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und image on layout top

消失了的風景 ——曬東風螺 水上酒家

  瀏覽14349次 divider image
排行榜 收藏 發佈時間:2011年6月01日
      

澳門雜誌\E6_R`

「這些事情只有老一輩人記得,現在不記下來,恐怕以後再沒人知道了。」澳門雜誌H ^L D@xc&c

H%UJ9^-y-h"D0常會聽見老一輩澳門人講起澳門街的舊事舊物舊風光,卻感嘆關於這片土地的珍貴回憶不知如何傳給後人。澳門雜誌:Z/iW_#aoP*Q QE ]

a9{8l)~9[Xe)ob0談起下環區的行業變遷,也聽到不少類似的感慨,一位漁民提到早已消失的行業「曬東風螺乾」;還有,經營過百年的酒艇也已成為陳跡。澳門雜誌reDO#}F

酒艇風光現在已成了回憶。

C'_p!hw'm)E0■酒艇風光現在已成了回憶。澳門雜誌(eg]_;N

曬螺乾遠銷東南亞

a@D r ud6V+E050多歲,還在近海作業的陳明金記得,在今天內港碼頭、風順新邨一帶,50年代還是一個港灣,岸邊除了幾艘酒艇外,還有不少等待售賣的竹排。後來有段時間,附近海域盛產東風螺,漁民每天都能捕撈很多,那時東風螺是很便宜、很便宜的海產。澳門雜誌 g$H/WAq \

澳門雜誌7Sv$o{7t(]jmK.b,O N

在下環的岸邊,有居民把捕撈回來的東風螺大籮大籮地倒進油筒裏,用火力很猛的打氣火水爐來煮,一群男女老少,在馬路邊把煮熟的螺肉一粒粒摳出來,再放在馬路邊曬乾,這些東風螺乾會出口到香港。曬東風螺乾是當時下環街頭景色之一,也是下環的一個行業。澳門雜誌zF$U%r7By r

澳門雜誌%Ao2j:k@ H

下環區老街坊馮金水,憶起這久違的情景:「我當時還沒結婚,10多歲就去收東風螺了;因為除了做酒艇 (水上酒家) 生意,還要多賺點錢才夠開銷,就收起東風螺來。」70年代,有幾年東風螺特別豐產,每艘漁船都捕撈得一百幾十擔,每天晚上有幾十艘漁船回來,數量很多,來不及賣出去的鮮貨,就會賣給海味商,曬乾,保存久一點,慢慢賣。馮金水家也做海味生意,會向漁民收購大地魚,也收購東風螺。澳門雜誌9n hFA6XMV&Y{A

澳門雜誌:_]I)AB@*E(Q

我們買下東風螺,將之煮熟,請街坊把肉挑出來,就攤在街頭路旁曬乾。我們收回煮熟的東風螺肉時,按斤計算工錢,說好每斤多少錢,每個人都一樣。街坊們不會把螺肉拿走,大家都隨便來去,也有小孩子來幫忙的。我們把那些螺肉曬乾後運到香港轉銷東南亞,每次一大批地運過去,一下子就賣光了。」馮金水說:「處理好螺肉,還要把螺殼倒掉,當時屬於堆填區的黑沙環、祐漢、馬場一帶,都是倒螺殼的地方。當時去倒殼,會給曬得像非洲人一樣。」澳門雜誌7Za@A9_$Q

澳門雜誌'x3\/Rp"Z}'v

後來,東風螺產量日益減少,這下環岸邊曬東風螺一景消失得無影踪了。澳門雜誌B-d2gW4JKLp

五代人經營酒艇

GT;S4^ F8j0「漁船到會」,即水上酒家、酒艇;在陸上買貨,在船上烹調、經營,以艇傳菜的飲食行業。以前漁業興旺,漁民嫁娶、做功德請客,都會請水上酒家準備酒菜。自漁業沒落,水上酒家的生存空間日益狹窄,回歸前夕,澳葡政府不再允許酒艇等船隻長期停泊在岸邊,水上酒家驟然消失,「漁船到會」成了一個歷史的名詞。

5|qu4hl&Z$n4sU0澳門雜誌M"@%xs"Dx't

馮金水家族以前也是做酒艇的,叫「有記」,在馮金水太公的年代(約1880年)就開始經營,傳到馮金水已經是第五代,有過百年的歷史。澳門雜誌 l#k }3a0h)S%uE{%n

澳門雜誌GPl+Isb

早年馮金水的太公由順德來澳,當時澳門經濟落後,人口只有十來萬。馮金水的太公靠釣魚為生,但釣到一般的魚賣不了多少錢,釣到好魚,買的人又不多,所以生活相當苦。在海邊釣魚時,慢慢地跟漁民相熟起來,漁民知道他做菜的手藝不錯,介紹他到酒艇廚房幫忙做酒席,後來更有位船主出資讓他採購,借伙計幫他忙,讓他自立門戶做酒席。做着做着,因味道不錯,價錢又不貴,就有越來越多漁民光顧了。馮金水的太公後來還買一隻船,專門做酒席。不過,當時習俗結婚是有季節性的,如正月、三月都不會結婚,可以說是淡季,這些時候酒艇就改做盤艇(當來澳貨物未有人卸貨時作中途貯存站)。當時做盤艇的船有廿來艘,其中14艘也同時做酒席,在這14隻酒艇中,生意最好的就是「有記」。澳門雜誌 _.ZM,kp;j b

專業買手有幫手

vfq)\R%Ql0馮金水在酒艇上出生、長大、成家立業,到「有記」在回歸前結業,馮金水做了40年酒艇生意。現在他家裏,牆上仍掛着「有記」的木板橫匾「同邀明月醉霞殤」,以及兩副對聯。橫匾、對聯依舊是按當年船上的式樣擺放。

'~!U7sw.W3dp-d0澳門雜誌#m'{YZG4A

「我做了40年酒席了!記得我10歲大的時候,放學就跟着叔公上街市買菜,周六周日更是要去,忙上一天。有時候生意太忙,還要向學校請假回去幫忙。當時很窮,上街買菜也是赤着腳的。

)h4f? Ov |1`0澳門雜誌8^ [email protected]b6mz[z dL

「叔公是很專業的買手,市場每天供應情況他都要知道。他給我們這些小孩子兩三毛錢坐單車尾(當時單車也是營業交通工具),我們坐單車到南京街市(位置在十月初五街與沙梨頭海邊街交界,工人康樂館舊址),了解各種食材供應多不多,賣多少錢,叔公就在下環街等着我們回去報告。因為做酒席要按客人要求的菜單來買材料,當時沒有電話,只能讓我們跑來跑去了解行情。有時候一個街市的供應不足,就要挨着下環街市、南京街市、營地街市逐個街市去找,其中營地街市是價錢最貴的。」

tH3|[+rx#`0

Z GP-X `-Q&yrx5u0馮金水指出,做漁民生意,菜餚一定要好吃、價格實惠才行。

D nahw;\2X0

漁民娶親的過大禮

澳門雜誌$eH^MG(vda

訪問進行到一半,馮金水拿出了「有記」酒艇的模型,模型做得很精致,用手電筒照亮船艙,看到「有記」的招牌,還有橫匾、對聯,樣樣沒少;用手拿起船頭的小木蓋子,看到船底有貯淡水的地方,還可以一窺船底的結構,更不用說那些能活動的趟門、窗戶,仿真程度極高。馮金水以模型講述以前漁民在船上進行婚娶儀式的地方、廚房、擺酒席的位置,還有家人的住所。

D#Gv"J Q0

F2i4lo2W ] iO l;G+gc0以前漁民辦婚禮會請酒艇做酒席,做好送到他們船上去,願意辦得豪華一點的,還會請酒艇協辦過大禮、接新娘的儀式。馮金水說,為了接更多酒席生意,這些嫁娶的儀式雖非其主業,也要接來做。

{WrO0w]0

a gKi3g7GPLoc0漁民的婚嫁儀式都在船上進行,不沾陸地的。馮金水指着模型的船頭說,這就是漁民「過大禮」儀式進行的地方,男方的女性親屬會聚在這裏,而在船頭上方有一片小空間,會擺設寫着「某府迎親」的花牌,周圍佈置很多花卉,後面還有些空間,可以開個布帳蓬,請中樂隊現場奏「八音」,演奏熱鬧喜慶的吹打音樂,在整個過禮的儀式中,樂聲不斷。

y:@&W*B.J&SDRbA0

/F6^-V M:R Z0當一切準備就緒,酒艇就會駛近新娘的船,臨近女方的船時,要燒炮仗,告訴對方船要來了。這時,男方的酒艇還不可以馬上泊過去,要等到女方也回燒炮仗,表示也準備好了,才可以泊過去,這是禮儀之一。當船泊好後,就可以搬禮了,有燒豬、活鵝、酒、禮餅等。女方搬禮的也是女性親屬。有意思的是,過大禮是一種近似炫耀的場合,哪怕只是在搬禮,也要穿得很漂亮,還要珠光寶氣!有多少貴重金飾,都要全配戴在身上,有八、九對金鐲子,就戴上八、九對金鐲子,頓時兩手都是金燦燦的。馮金水當年就是負責搖艇到女方船的,整個搬禮過程他都在旁看着。「他們要很小心,因為搬禮是從一隻船過到另一隻船,一定要接緊,不可以失手掉下來,那是很忌諱的。既要小心顧着手上的金飾,又要顧着禮品,我看她們的精神壓力也挺大的。」馮金水笑說。

g5K/a$iOH1m@Pl `0澳門雜誌R&hmp2h Au[email protected]iL

在過禮的過程中,女方不會把禮品全收,一般的禮品都要還返一些,叫回禮。搬完禮後,女方會按着禮單點收。馮金水說:「要點收的,一旦發現少於約定的數目就要追回來,有時還會吵很久;真的,我見過了。最後當然是要補送,補送的話肯定得補多些!」當女方把禮收好後,就會再燒炮仗,示意過大禮儀式完成,男方可以離開了。澳門雜誌'p+n5WPq["J

]q?,awW0因為婚嫁儀式很隆重,要敲鑼打鼓燒炮仗,影響到他人,必須得到當局批准,酒艇還代向政府申請准照,俗稱「人情紙」。不論婚喪,在海面上燒炮仗、響鑼鼓都須申請,也統一叫「人情紙」。

3ZlLw7M,M7on)e.y R0

Y!C[email protected]L:zS"{0另外,原來不同作業方式(如捕魚的、撈蝦的),或者不同籍貫的漁民,習俗多少會有不同,他們做酒艇的要把不同漁民的習俗記好,免得做出甚麼人家不喜歡的事情。澳門雜誌'Sh/w]phtB ^

一度繁華轉趨平靜

_nD.b"r-x a;}6GX8V0酒艇隨着漁業興旺而興旺,生意最好的時候是在70、80年代。60年代,漁民的經濟能力尚不算好,只是結婚嫁娶、做壽才會擺酒請客,酒艇的生意比較淡。到70年代以後,灣泊下環的漁船既多,漁民經濟能力又改善,嫁娶會大排筳席。有時候因為漁獲不佳,就會去拜神,然後吃酒席。拜神和吃酒席有何關係呢?原來,漁民的拜神,不僅是向神祈求魚蝦大汛,而是去做一些功德、祭幽(幽靈)。做功德就要請吃飯,擺酒席。這時做功德者身邊的朋友和親戚也會來幫忙——「搭單」,實則就是湊合一起擺酒席。各種原因下,漁民擺酒席的次數多了,規模大了,生意特別好。酒艇生意到了90年代中期以前還可以,以後就不行了。

Z7X)| q&yB]*^I P0

T!Qpo.XJ|0言談間,常感受到馮金水對酒艇的懷念和眷戀,「有記」始終是他的根,是他的家,一個載滿回憶的地方。

+YC3P }I0

G$Od {d w"n*R0有記酒艇見證了澳門水上酒家的蓬勃年代,也隨着時代的前進而退出。澳門雜誌V2~H R iev,K a

澳門雜誌p5AzL k.N4g7^j

文:黎東敏 圖:馮金水/斐昕

X&U/w3\B YM.a5}0

相關新聞圖片


divider image
  • 幫補家計(小孩在摳東風螺肉)歐平攝(澳門藝術博物館藏A-PH2009-000218)。
  • 50年代的下環區港灣沿岸風光
  • 內港霧色 歐平攝(澳門藝術博物館藏A-PH2009-000164)。
  • 酒艇人家的小孩,玩樂也在酒艇上。
  • 馮金水與他的「有記」酒艇模型。
  • 當年的「有記」酒艇舊照已成為馮金水的回憶。




上一篇 下一篇

社區分享

divider image
總第七十七期總第七十七期
divider image

中葡論壇部長級特別會議 十八歲的成年禮

中葡論壇部長級...

「中葡論壇部長級特別會議的特別之處,除可在第五屆部長...

 
穆欣欣:文化是大眾之事

穆欣欣:文化是大...

「澳門本身就是個多元文化共存的地方,能關照到不同群體...

 
口述歷史在澳門

口述歷史在澳門...

 
澳門故事多

澳門故事多

 

工作坊培養兒童閱讀興趣

工作坊培養兒童...



閱讀是一種終身學習的好方法。培養孩子的閱讀興 趣,是父母給孩子的最好禮物,也是家庭教育成功的一 種標誌。特區政府文化...

前任總督

前任總督



編者按語:我們是從原特區立法會主席曹其真女士個人博客上讀到此文的。這雖是一篇個人經歷的回顧文章,但卻真實地折射出澳門歷史的一些印跡,讀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