來。澳門雜誌!y:o)[J1^i|N

雖然市亭最終黯然落幕,但並不代表白眼塘前地就是門可羅雀的冷清之地,因為市亭的失敗,只屬個別事件。事實上,是自從填平水塘後,整個白眼塘區域,可說是進入了另一個活躍時期。例如在填海完成之初,即有茶樓在此開業,這就是清朝同治年間,澳門著名的杏香茶樓。杏香茶樓,後稱江南茶樓,今已不在,因年代久遠,故史料不多,但幸有一老照片,把茶樓、白眼塘前地、前地的海旁,以及市亭當時的景象都定格下來。由照片可見,茶樓是三層高的金字頂建築,立面上有寫「杏香茶樓」及「杏香酒樓」等字樣,可知杏香茶樓除做餅餌生意及「一盅兩件」之外,亦辦筵席飲宴,足證日夜人流眾多。照片中的杏香茶樓前方人頭湧湧,旁邊市亭攤販圍繞,一街之隔的海邊又泊滿船艇,證實白眼塘在填塞成陸地之後,此地仍是澳門的旺區。按圖索驥,杏香茶樓今日的所在地,就是火船頭街與十月初五日街的夾角位置,亦即火船頭街的「粵通碼頭」巴士站旁邊。

uh X3u]v0

杏香茶樓比六國茶樓、冠男茶樓等更歷史悠久,有學者更指杏香茶樓是澳門最早的茶樓,但亦有人對此存疑。不過,杏香茶樓開業於清朝同治年間,在白眼塘填塞後不久即營業,屬澳門早期的茶樓,成為當時白眼塘前地人流的聚腳點,日後區內不少著名建築,就建在杏香茶樓周邊,都是不爭事實。

KK9b7| xa(px#V(uF0

由杏香茶樓改建而成的江南茶樓,以及前方的「市亭」。(網絡照片)

$c Da1O2yn @b7{E0

另外,讀《澳門掌故》,又可知除杏香茶樓之外,清末民初的白眼塘前地,到底還有什麼熱鬧活動?其言「該處初時建成,三面皆是店舖戶,祇餘西面臨海,中成一幅廣場,風涼水冷。漸且貨攤食檔,蓬帳匝地;賣武弄法,鑼鼓喧天。雖屆黃昏,尤勝白晝。更有唱木魚、講故事者,燃香計時;照田雞,論相命者,持燈掩映;售藥賣欖,聚賭評棋,不一而足。蓋昔日澳中甚鮮娛樂消遣地,故工餘閒暇者咸集其間,備極熱鬧焉。」又言「當年白眼塘前地,前為火船頭街,有省港澳輪船碼頭;後有人昌押……迨白眼塘被填塞後,蓬萊新巷及十月初五街直達白眼塘前地,其時兩傍,左有江南酒家,右有濠鏡酒店,娼寮妓寨,環設其間。」總之自清朝同治,直至上世紀初,白眼塘前地都是澳門的熱鬧之地,甚至成為交通樞紐。

+aUz TIM*w? ]0

白眼塘前地曾是交通樞紐之說,並非空談,因為澳門對外的海陸交通,都曾以此區為站點。如前述在火船頭街,有省港澳輪船碼頭,然後在上世紀四五十年代,位於白眼塘前地海濱的內港碼頭,例如13號、14號碼頭等,都相繼落成啟用。而陸路方面,1927年岐關車路築成開通之後,岐關車路有限公司便在白眼塘前地,即今日岐關大廈的現址,興建一棟五層洋樓作澳門辦事處之用。大樓門前,就是岐關車的總站所在。在五十年代,此大樓的頂層是澳門工會聯合總會的會址,後工聯遷走,在九十年代,岐關大廈才拆建成今見的7層建築。

C PN(mrd0

可能是因交通方便,故在三十年代,岐關大廈旁邊的道德巷入口,便建有一座「澳門酒店」。此酒店又名濠鏡酒店,今已易名「濠江酒店」,但仍保留舊式葡萄牙建築風格,是與新馬路新中央酒店及國際酒店同期落成的酒店,雖只屬二星級的古老酒店,但仍吸引不少人的目光。數十年前,岐關大廈與澳門酒店,就是白眼塘前地的兩座高樓。

[p? CiI cr0
IMG_0188R

'a/^x4q7A-]0濠江酒店原名澳門酒店,開業時,由於毗鄰岐關車站,因此深受旅客歡迎。澳門雜誌QDWH-?J+g

澳門雜誌%N\f0H6~9y

澳門雜誌bBO+UK*E

捷成事件軍民衝突澳門雜誌1ko ~,sW.j |*o

不過,在白眼塘前地的一片興旺歷史中,卻有一宗警民衝突事件,令此地留下慘烈血印。這宗發生在上世紀二十年代,引起全澳大罷工的流血事件,就是捷成事件。

.mU3@"q0@#FS-kS0U|M0

話說白眼塘前地因門庭若市,故有商人打算在此開辦電影院。在1918年,澳門商人容穆堂及古嘉南二人,向何老桂後人購得業權後,便在白眼塘前地合辦捷成戲院。據考,捷成戲院前門在今火船頭街,側門在蓬萊新巷,戲院設備簡單,建築類似貨倉,不設樓上座位,只分為前座和後座。後座的意思,是座位設於屏幕之後,觀眾所看的映像與實際畫面是左右相反,故收費較低。但不論前座後座,門票都只是兩三毫,價錢不高,故開業初期經常滿座。可惜其後澳門戲院漸多,捷成戲院設備簡陋,在汰弱留強下,只經營數年便結業,戲院原址亦被澳葡政府徵收,在1922年初拆建為警察分署之用,正名為「瑞安碼頭第一警區白眼塘警署」。但就在警署啟用不久,便發生意料不到的大事。

gQuR7~ K5N.r0
IMG_0178R
澳門雜誌$jL[z v1l-b&N ?Kw:B/Q

岐關大廈和濠江酒店,曾是白眼塘前地最高建築。

A-M9wcf0

3C2kN&zq$K3M"o0[0

事緣1922528日晚上七時,一名非洲裔的葡國士兵,在新馬路新光公司門外,竟然當眾強抱一名中國婦女調戲,街坊見狀即上前喝止,當場追打該西洋兵,其後葡兵增援,終成毆鬥衝突。《澳門掌故》一書,對當日情況有此引述,其言澳葡當局「電召陸戰隊於九時四十分鐘蜂湧而來,如臨大敵……即逮捕理髮工友周蘇一人……工人睹此情形,即夕立開緊急會議,議決一致聯赴海傍舊日捷成影戲院之警署,請願釋放囚禁者,通宵達旦,非達到目的不止。延至二十九日,全澳一致罷工,罷市,罷課……不料至上午十時九分鐘,彼軍警突然發槍,向赤手空拳之工人射擊,是時血肉横飛,尸骸枕藉……」至於在《維基百科》查捷成事件,則有以下描述:「528日晚上,澳門聯合總工會、六團、工親愛會等工會社團在江南茶樓商討保釋事宜,議後派代表到瑞安碼頭第一警區白眼塘警署(即捷成戲院舊址)要求釋放該三名工人,不過警方拒絕。同時有近萬名市民和工人包圍警署,通宵聲援,而當局則派出非洲黑人軍隊支援葡警。至529日清晨,警方要求在場民眾散開以便警署換班,但遭民眾拒絕,致使軍警向在場民工開槍鎮壓,導致70130多人受傷……其後澳門工人發動全澳罷工、罷市、罷課以表示抗議,同時有七萬多名市民返回中國內地避居,使當時澳門幾乎頓成死市。61日,澳葡政府下令所有行業必須即日復業,並將牽涉罷工的68個工會解散。」事後,澳門人口由近十萬人,降至約兩萬人,市面蕭條。

,\[&?t)]u'qW0

捷成事件發生在529日,故又名「五•二九事件」。事後白眼塘前地的警署,便在翌年清拆,事件的影響亦隨年月過去,不再影響澳門的發展。今日,回望白眼塘及白眼塘前地的幾許歷史,流血衝突無須隱諱,黃賭毒的不法都成過去,反而踏着歷史的腳步向未來邁進,方是我等談街說巷的意義所在。祝願在都市更新的展望中,百年老區的白眼塘街區,迎來新的光芒。

r.eX0A sdRM:R9G0
1960年代河邊新街國際酒店

1960年代的內港一帶,十分繁華,後為國際酒店。(網絡照片) 澳門雜誌9E7l1nC4s7U7P6l:y

1:金豐居士:〈澳門街巷•來龍去脈〉,《大眾報》20031012

}4E[@ZUp9Q0

2:同上註

Wqq.p.pN0

作者介紹

u;?#G3B"P0

黃健威澳門雜誌$T*GhJ*iz

澳門人,文藝美學博士,中國古代文學碩士,教育學院(中文專業)學士,澳門理工學院講師,澳門歷史達人,專業導賞員,關於澳門的著作不少。澳門雜誌 }9cm8d zr/K]S

 澳門雜誌DD2~2JFp:]!w

文:黃健威  圖:陳思禮澳門雜誌`)Y `pD.|

 

;f:p/Nt*jt^hz0





上一篇 下一篇

社區分享

divider image
divider image

沈友友:我崇拜年老時候的孔子

沈友友:我崇拜年...

「如果我生活在孔子的年代,我一定拜孔子為師――儘管...

 
姚京明 中葡文學的擺渡人

姚京明 中葡文學...

2018年7月,首屆「中葡文學翻譯獎」的結果在澳門大學...

 
口述歷史在澳門

口述歷史在澳門...

 
澳門故事多

澳門故事多

 

時裝設計新秀內地取經

時裝設計新秀內...



為協助澳門時裝設計師開拓更多發展途徑,加深他們對內地服裝行業及服裝設計比賽的認識,澳門生產力暨科技轉移生產力中心(下...

拳擊與漫畫的美妙融合

拳擊與漫畫的美妙融合...



坊間不少漫畫書描寫武術、拳擊的故事,漫畫與拳擊的結合是常見現象。但在現實中,卻罕見漫畫與拳擊同時出色地體現於一人身上,澳門就有這樣的一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