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und image on layout top

利瑪竇流芳中西交流史

  瀏覽478次 divider image
排行榜 收藏 發佈時間:2011年6月01日
      

澳門雜誌.vjwC3A`b

今年是利瑪竇逝世400周年,世界上許多地方舉行各式各樣的紀念活動。在中國,2010年3月開始,紀念利瑪竇逝世400周年的文物巡迴展從北京、上海到南京,於8月到達澳門藝術博物館,以此作為終點站。澳門雜誌+~ bM scg~

澳門雜誌e't+O2O.l1]x+y

利瑪竇,一位幾百年來,中外人士——包括澳門人難以忘記的耶穌會傳教士。他以文化交流的方法,叩開中國大門,傳播天主教信仰。他為中國帶來了西方的文化藝術和自然科學的知識技術,在華期間,親自或與中國文人合譯西方的著作,繪製第一幅中文世界地圖,建造中國第一座西式天主教堂;他亦把《四書》等儒家典籍翻譯成拉丁文,介紹到歐洲,不但促進西學東漸,同時成為東學西漸的開拓者,為後世的西方漢學奠下基礎。天主教人士尊崇他在中國傳播福音的成就,非宗教界人士尊崇他在中西文化交流的偉大貢獻。

*S*H bND)P0
行政長官崔世安與一眾嘉賓為「海嶠儒宗」利瑪竇文物特展主持開幕儀式。澳門雜誌/u7q| ?d*v m-C

■行政長官崔世安與一眾嘉賓為「海嶠儒宗」利瑪竇文物特展主持開幕儀式。

.dG DQ&w[\0

認識利瑪竇 認識澳門

by+OP%L;l e*ZD pl0澳門舉辦的利瑪竇逝世400周年文物特展以「海嶠儒宗」為題,聯同意大利、內地、台灣和澳門共30多個機構合力籌辦,展覽內容和前3站有很大的不同。

J@;\qYs6|1B#w0澳門雜誌8O FO zX

展覽的第一部分「璀璨的時代」,介紹文藝復興時期的文化藝術和自然科學,以探索利瑪竇的文化藝術和學術背景;第二部分「中國傳教行腳」,隨着利氏的足跡,綜觀其在中國的事跡,留下的影響;而第三、四部分的「利瑪竇友人書跡」和「早期天主教在澳門」,則是澳門站展覽獨有的。

N qY^T o7y8i@0澳門雜誌+o9}v |by(N

澳門藝術博物館(下稱藝博館)館長陳浩星說,當澳門決定舉辦這個展覽,他就一直思考:除了紀念利瑪竇,展覽對澳門有甚麼特別意義呢。澳門早期的中西文化交流、傳教活動,在利瑪竇來澳以前已經有了,澳門是天主教在遠東的第一個教區,所以澳門的展覽特別介紹早期澳門的天主教活動──「早期天主教在澳門」;而內地的展覽沒有這部分的內容。

4N SVC F5YxO.]0

y;}'y+X(a0策展人翁譙說,澳門展覽中有賈耐勞的畫像;賈耐勞是比利瑪竇更早來華傳教的耶穌會神父,他在澳門做了很多工作。澳門是當時天主教在遠東的基地,扮演着重要的歷史角色,所以藝博館特別整理和展示這段歷史。

4~ Z[I!N"?p$Q-a0澳門雜誌3s"Zj-zq'NK1r

兩人認為,這次展覽是要讓大家認識利瑪竇這個人,了解他對中西文化交流的貢獻,以及他和澳門有甚麼緣份。澳門雜誌#B`+pMO

生死未卜的旅程

W5w ] M)x'cRx0一走進展覽場地,印有比人還高的利瑪竇頭像的海報最吸引人注目,一旁的展版,有一幅世界地圖,上面細長的黃線曲折地把歐洲、非洲和亞洲連起來,最後到達亞洲的中國,這就是利氏來中國的路線。聽過利瑪竇事跡的人都知道,400多年前,他長途跋涉從意大利來到中國,由於交通不發達,是一段相當艱辛的旅程。澳門雜誌!LWTOY"R6VL$qw^)U#E

澳門雜誌v H:gV:\+E

從另一展版上,我們知道,400多年前,由於歐洲到非洲和遠東的航權、傳教權由葡萄牙控制,利瑪竇一行人要從意大利出發到里斯本坐船來遠東,傳教也要得到葡王的首肯。航船半年才到果亞(印度西岸葡萄牙殖民地),利氏在印度待了4年後,遠東區耶穌會會長范禮安召派利氏到中國傳教,利氏出發到澳門,也航行了兩個月。澳門雜誌T&CR Dx-N,J g

{^)BA(I6[,Wo i0利瑪竇當時往遠東坐的是帆船,叫聖路易號。翻查資料,中世紀的帆船客艙高不過三尺,長不過一丈,僅可坐卧。經大西洋繞好望角進入印度洋。茫茫大海,有風則行,無風則止。當時暑氣連月,船上人常得暑熱,艙內悶熱,得病就難以好轉,艙房緊靠,極易傳染疾病。在十六、七世紀,耶穌會傳教士到澳門是一段生死未卜的旅程,不少人死在船上。從印度到澳門途中,利氏亦重病一場,最後病好,1582年8月7日抵達澳門。

ip?*O4X5\{1M0澳門雜誌c3PK+M8b4Ep(JrV

陳浩星說,如今有現代化的交通和通訊設備,由威尼斯去利氏的故鄉也相當轉折,400多年前的一名教士,由意大利輾轉到遠東中國傳教,前路未卜,那要付出多大的勇氣和毅力,而令人驚佩的是,利瑪竇在傳教的過程中,還做了大量文化交流的工作。

%^!P-eI"@q5Fh#tM0

存世的最早中國油畫

.Cr#GOhJ's*?0展覽第一件珍貴展品是利瑪竇的肖像畫,由澳門土生葡人畫家游文輝(Emmanuele Pereira)所畫。在中國前後28年,利氏一直爭取到北京,希望謁見皇帝請允許傳教士在中國傳教。1600年,他終於如願以償,到達北京進宮。可是終其一生,他都無緣見皇帝一面;倒是萬曆皇帝曾命宮廷畫師為其畫像,要看看他的樣子,可惜這些畫像沒有流傳下來。而游文輝這幅畫是於利氏去世第二天所畫,是最早的利氏畫像,也是現存的中國最早油畫。1614年,這幅畫被帶回羅馬,與聖依納爵、聖方濟‧沙勿略的畫像在耶穌堂展出,直到這次巡迴展覽才再次回到中國。澳門雜誌P w,@;Lu aC

澳門雜誌 ZLZz*IM wiU

游文輝年青時曾到日本學繪畫,後來返回中國,被派去協助利瑪竇。1600年,他成為利瑪竇到北京的隨行人員之一。利氏學社出版的《利瑪竇  一位耶穌會士的肖像》書中寫到:「他(游文輝)也曾和其他耶穌會士一起陪同利瑪竇歷經艱辛……正因為有這些共同經歷,在後來為其導師利瑪竇畫肖像時,游文輝已經很了解他的相貌特徵及性格。」澳門雜誌]3\,Q;OM

澳門雜誌+?L'M BV

看過身穿儒服的利瑪竇畫像,一拐彎,可以看到利瑪竇少年裝束模型,看慣了「西方人中國服」的利瑪竇,反而想像不出利氏穿一身歐洲服裝的這個模樣。對面還有一幅油畫,畫的是利氏故鄉——意大利中部美麗的馬切拉塔城:一個利瑪竇在25歲赴遠東傳教,沒有告別,卻一生懷念的地方。

h{lIV(y%U0

在那個文藝復興時代

澳門雜誌^"W[1\n)R_-q%we

來到「璀璨的年代」,這裏有文藝復興時期的藝術作品、關於建築等領域的書籍、早期地圖、科學器械等展品。

b+iqK)rv!GR)C0

Waey*L2JN)`r%s0利瑪竇的父親把16歲的利瑪竇送進羅馬大學學習法律,希望他以後從事行政管理。當時的羅馬是世界著名的藝術中心。後來利氏在中國期間,努力介紹西方的繪畫及各種工藝給中國。這個部分,展示了當時西方的繪畫狀況,有文藝復興時代的大師如拉斐爾、堤香等人的作品。

Y1^_.kv E4g)e0]W0澳門雜誌uw+R/FWq#n }t8_

在藝術工藝方面,場內展示3幅以聖經故事為題材的巨型掛氈,華麗精致,這些掛氈一般只掛在皇宮或很大的教堂,十分珍貴。翁譙說,提供掛氈的機構特別派出兩名人員護送,且在每站展出前,都會仔細檢查。因為掛氈很重,展出時一直掛着,又經過運輸,氈上或會有線斷掉,如發生這類問題會立即修復。澳門雜誌;QO)aC'J6B$hi

澳門雜誌z |!Xo }3bh

利瑪竇就讀羅馬大學時,常參加耶穌會團體的活動,其後放棄即將完成的3年法學學業,加入耶穌會,並入讀羅馬學院。在展場中,展示了一份耶穌會備學院新生註冊名錄,打開的頁面左頁中間位置,有利瑪竇親筆簽名的註冊記錄。澳門雜誌)W@LYL[O F

4ci%o|?/u mN!]'o*X0耶穌會非常注重教育,羅馬學院是耶穌會最重要的大學,也是培養耶穌會士的重要機構。利氏在羅馬學院師從當時數學及自然科學著名學者克拉維烏斯,學習幾何、代數、天文、製圖、時空測量,還有製作地球儀、天體儀、渾儀、星盤、日晷、機械鐘等自然科學的知識和技術。這些知識和技術,對利氏日後在中國傳教發揮極其重要的助力。

#wmx0Vf9?Q0

5? UA H `~ N0今次展出也把相關的書籍和科學儀器一併展示,像克拉維烏斯1574年出版的《幾何原本》註解版(利氏和徐光啟翻譯《幾何原本》所根據的版本),托勒密渾天儀,《實用算術概論》、《天球論》等。

H#{|,TIg3Hq&~0澳門雜誌(F fA$C v9Yqi]

利氏亦把不少歐洲書籍引入中國,場內展示了利氏喜愛的數部古典文學和哲學著作,如亞里士多得《全集》,西塞羅的《論責任、論友誼、悖論》。西塞羅是利氏最推崇的拉丁語大師,利氏熟記了他許多的著作,在華期間他第一本撰寫的中文著作《交友論》,就大量引用了西塞羅的格言。澳門雜誌*JB{g-O.Oj6`;R V

;NM,A,ZG4V!@0透過「璀璨的年代」,我們了解到利氏的文化背景,那也是利氏在中國進行文化交流的力量。

,t&w;U)| xOg3P0

接近月球的路

澳門雜誌b0y|vg"X;k

1577年,25歲的利瑪竇作為當時傳教士中唯一的哲學系學生,前往遠東傳教。1580年,修讀完神學課程的利氏在印度晉鐸(正式成為神父)。澳門雜誌;iw ul%]:H:_

bnO6bGo Ptn1X016世紀,西方傳教士認為進入中國傳教是一種奢望,當時明朝並不歡迎外國人,無論是首度成功將天主教傳播到日本的方濟各‧沙勿略,還是其後許多傳教士,一直嘗試在中國居留和傳教都失敗。他們甚至說,沒有士兵的介入,希望進入中國就等於去接近月球。

KGj;v d;oi1Sf;WY8r2iZ"u0澳門雜誌]$B-x2u*O1o&ft1^.C

最初計劃以文化開拓這條「接近月球的路」者是耶穌會遠東教務視察員范禮安。他於1578年來澳,準備到日本視察。當時的傳教觀念,當地信徒必須「西方化」、「葡萄牙化」,而范禮安留澳一年觀察後,認為要調整在中國傳教的策略:不明說傳教,而稱仰慕中國文化而來;傳教士要精通漢語,了解中國風土民情,相當於傳教士「中國化」。1579年,他調羅明堅來澳門,學習漢語。1582年范禮安應羅明堅請求,調利氏來澳。

A'Y Mq8} TV!P+q0澳門雜誌'W7DN/BT2{#B w _

最終,執行這個策略的利瑪竇和羅明堅確實慢慢打開了中國的大門,利瑪竇從澳門出發,經肇慶、韶州(今天的韶關市)、南昌、南京,最後到達北京。利氏稱范禮安為「中國事業的第一奠基人」、「傳教事業之父」;利氏在中國的傳教策略和范禮安一脈相承,兩人在傳教事業合作很有默契,關係很好。

Cjy)u[4X g0澳門雜誌BJ,V8g9F ^8N.q|

展覽的「中國傳教行腳」部分,介紹了利氏在華傳教6站的事跡和影響。首站澳門,展品有仁慈堂借出的賈耐勞的畫像,以及聖若瑟修道院的聖味基像。澳門雜誌X`s$wD4H*j

澳門雜誌]y"[8W| dM"s q T zP

耶穌會會士1565年在澳門建立了耶穌會學院及教堂。澳門是西方神學、哲學和科學,乃至整個西方文化在華傳播的第一個中心,耶穌會中國使團的駐地。利氏來華傳教前,教會一直在澳門做準備。澳門雜誌L?uH}8EC

澳門雜誌%v QJ+EC

賈耐勞主教於1568年來到澳門管理澳門教務,是仁慈堂、白馬行醫院和拉匝祿麻瘋病院的創辦人。1576年,教宗詔令在澳門成立獨立的教區,賈耐勞繼續管轄中國、日本、越南等地的傳教事務,直到1581年第一任澳門主教來澳為止。

q"^0x^7Q&H(M b0

%H)Qlo S3o9Au/Kl0聖味基像是被大火燒毁的聖保祿學院幸存下來的畫作,非常珍貴。

&g8j1Sq{3DZd0

2R2NS)?hu O O D;e0利瑪竇和羅明堅兩人一起從里斯本出發到遠東,然後在澳門重逢。他們在澳門學習漢語,師從完全不懂西語的中國人。澳門就此成為了中西語言比較的第一個實驗室,耶穌會學院也成為遠東第一所東方語言學校。在展品中,有由羅明堅和利瑪竇在澳門開始編輯的《葡漢辭典》(圖片),出版此書之目的是方便傳教士學習漢語之用。利氏開創用拉丁字母拼寫漢語,是漢語研究的一大進步。

5hT)bx}1B!e0

從僧人到儒士

/Wa$|&U*h/H/k#?Rnw@0羅明堅在澳門期間,多次嘗試久留中國內地都未能成功。1583年9月10日, 羅明堅再偕同利瑪竇前往肇慶(當時廣東省的省會),拜會肇慶知府王泮。羅利二人自稱僧人,來自天竺,慕中國政治清明,希望得一淨土,長住中國。當時兩人認為僧人在中國較受尊重,非商人、軍人而是宗教人士的身份能減低中國人的戒心,便削髮、穿僧袍(此是後來中國人稱西方傳教士為「番僧」的來源)。這也是范禮安提倡的適應政策。最後,兩廣總督批准兩人請求,他們便在肇慶建了住所與教堂,稱作「仙花寺」(僊花寺),名叫寺,卻是中國第一座歐式建築。為了傳教,往後在肇慶和韶州居住的約10年時間裏,利瑪竇一直削髮易服,作僧人裝扮。澳門雜誌&im9Ges!\"IO5|

澳門雜誌1B,?q:UO

「仙花寺」建成後,堂內放置許多西洋器物,吸引大批民眾好奇前往觀看,兩人將天主教要理刻印出版,贈予來者,給對教義好奇的民眾講授教義。後來羅明堅整理幾年所寫的中文教義刻印成書,名為《天主實錄》,在展覽中可以看到其手稿,其中一張泛黃的紙頁上寫着「仁儀禮知信」5個中文字。另一方面,羅明堅把儒家經典翻譯成拉丁文,手稿也可以在場內看到。

+ub-| uH c8Ks0澳門雜誌9f.?[q&tm0cAY

來仙花寺的人,特別注意到一幅輿圖(地圖古稱),跟中國所繪製的完全不同,圖上的中國以外還有許多大國。大家聽到利氏講解輿圖以及自己的來華經歷,都大為驚嘆。1584年,利氏為王泮首次刻印中文版世界地圖《山海輿地全圖》。這幅地圖,引起中國人對西方人的敬重。利氏以後傳教,也是以講解西洋的學術科技,正直的品格,獲得中國文人的認同和敬重。

Q {c%]}Q;yG1IE0

'F/^B;K2LZ9i0在肇慶,羅利廣泛結交中國文人士大夫,其中與中國偉大劇作家湯顯祖的相會,更是中西文化交流的佳話。在會面中,羅利還向湯顯祖請教中國的音律,湯顯祖為此寫下名詩「端州逢西域兩生破佛主義,偶成二首」:「畫屏天主絳紗籠,碧眼愁胡譯字通。正似瑞龍看甲錯,香膏原在木心中。」「二子西來跡已奇,黃金作使更何疑。自言天竺本無佛,說與蓮花教主知。」澳門雜誌?!F n"W5qT

澳門雜誌%vUv,B)@bg

1588年,羅明堅回意大利,請求教宗派特使覲見皇帝。1589年,利瑪竇與所有耶穌會士被新任兩廣總督逐出肇慶,利瑪竇折返澳門,經多番懇求,後又獲准到韶州。利氏再在當地興建一座中國式的住宅與教堂,繼續傳教和結交朝野學士名人,更勤讀中國書籍,學習書法,並請老師教作文章。利氏花了4年時間把《四書》翻譯成拉丁文送到歐洲,在展覽中,就有一份利氏於1591年至1593年編譯的《拉丁文版孔子語錄》重要手稿。澳門雜誌[j(D@bz*dd h

O R3DF3s W X4@0在韶州,利氏認識了瞿太素(禮部尚書瞿景淳之子,進士試魁元),瞿太素向利氏學習天主教要理,還有數學、天文等科學知識,前後兩年,孜孜不倦,並譯成《幾何原本》第一冊。瞿氏後來成為熱心的教友,利氏及西方科學的擁護者。他指國人輕視和尚,勸利氏改變裝束,以士大夫形象示人。利氏漸漸了解到僧人身份易引起誤會,且學者的社會地位比僧人要高,幾年下來,他對儒學已經有了解,便決定改穿儒裝。1594年末,利氏回澳跟范禮安說明原委,並在1595年到南昌居住後,以儒士形象示人。澳門雜誌(?4yjt Kb:U[^~

屢闖北京漸入佳境

澳門雜誌Hj+ER'Y R S's[

1595年,利氏曾嘗試到北京不果,中途折返南昌。巡撫陸萬垓早聞利氏的名聲,建議他在南昌居住,屢邀入府為其設宴。陸萬垓見利氏能把400個毫無邏輯的字詞倒背如流,甚是驚訝,請他把記誦法編成書。當時南昌城內駐有當朝王子建安王和樂安王,二王亦設宴接待利氏,見識過他驚人的記憶力。利氏為表謝意,寫了他第一本漢文著作《交友論》,送建安王;《交友論》向中國人說明西方同樣有重視友誼的傳統,此書大受文人歡迎,多次再版。利氏又寫成《西國記法》,送給陸萬垓。展覽場內有羅馬中央國立圖書館館藏出版於17世紀的《交友論》和《西國記法》。利氏在南昌居住數年,廣交文人和官宦。

qam0I2pr.K/[0

hAV$[:s {!M1b4G8Yre01596年,范禮安任命利氏為中國傳教區會長,他任此職直至逝世。1598年,利氏再嘗試到北京,雖成功到達,但苦無門路入宮,只能返回。澳門雜誌(M NVE(zRKOJqq

'?(y/U-^U(i4N0從北京回程轉到南京,禮部尚書王忠銘介紹他認識多位當朝名士如祝世祿、焦竤、李贄,以及準備上京考試的徐光啟,還有眾多當朝官員。利氏的居所常常擠滿愛聽他講論天文、地理、數學等的訪客。第三部分展覽「利瑪竇友人書跡」,展示了徐光啟、李之藻、葉向高、祝世祿等人的書法作品。澳門雜誌wwX5e&cAg

O?NX"hd5N3}7}01600年,利瑪竇得到權貴支持再赴北京,此次同行的有龐迪我神父,兩助手游文輝和鍾鳴仁一同前往,帶着呈獻皇帝的大小自鳴鐘、宗教畫、三稜鏡、世界地圖等物,乘船由運河北上。幾經艱辛,抵達北京,最終他們通過宦官把禮品呈送到皇帝手中。

Ps$w8[FL0

At rf!X@"jQ0此次的展覽,展出了利氏當年所獻的同類型物品,有西琴、聖母子像、三稜鏡等。

S2Dj'j7i P0

Wdr&B1G%I}0利瑪竇雖然打開了宮廷的大門,且獲款待住在宮中,他的工作就只是當個鐘錶匠,隨時修理皇帝喜愛的自鳴鐘,或是教授宦官修理時鐘和演奏西琴,享有俸祿,但仍無法見到皇帝。在宮中呆了4年後,請准在城內擇民房長住,並可進行傳教活動。澳門雜誌|7@4qP4\4E6f

澳門雜誌U u#X'tk+c

利氏與徐光啟在南京相識,1604年在北京重逢。正在翰林院供職的徐光啟協助利氏出版許多刊物,包括《幾何原本》。《幾何原本》一書,對中國人而言,是一場思維革命。1607年,完成了前六卷。展覽上有第一冊的《幾何原本》的中西對照版。澳門雜誌)Is4[-{ V|X9cPoV

;Ob-q4O*}y4o:d0在利氏心中,徐光啟是位熱心、可靠的朋友。徐光啟被稱為中國天主教會三大柱石之一,另兩人是李之藻(進士,先後任平祿寺少卿、知州、太仆寺卿、南京工部員外郎等職)、楊庭筠(進士,曾任監察御史)。

J&dh]&UZ1|0

'H S$iJYt)rD0中國古代信仰天圓地方說,李之藻初識利氏,對利氏的《山海輿地全圖》相當感興趣,利氏給他講解輿圖和地圓說。李閒暇時就來聽利氏講解西方學術,兩人成了莫逆之交。他後來幫利氏重刻輿圖,版本比人還高,分成6幅,改名為《坤輿萬國全圖》,利氏豐富了圖上的注釋,加上印刻精美,大受歡迎,印了數千份。後來因為要的人太多,利氏請了另一教友李應試加製一更大的圖版印刷,這個圖分成8幅。這一版本的輿圖至今海內孤傳,今次展覽上就有展出,彌足珍貴。利李二人又合譯了不少天文數學書籍,如《圜容較義》、《同文算指》,在展覽也有展出,這些書籍對西方學術在中國的傳播影響很大。澳門雜誌#I{Xio&e?4N

Sv$}NEy| I9h0李之藻雖然信教,但天主教徒嚴守一夫一妻制,李之藻卻有妻妾,利氏未為其領洗。後來,李之藻得病,在京無家眷,利氏親自看護。病重時,李以為必死,透悟人生,答應許出小妾,受洗成教徒。後來在利氏照顧下,李之藻病癒,遵守承諾送走小妾,成為利氏親自付洗的最後一名教徒。

:b)YtvM*h0

g c9ScXlpzj"^(^0利氏在京還寫了重要的著作《天主教要》、《畸人十篇》。利氏在去世前兩年,動筆寫《耶穌會入華傳教史》,當時在意大利的羅明堅已經去世,天主教最初在華的傳教活動只有他最清楚,利氏把他自1582年至1610年在華的經歷編寫成書,至1610年2月停筆。澳門雜誌$V)Nes2z?0C

澳門雜誌`d$j6D#{U(o

利氏積勞成疾,1610年5月11日傍晚,在北京住所病逝。以往在華傳教士死後都須移葬於澳門,利氏死後,獲萬曆皇帝破例准許葬於北京。澳門雜誌np8r ?{Stw

%~Rv:Y3v+}&X2W0利瑪竇25歲離開故土,在華近28年,為中西文化交流作出重大貢獻。據資料顯示,利氏一生撰寫、翻譯的書籍有20餘本。澳門雜誌 [@S J SL![)M G

\v.J.T%i*[q,J0利氏在中國建立了4個院所,皈依的中國教徒在1584年只有3人,至利氏逝世時,中國教徒已達2,500人,大部分是知識分子及當權者,單在北京就有逾400人,人數不算多,但影響很大。

\~0Se"oq#Pg\0

與澳門的緣份

fi4UzLy0利瑪竇在澳門學了1年多中文,就進入內地,但跟澳門關係不絕。當時的澳門是遠東傳教基地,對利氏在華傳教,支援不少人力物力財力,包括范禮安神父的幫助。澳門雜誌-n%D@MAuC3i

3me#p2L2Nm+O ^9i0利氏初在肇慶建仙花寺,建好了地基,就沒錢蓋房子。羅明堅只好回澳籌募經費,但要等到次年4月,葡萄牙商船由日本獲利返澳,方得葡商解囊,繼續興工建築。

l2_D{7QEb/^n0

%c(A-X,v'nzv#d0在南京時,因訪客漸多,需要購一大屋,但經費有限,這時得知南京工部原來建有一宿舍,但傳說鬧鬼,沒人敢住,故要賤賣,還可以分兩期付款。利瑪竇付了第一期款,到第二期卻沒錢交付,又委派郭居靜神父往澳門籌款,才把「鬼屋」買下來。

|d9t@@K3b_O0澳門雜誌TXE5{'d5ph5h}

另一方面,在傳教過程中,因病或意外,利氏也失去好幾位同伴;隨着教務的發展,他在南昌、韶州等建立的傳教點,也需要從澳門調派人員往支援。這些都體現着澳門的作用。澳門雜誌/yag.z4J2J`"O%H

澳門雜誌^/k&Vg3~Llq

早在16世紀中期利氏來華前,澳門已經有耶穌會士傳教,後來成為中西文化、物資的中轉站,亦是傳教士學習、居住或被遣散收納的地方,教會會務蓬勃。當時教堂修院林立,在「海嶠儒宗」展覽最後一部分的「早期天主教在澳門」,我們可以看到一系列澳門早期的古教堂修院,像聖保祿教堂、望德堂、聖若瑟修院,其中一些教堂今天仍然存在,只是面貌已經有較大的變化。

C\1l0l,K'ZK0澳門雜誌 ? o[RRR PO}

展覽還展出了一系列的宗教書籍、文獻,像是著名的艾略儒、金尼閣、龍華民等傳教士的著作;其中一本佚名的《新史像解》,黑白的插圖上面畫着耶穌,還有一個中國人家庭,完全是中國化傳教的書籍,亦是中西文化融合的見證。

'o jTt.An0

H)r/XO%i2|ol0仁慈堂借出的青花瓷器,各種筒罐瓶盒等祭祀、日用器皿上,繪有中國的傳統花紋,也有耶穌會簡稱的「IHS」,或是耶穌釘在十字架上的畫像。這些都可一窺當時天主教在澳門的景況。

Y8tjd3T`+I0澳門雜誌nX X'js+t{)`h

從藝博館的二樓到三樓,濃縮了利瑪竇一生的足跡、影響。澳門雜誌:{ b6CdC xn

澳門雜誌 R1nHoMQ

常言澳門是個中西文化交融的城市,看了這個展覽,人們有了更具體的認識,有更踏實的感覺。澳門人應該更為自己的城市而自豪。

;V3D%rF.p0

s r1F4m~d0文:黎東敏 圖:斐昕/藝術博物館

4ArkG4kJ$O0

相關新聞圖片


divider image
  • 巨型地圖標示了400多年前利氏前來中國的航海路線。
  • 澳門藝術博物館館長陳浩星(右)與策展人翁譙(左)。
  • 從利瑪寶畫像中可窺探當時耶穌會向中國傳教的方 式。
  • 利氏的儒生裝束。
  • 利瑪竇少年時期的服裝。
  • 參觀展覽的市民對文藝復興時期的藝術展品特別感興趣。
  • 兩位佈展負責人員檢查展場內掛氈的情況。
  • 《幾何原本》的譯本和註解本。
  • 阿皮亞努斯《天象》是十六世紀罕見的天文傑作。
  • 「中國傳教行腳」所展示的賈耐勞像油畫。
  • 羅明堅的拉丁文版《儒家經典彙編》手稿。
  • 利瑪竇著作《西國記法》。
  • 利瑪竇中文著作《交友論》。
  • 徐光啟為《明賢十家書翰》所題跋
  • 由仁慈堂借出的青花瓷器,繪有耶穌會簡稱。

Tags:





上一篇 下一篇

社區分享

divider image
總第七十七期總第七十七期
divider image

慢步細賞澳門文學風景

慢步細賞澳門文...

澳門文化古蹟處處,當中隱藏着不少民間故事及文學瑰寶。...

 
媽閣廟的文學遺產

媽閣廟的文學遺...

坐落於澳門半島西南端的媽閣廟,是著名的標誌景點。有說...

 
濠江獅鼓震寰宇 樁頂功夫壓群雄

濠江獅鼓震寰宇 ...

舞獅是中國傳統民俗體育技藝活動,是中華民族優秀傳統文...

 
林茂塘歷盡滄桑百餘載

林茂塘歷盡滄桑...

談沙梨頭歷史,不得不談林茂塘。當年木材商人在沙梨頭外...

 

時裝設計新秀內地取經

時裝設計新秀內...



為協助澳門時裝設計師開拓更多發展途徑,加深他們對內地服裝行業及服裝設計比賽的認識,澳門生產力暨科技轉移生產力中心(下...

拳擊與漫畫的美妙融合

拳擊與漫畫的美妙融合...



坊間不少漫畫書描寫武術、拳擊的故事,漫畫與拳擊的結合是常見現象。但在現實中,卻罕見漫畫與拳擊同時出色地體現於一人身上,澳門就有這樣的一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