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und image on layout top

下環漁民景況50年大變

  瀏覽15079次 divider image
排行榜 收藏 發佈時間:2011年6月01日
      

澳門雜誌o0d3p!~$x

8月1日,休漁期結束。休整兩個多月後,一艘艘漁船陸續往內港出口駛去,重新開展作業營生;下環海面,一時間炮仗聲不斷。忽然,漁船半途轉向,船頭朝着岸邊停了下來,船上的漁民,在船頭燒起元寶紙錢,燃起炮仗,一陣混雜紅色炮仗紙屑的硝煙過去後,漁船再轉向大海進發。剛才船隻停駛朝向之處,是有幾百年歷史,今天仍然香火繚繞的媽閣廟,廟內供奉着漁民的保護神媽祖娘娘。不管是過去還是今天,漁船出海前,還是會向媽閣廟拜一拜,希望一帆風順。

QIw5UH$xh7M0

5K$yZj+T0兩三小時下來,過百艘漁船陸陸續續駛出了大海。自漁業上世紀末式微後,出海的船隻就越來越少了。

-_0^/ddZO@F(dWq0
休漁期後的出海首日,漁民進行拜祭儀式,祈求風調雨順。澳門雜誌e9G T4G[:[BN[6h

■休漁期後的出海首日,漁民進行拜祭儀式,祈求風調雨順。澳門雜誌@/RX cG

澳門雜誌1m%t dcd0Y fj;`

一位漁民說,在七、八十年代,澳門的漁船每月都到珠海開會,散會之時,幾百艘漁船一起回澳門,當經過澳門外港航道南端時,形成一條長長的船龍,浩浩蕩蕩,連快速的水翼船也要避讓。滿海面都是漁船,如此壯觀景象已經不再。澳門雜誌(wq`h:G!_M

半世紀間漁業巨變

6r#Z|&z$_8c+T!M0澳門自古就是漁港,而漁船漁民集中地之一就是下環,400多年前,葡萄牙人來到澳門,在下環的媽閣廟附近登陸,最先接觸到的是漁民。澳門曾是廣東四大漁港之一(其他三個是汕頭、陽江、湛江),抗戰時期漁業開始萎縮,但直至上世紀50年代,澳門的內港仍然可見波光帆影,那時漁船都是借風駛帆出海作業的。澳門雜誌rJ.Q0Lj0h9_-[R$S

w(x0s1?;R4dP8Yo0下環區是澳門漁船重要的停泊處,風順新邨一帶當時還是個小港灣,不少漁船停泊在那裏。幾十年前的黑白照片,可以看到那裏漁船密集,船與船一艘艘緊靠着,一排排桅杆十分醒目;當年的水師廠(今天的港務局)原來曾經離海岸那麼近,那裏還有當時十分有名的亞洲汽水廠。

'H xN2C.h"Im0

i7uTg^s S0風帆年代的漁民很窮,沒有風出不了海,風大了,又怕會翻船,刮颱風就更不用說了。憑着經驗看天色,漁民出海風險很大。澳門地處珠江水域,淺海漁業資源豐富,但作業時間有局限,也未發展出大規模捕撈的技術,當時漁獲不多。

t5MBJn/`d0

5w7l uN2}0Sn060年代開始,漁船裝上了機器引擎,一下子擺脫了靠風作業的局限,可以去更遠、漁獲更豐富的地方。接着,70年代有雙引擎,80年代有三引擎,藉着向魚欄、山貨、船具機器等商戶貸款,漁民一步步把船升級,漁獲增加,收入隨之而增加。澳門雜誌0r[/vn~EjW1`0ck[i

4ig O~5?+_2l080年代前期,海產逐漸增加,魚價上升,是澳門漁業的一個小高潮,漁船有800多艘。自內地實行改革,澳門漁船可到內地漁場作業,又有部分漁船轉向深海作業;內地消費市場迅速膨脹,魚蝦需求量大,又開始直接在漁場向漁民收購漁獲,漁船在澳門卸下的漁獲逐漸減少,加上油費成本高,深海作業漁船出海幾個月才能回來一次,近海作業的漁船也以漁場附近的漁港為基地,漁船很少回澳門了。自80年代末,澳門漁業開始走下坡,90年代後半期,油價飛漲,漁民生計艱難,一批批漁民賣船轉業,至今本地的漁船只剩百多艘。五、六十年間,澳門漁業大起大落。

'l+\oP;y{{n5|o0

貧窮而快樂的時光

澳門雜誌Y t.D:L4[kt

有這樣的說法:經年累月對着大海的風浪,人特別容易顯得蒼老。不過,眼前的漁民——57歲的郭北好和53歲的陳明金,臉上卻沒有多少風霜痕跡,已經上岸一年的郭北好,還是黝黑結實;仍在出海作業的陳明金,臉上卻多了點書卷味。澳門雜誌R)QV2oI.L'i

BX'd ^]wS0看風駛帆的日子早已一去不復返,兩位從風帆時代一路過來的漁民,似乎對那半世紀前的時光特別懷念。那時候,漁民整個家族都住在船上,很少上岸,一家人同在船上生活,同出海捕魚。

+H2_6i](On&T0

4f"PK!jF+`6e0「我在澳門出生,自小生活在船上,做漁民50多年了。」郭北好漾開友善的笑容說着。「風帆時代,大風、無風都出不了海,漁獲不多。以前都在珠海一帶捕魚,大概是半夜駛出去,天亮下網,下午就回來賣魚,然後停泊在現時風順新邨的海灣。

sH*Bx[6c(J \u0

,CU5p&ER5l(`+V De(h0「我們多吃魚蝦,偶爾上岸買瓜菜,買的也不會是很貴的那些。捕得魚蝦,值錢的賣上岸,不值錢的就自己吃。有時候打不到魚,吃飯沒有菜,就只用點醬油送飯。我小時候那段日子,漁民真的很苦,陸上人以為漁民賺很多錢,其實是錯覺誤解,收入較為好一點也只是機器出現之後的事。」澳門雜誌N F$Q)~;Q%kxK PP

澳門雜誌)^7Sm.|,S|N

郭北好和陳明金也是一家人同住在船上。像郭北好,父母加上兄弟姊妹,8個人住在不大的船上,擠在一起睡。有些船沒有分家,已成家的兄弟也住在同一艘船上,加上各自的妻兒,往往是十多人。雖然生活條件差,不過,朝夕共處,卻使他們家族成員感情特別好。平常泊岸,或者過年過節,相熟的船都會泊在一起,尤其是過年的時候,兄弟親戚,最熟悉的一群船會靠泊在一起,常常是廿多、卅多條船連在一起,大家就在船與船之間跑來跑去,好不熱鬧。每遇大風,出不了海,一家人就在船上聊天,整理一下船艙;小孩子們會游泳、釣魚、放風箏、划小船。郭北好說,當時沒甚麼娛樂,但很開心,因為大家都在船上生活。

e;r#k wN+^0

特別重視過年拜神

/R?|Rp@0跟陸上生活的人一樣,漁民也過各種傳統節慶,如春節、清明、端午、中秋,只是過節的方式不同;生活裏,他們也會有自己的習俗和禁忌。澳門雜誌5P@/cqc#|.va)| bl

澳門雜誌?y!VCo(B

兩位漁民細碎地訴說着風帆時代的回憶,臉上特別興奮的表情還是講到過年之時。

!C$C-Z [ r.`WB-A7iR/B0

e;T0EJ7}Wm0澳門的漁船都會回澳度歲(到了今天也是如此),由農曆十一月末開始,漁船陸續暫停出海,前後一個多月時間,親友聚在一起,共度春節。

1ts(]8x:E VL/U#x(X0

m,S0N3J3du0漁民過年很注重「還神」。新一年開始時會到媽閣廟祈福,一年結束之際,只要是一家人平平安安,就要去還神。通常會先查看《通勝》,擇好大除夕前幾天的吉日去還神;當天在船上燒元寶紙錢,由船頭拜到船尾、船的兩側、灶君位等好幾處,有時還會請親友吃飯。

4z~N-De0

d3jQ7Tg@*m5S0年三十,是貼揮春的日子,少不了一家子的團年飯。吃過飯,洗過澡,讓兩個男孩在船頭燒香,再用元寶紙錢捲成約一尺長的棒子,點燃後由船頭拜到船尾,往後也要這樣拜上幾天,船才可以出海。拜完的第二天要先吃齋,然後才可以吃葷。這個習俗70年代還有,到了80年代,就漸漸被漁民簡化,甚至取消了。澳門雜誌 r4W[] Y0uz3Y

澳門雜誌r$Po`2J.l:I v

由年三十到年初四,每晚都會在船頭吊一盞燈,最初用煤油燈,後來改用電燈。問到這是甚麼意思,陳明金說:「不很清楚,大概是要讓船頭亮光光的?」

C4R5]f7m&D"Ck0

-Nan{6Z~c0一陣笑聲過後,郭北好說,過年實在很開心,整條下環街都是漁民,很熱鬧,也很親切溫暖。

@)v8N,A4gTQE0

Z Fv4b N:y4r0w0以前漁民過年叫做年,過年那個多月,並非只有吃喝玩樂,其實要做很多事情,如重新髹漆桅杆,整理船艙,翻新、打磨船身。每次翻新船身,要做上好幾天。先用砂紙打磨,把以前的油漆、附着的雜物、生物清除乾淨,再重新髹漆好幾遍。現在有打磨機,省點工夫,以前都是一雙手做的。不過,陳明金說,「當時真的很開心,因為每個人都這樣做,每個年青人都這樣做……」

+Pz"Qx&L,iRf@0

4x:B+Z-uPB2Ag^z0從過年的習俗可以看出漁民注重禮拜神佛。陳明金笑說,「漁民很注重拜神,拜媽祖,我們出海也祈求媽祖娘娘保祐;也有些漁民信仰譚仙,每年還會打醮。迷信?漁民多少有點,我自己也有點,說是習俗也好,俗話心安理得也好,也是早上燒香,初一十五燒元寶;過年、清明也是如此。」

;`:L.bMK;d"b0

/{|JdHYnX0f/n0至於船上的禁忌,他們那一代比以往的開放,已很少禁忌。不過,每當船上有長者去世時,還會在桅杆綁一條白布,而附近的船就會用一竹簍把船頭叫龍骨的位置罩住,有避忌辟邪之意。澳門雜誌%c)a-C!J3^fWtSC

澳門雜誌s&M8^O0c [ }

筆者還是問了那麼一個老問題:「漁民吃魚,是否不能翻轉魚身?」

^%V"fUX e\0

{~O+L a9n8R0陳明金說:「那些是很早期的,我們家就沒有這個習俗了。」

M+paEA0澳門雜誌_f7P8_4~V

郭北好家也沒有這個習俗,「風帆時期,忌諱較多,我小孩子時也見過。因為帆船嘛,忽然大風就可能翻船,翻魚的兆頭不好吧。」

:E)PE"M/o\ rEO0

對子女教育的執着

澳門雜誌C&ue[Eeaz

因為住在船上,天天出海,早期的漁民大多沒受過正規教育,到了郭北好、陳明金那一代,不少漁民已經意識到孩子需要接受教育,都盡力送孩子上岸讀書。不過,經濟能力有限,沒有陸上的居所,有機會唸書的孩子始終不多,上學的時間也不長。澳門雜誌&i8_O6I;b

:] e/St1j0郭北好十二、三歲時上岸讀書,一開始就是讀一年級。在他們的年代,漁民子弟讀書大多只是兩三年,讀到四年已經很好了。而如果岸上沒有住的地方,就沒法上學。像他,上學時是借住在別人家;有些孩子去學校寄宿,那還可以多讀一兩年。「如果有經濟能力,父母都會讓小孩子上岸讀書。像我父親,他是很想讓子女讀書的,但我兄弟姊妹6人,就我讀了兩年書,弟弟只讀了一年多,大哥完全沒有踏入過學校。那個年代,連吃飯都成問題,怎能送小孩到岸上讀書?」

oL4h?/\@r0

]l3Z6}E*mm0郭北好指着好友陳明金說:「最厲害是他了,那個年代能讀到小學畢業,很難得的。」

imqw0n#@Mo a4o0

SRqv$v t/zq5u0陳明金是少數能夠小學畢業的漁民。他讀書的時候,祖父母已經不出海了,買了隻住家艇,灣泊在近岸海面,他跟着祖父母住。住家艇是較小的船,住着不出海的漁民或家眷,當時下環有不少。每天早上,他要划小艇登岸上學,放學後回到船上,吃住都在上面,照明點煤油燈,食水用水桶盛着,過的是很簡單的生活。據他所知,也有一些求學的漁民子弟,自己一個人生活在住家艇上,早早學會獨立,學會照顧自己。澳門雜誌"T8l-U&o+~

+qd;i&P3D0談到教育,總能在漁民身上看到對子女教育的執着,哪怕要寄人籬下,哪怕是讓他孤單一人,也要讓孩子接受教育。像郭北好受教育機會不多的漁民而言,只能上學兩年,多少有點遺憾。這種遺憾,讓他們堅持讓下一代接受教育。

D7o"d}W0

tv;CJU9m],H0郭北好說:「當時我們窮,沒有書讀,但是我知道,多讀點書生活就會不同。最簡單的事情,父親生日,要寫張請帖請客,我又不識字,也須求別人幫忙。到我有能力的時候,我當然希望子女能夠多讀點書,不要像老爸我這樣,凡事要去求人。像我們這一輩人,都很希望兒女能夠多讀書。」澳門雜誌*pf,k6~!rj!J

D KN |A$z Fb"t0陳明金說:「我記得爺爺說,三四十年代戰亂的時候,有些文人避戰亂來到海邊,漁民收留他們到船上,我父親因此讀過一點《三字經》之類。父親主張孩子要受教育,可能覺得漁民太無文化了,連算數也不會,容易被魚欄控制,所以下一代要識字。」

Z$}A@8U|9EBR0澳門雜誌,U#\5{Scs!O,SP a

漁民執着對子女的教育,是多方面的考慮。早期文化較低的漁民,受過不公平的待遇,他們希望子女獲得知識,活得更自主些。陳明金會寫文章,其中一篇憶述他1971年離開學校首次跟父母出海,把大海的浩瀚用筆記錄下來,還配了圖畫。前幾天,他在漁船上看到了海上彩虹,喜歡攝影的他,拍了幾張,還送了給我。這些,都豐富了他的生活內容。有多點知識,可讓生活多點自主性,也多點樂趣。還有的是,當漁民始終是辛苦的,為人父母除了希望子女生活得自主些,還想他們未來有更多的出路可以選擇。

g-J!`?%J#Y0

深海作業條件改善

K};f"}3B pO0風帆時代,漁船很少會駛過萬山群島,有了機器之後,漁民可以到更遠的水域,如萬山群島、湛江去捕魚了。澳門雜誌+Ic N[s\%|

.hZ pDst2}Yt{0郭北好去年才賣掉漁船上岸,他以前是深海作業的,東邊到過東海,差不多到日本、釣魚台以東一帶的地方,西面到越南的邊界。陳明金則是近海作業,出珠江口只需要幾小時,到下網的水域大概要10小時。陳明金總覺得去得遠危險性大些;近海比較好,水路近,離城市近,一刮颱風可以立即回岸。

K,^3Kz[#K8x5wpN0

[ js#b;ko7J)d0近海作業最快可以當天來回,遠洋捕魚每一次都花很長時間,如到日本附近的海域,4日3夜不停地開船才能到,每趟都得兩三個月才能回來。漁船過了台灣水域就開始落網,邊航行邊拖網,一天可以拖行幾十海里。途中遇颱風會就近到浙江或台灣避風。澳門雜誌#|RiGv2V!r/Ub

:z]J.C&_ O#O0郭北好的船是雙拖,約35米長,船上雇有5個伙計,分別駕駛船隻、看管機器、負責伙食,分工合作。另一艘拖船由其弟經營。郭北好的漁船也是從單引擎做起的,幾年後經濟好一點就造更大的船,兩部引擎;環境再好點,就做三部引擎,慢慢地做上去。

Z%D[*I+A9G5d1\n.KZ0澳門雜誌 Rejo:iZH

船上有測魚機,屏幕上面會顯示出一些小點,小點越多,表示魚越多。但是魚的具體數量、種類顯示不出來,要靠經驗去判斷。漁船一般天亮下網,中午收一次網;再下網,黃昏再收一次網。因為兩艘船一同作業,會輪流下網、收網,收網之後處理漁獲,黃昏收網後拋錨休息。每天都很有規律,像上班一樣。澳門雜誌[email protected] Mjg&pe L i

H]*wFJ0最初漁船用單引擎的時候,因為保鮮技術的局限,漁民出海一兩天就得把漁獲運回港口賣。現在,無論近海或遠洋作業,當漁民起網後,會有附近地方專門收購漁獲的漁船來到,漁民不用再回岸賣魚。像郭北好,到日本附近海域時,他會跟台灣的漁民溝通好,一兩天來收一次漁獲,來的漁船亦會帶來補給物資,瓜菜、肉類都有,完全不用擔心食物,「麵包、蛋糕、汽水都有,跟我們小孩子的年代完全不同了。」澳門雜誌a zl~2uT(H

$nKs9? Ph+C `&J8U |0在海上作業,四周只見茫茫大海,以前連對外聯繫也不可能,工作之餘,就是三幾天也覺枯燥,改進到船上發電,情況不一樣了。澳門雜誌@)Mngmr2_

*iD8S|5tm3?#W0「現在船上生活條件好多了,DVD機,卡啦OK也有,電器買來也不貴,買一部DVD機才300多。在抛錨後,無聊的時候,就可以看看電視劇、電影。」郭北好說,遠洋漁船多設置有衛星電話,岸上家人可以隨時聯繫得上,這樣很好。

Nfsop3j0

+ED(K!b9H6\ ~H @"u0以前在近海作業,會一家人全在船上,如今遠洋作業,家人會留在岸上,特別是孩子,常年在海上就無法讀書了。「當然經常想回家,為了生活也沒有辦法。以前沒有休漁期,出海一年,只會回澳兩次。」澳門雜誌&[ r)u[^)p{S za

u4H0A$I9~E+UP]?0遠洋作業也不是每次都去那麼遠,郭北好若是到南中國海捕魚,有時候一個月就會回來,但也不一定回澳門,而多是在海南、汕頭等地,他的妻子會坐車、乘搭飛機去看望他。澳門雜誌(?'r U9P"E

漁民與下環街

澳門雜誌n9eiI4EV;{S)?hL

下環有港灣,一直和漁民有着千絲萬縷的關係,直到90年代,漁業是下環區的經濟支柱,魚蝦欄、船具、槳櫓、機械,都是依存於漁業的行業。漁民嫁娶喜歡買金飾,亦帶動下環區的金銀珠寶業。60年代以後,隨着漁民出海捕魚越來越遠,很少回澳門,他們逐漸在岸上置業安置家人,讓子女去讀書,帶動了下環的房屋需求、教育事業的發展。漁業沒落後,漁民更接近岸上人的生活,退下來的漁民在下環區養老,漁民子弟在完成學業後,極少再從事漁業,而會投身其他行業。坊間有戲語,稱這些上岸的漁民為「海軍陸戰隊」。澳門雜誌4C+_+u_gS0gbF

澳門雜誌@&My$lk

陳明金和郭北好的船從小也是多灣泊在下環,現時也住在下環。陳明金小時候很少機會上岸,每逢大人拿漁獲到岸上賣,小孩子總喜歡跟着,但大人常嫌麻煩不允許。但當頭髮長得差不多,就可以到岸上剪髮,新年還會上岸買件新衣服。當時上岸也是光着腳的,路面的瀝青地是多麼的燙腳,讓他記憶猶新。偶然可以跟着大人到魚欄交貨,魚欄老闆會請他喝一瓶亞洲汽水,或再加點小吃;他還記得澳門當時已經有名的杏仁餅、蛋卷的味道,還有豬油糕。郭北好說,「杏仁餅多好吃!以前窮,沒錢買甚麼零食,有一塊杏仁餅已經很開心了。」光聽着,就能想像兩位小朋友那種容易滿足的笑容了,簡單的一塊杏仁餅,屬於對下環街的美好童年回憶。

qA.M V;M#QV1pv'E0

1wP5S?.Z_0以前每到過年,在下環走到哪兒都見漁民,現在見到的漁民不多。陳明金說:「感覺上,現在的下環比以前冷清得多。」澳門雜誌$N(A kV} Mvi

澳門雜誌*E.r6P1jH8UJ

無論下環前景如何,原先在下環生活的漁民,上岸後大多仍會在這裏住下去,在這區置業。陳明金說:「置業也會買個近海邊,最好能看到船的單位!」郭北好接話:「肯定不會買到南灣!」

*A P X)f)T\0

h-CJJ2sv0漁民對海、對漁船的感情是永遠也割捨不了的。

_^4X l{.OHiy/K~0

漁業未來尚未可料

澳門雜誌1? o3G C8p9\4YJ$`

澳門土生土長的漁民現在是越來越少了,像郭北好,又一位退下來了。澳門雜誌 @*t ?t%?b9]n

mn;e `'Ys?7U xI9w0不再出海的年輕漁民,大多到了香港找對口的工作,如繼續駕駛各種船隻,或是養殖魚類等。漁民的下一代,在岸上成長,一般不再繼承這個行業,據說,澳門現在最年青的船主,已經有35歲了。

Z#lOe&l0

,mf'~y$C2g/q0「感覺上社會的發展淘汰了這個行業。」但是,陳明金還不至於絕望:「這個行業其實很辛苦的,將來怎樣,還說不準。像我們現在甚麼都要靠自己的,燃油開支已經佔成本的六七成,剩下三成多,要負擔工人的開支、機器維修、船的保養,再剩下的交子女學費,最後剩下的才可以自己開銷,當你的生活要求不容易滿足的時候,就會離開這行業。可能以後國家、澳門特區政府有更多政策去扶持這行業,令這個行業較能賺錢的話,就可能有很多青年加入。事情沒有絕對的,只要看政府願不願意支持。」

'q _tI,_ J0澳門雜誌]Z4]#N8Ea.m@)Jp$e

近年,國家按漁船的馬力大小,發放柴油補貼,港澳漁船去年首次納入補貼範圍;近年來,澳門特區政府也提供減免稅費、免息貸款,將漁民納入社會保障等扶持措施。或許,多些優惠政策、扶助措施,澳門的漁業還是可以持續下去,甚至有所回升的。澳門雜誌4[&v^6j4|5sH

澳門雜誌iwK6v+G

文:黎東敏 圖:斐昕

N}M6J*B+N0

相關新聞圖片


divider image
  • 60年代的內港景色。圖下方的建築物為「水師廠」(今天的港務局)。
  • 漁民子女懷念漁船上的童年回憶。
  • 漁民陳明金(左)和郭北好(右)。
  • 漁民相當重視拜媽祖娘娘和祈福儀式,出航前都會燒香拜神,祝願平安歸航。
  • 近海魚獲減少,是本地漁業走下坡的原因之一。
  • 捕漁工作十分辛苦,漁民多希望他們的下一代有更 好的出路。
  • 漁民捕魚回來,收拾漁具。
  • 休漁期間,回航漁船停泊在下環區港灣旁,相連的數十艘漁船排列整齊,景象十分壯觀。
  • 現今的漁民仍過着簡樸的生活。
  • 漁民表示,未來澳門的漁業須靠特區政府在政策上的補助和扶持,才能持續經營下去。




上一篇 下一篇

社區分享

divider image
總第七十七期總第七十七期
divider image

中葡論壇部長級特別會議 十八歲的成年禮

中葡論壇部長級...

「中葡論壇部長級特別會議的特別之處,除可在第五屆部長...

 
穆欣欣:文化是大眾之事

穆欣欣:文化是大...

「澳門本身就是個多元文化共存的地方,能關照到不同群體...

 
口述歷史在澳門

口述歷史在澳門...

 
澳門故事多

澳門故事多

 

工作坊培養兒童閱讀興趣

工作坊培養兒童...



閱讀是一種終身學習的好方法。培養孩子的閱讀興 趣,是父母給孩子的最好禮物,也是家庭教育成功的一 種標誌。特區政府文化...

前任總督

前任總督



編者按語:我們是從原特區立法會主席曹其真女士個人博客上讀到此文的。這雖是一篇個人經歷的回顧文章,但卻真實地折射出澳門歷史的一些印跡,讀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