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und image on layout top

到深山找尋毛南族原住民—黃家龍參與民族雕塑園創作之路

  瀏覽200次 divider image
排行榜 收藏 發佈時間:2011年6月03日
      

#gx7m)Y M/\4b0一位毛南族的少女,身穿傳統的右開襟上衣,頭戴着花竹帽,頂着烈日忙農活。艷陽高照,大汗淋漓。少女欲脫下花竹帽歇涼,卻又猶豫起來。這個毛南族少女的形象,就是黃家龍在民族雕塑園的作品《毛南姑娘》所呈現的。黃家龍說,他的構想就是把少女瞬間的猶豫凝固下來。澳門雜誌7bZ B2V#u

ff$gb(M1T0黃家龍是澳門的雕塑家,也是澳門少數全職藝術工作者之一。在贈送給澳門的56尊民族雕像中,他作為澳門雕塑家代表參與,跟全國眾多有名的雕塑家一同獻藝。

G,_*`2c!dWq$?$p0
黃家龍的工作室牆上貼滿不同角度拍攝「毛南族」少女雕塑照片。

,_Ax;@SOX0■黃家龍的工作室牆上貼滿不同角度拍攝「毛南族」少女雕塑照片。澳門雜誌IB6\2kx Y%a

拉近與雕塑的關係

澳門雜誌4MLlr9K

2008年10月,黃家龍接到當時民政總署文化康體部部長吳衛鳴的電話,邀請他參與一個雕塑活動的創作。事緣有一位熱心人劉立強,為應建國60周年和澳門回歸10周年,在全國組織56位優秀雕塑家,以中國56個民族為主題進行雕塑創作,徵集到的作品以國家名義送贈澳門作為賀禮。考慮到活動如此別具意義,受禮方也是澳門,負責跟進此事的民政總署便爭取讓澳門的雕塑家也參與其中。澳門雜誌JS9[W$i|%D.b

澳門雜誌|)u;c']z

黃家龍一口就答應了。他當時的心情是高興又詫異。類似雕塑園的公園在內地有不少,沒想到特區政府也有機會辦一個,他當下覺得特區政府和雕塑之間的關係拉近了,這是值得高興的。另一方面,他覺得能為澳門做一個雕塑,而且放置在公共空間,以雕塑家的身份為社會作出貢獻,很難得,也很欣慰。再說,這項計劃可謂「高手雲集」,參與者絕大多數都是資歷深、知名度高的藝術家,如呂品昌、吳純斌、項金國、焦興濤等人,他希望把握好這次難得的「同台演出機會」。澳門雜誌Xri|\5q.s

取材之旅:踏實地生活

澳門雜誌k`wa%Th

2008年12月末,主辦方分配創作的內容,黃家龍從中南五省的少數民族中抽到了廣西的毛南族。他笑言當時還以為廣西只有壯族,對毛南族完全沒有概念。

R(p7h`)Wv0

]sH t$_7E x8L0為了搜集資料,黃家龍打算親身到毛南族居住地看看。他先在網上搜查,了解到毛南族聚居在廣西、貴州、湖南交界,還有一些在連公路都沒有的偏僻山區中。對探訪深山,黃家龍倒不擔心,因為當他還是美術學院學生時,就常常被派到許多偏遠的地方採風。2009年1月,他和幾位朋友一同向廣西出發。澳門雜誌g| J i[:Ux'TjZ"E

iVj0f,mXB @0黃家龍等人坐飛機到了南寧,再轉三趟火車,到達毛南族自治縣。他們發現縣城是個較為現代化的城市,那裡的人們,不是資料上描述的那樣,穿着傳統服飾,過着簡樸的農村生活。他們訪問了當地的文化局,參觀了一些局內收藏的毛南族傳統衣服。但是,黃家龍想了解更地道、更原生態的毛南族。於是,他決定到偏遠山區裡的毛南族聚居地。他們坐上長途客車往北方山區去,最後汽車不通了,就坐拖拉機。黃家龍說,「當你遠遠看到那裡,你就預感目的地到了。那裡群山環抱,居住的環境像國畫一樣。人們生活純樸,日出而作,日入而息。」

ij"|.YS0澳門雜誌d/jRi:F,Z;_V%Y

到了山區,黃家龍還是找不到他想要的那種毛南族原生態的形象,因為毛南族漢化程度高,日常衣飾、語言都跟漢族無異了。但腦海中的毛南族形象真的只存在於資料中嗎?當天,在黃家龍投宿的小店裡,店家告訴他第二天會有市集,可以去看看,以更了解毛南族。到了市集,黃家龍又失望了,市集上不是一些具毛南族特色的手工藝品,而是許多工業小件製品,如玩具、氣球、文具等,傳統工藝品在上一代就賣光了。他跟當地人聊天,當地人說他們正努力地發展,努力地趕上現代化。

u2@m\cyyFv.A/@0

.tI+w4`)}/hU"}0發展是大勢所趨,在這個過程中毛南族傳統文化似乎在慢慢淡化,但黃家龍沒有放棄,他坐着拖拉機,一條一條村子去找,堅持要找完最後一條村。在那個開了衛星定位系統都找不到自己所在的地方,他坐着拖拉機,看着抛在車後、不斷延伸的泥巴路,沿途有毛南族人扛着貨物往市集走,他的拖拉機卻往更偏僻的地方去。澳門雜誌)|3o#Y@/oP;R,M

"A8GOxR*W4Ac V0黃家龍說:「那裡是一個艱難的山區,年青人都離開了,剩下的是老人家或是走不了的人,他們努力開墾,務農為生。無論多困難,就這麼努力、踏實地生活着。我想他們還是很努力地迎接這個現代化過程的。我心裡雖然還沒有一個毛南族的具體形象,但已感覺到這個民族的存在。我常常認為,當你面對一群人,好像甚麼也得不到的時候,你會得到的就是該去學習這些人面對自己命運的方式。」山區之行並非毫無收穫。

(}3XLvr EQ8S0

.p9]bc5[6h'Y]0在毛南族的聚居地,傳統工藝品在上一代就賣光了,黃家龍反而在桂林找到毛南族「木臉」和「花竹帽」兩大族寶。黃家龍發現,在漢化的毛南族中,姑娘們戴的花竹帽仍然是很有特色的,他便打算以此入手呈現一個毛南族姑娘的生活面貌。澳門雜誌 ZjO;|~

捕捉靈感優美形態

9lH_9V"M0g7l7n0黃家龍說,這次創作的是民族雕塑,要呈現一個民族的基本形象。要避免把藝術家的意念灌進作品裡,民族的形象比任何事情都來得重要。

ylJ7S+p T5vu*^0澳門雜誌!t:y^:hG

他談到最初的構想,是呈現一個毛南族少女,在夏天幹農活時,要把花竹帽脫下來的姿勢。在創作過程中,因為毛南族的民族特色不太強烈,就要找一些較為典型的元素作題材。他認為女性的開襟上衣的襟花可以發揮,加上花竹帽是民族標誌,佔的空間較大,視覺效果好,綜合各種元素就有了這個形象。雖然只是脫帽子,但他要考慮怎樣脫帽子才有藝術性。他請朋友當模特兒,拿着一頂大草帽不停擺來擺去,不停地脫帽子、戴帽子;擺弄了一個早上,朋友累了,拿着帽子要戴但又想放下來休息、帽子還卡在背後不上不下,不耐煩地問他還要不要繼續時,黃家龍就從她這個動作裡捕捉到靈感,覺得這個動作很有發揮的空間。

&S9j9Xsf8D l JN(J0澳門雜誌srR T{d q'l^ P,V7l!C

根據這個靈感畫出草圖後,再來就是考慮雕塑的重心(站姿)。他做了一個50公分的小稿,看看鑄成金屬後有甚麼問題,再去放大。他做小稿時,把少女的身型造得很時髦,偏長的腿,還有時尚的姿勢。當鑄成金屬後,他發現這雕塑是一個農村衣着的少女,配上很時髦的身型,有點不協調。他笑說,其實自己挺喜歡那個姿勢的,但考慮到真實地呈現少數民族本身的生活面貌,最後定稿時,他還是把腿縮短了,改得合乎正常比例。

rq6U/dq"Ju4pi0

i }^:[[ibN(We0黃家龍花了一個多月,在廣州美術學院做好泥像,再交給大連的鑄銅廠鑄成銅雕。黃家龍說,他最喜歡雕塑的背面。不同的重心會有不同的站立姿勢,有不同的曲線;這個毛南族少女站直了腰背,有垂直的線條,圍裙恰好蓋在臀部,身體的曲線、衣服的皺褶,這些線條交融起來讓他覺得很美。不巧的是雕塑擺放在背面向海的地方,觀眾一般不會特別繞到後面去欣賞。澳門雜誌P}?&sb s

深遠意義難得經驗

澳門雜誌~uih1y9{ q9?

對於一個雕塑家而言,黃家龍說,很少可以從資料搜集到創作一口氣完成,而且這還是他第一次參與這麼大型的項目的籌劃工作。而作為顧問技術員,他為雕塑的安置、運輸、保養、聯繫等做協調工作,也曾跟全國的雕塑家溝通討論雕像的放置。這樣幾個層次都參與,是個很難得的經驗。

TD_O~d pb2U%~;Z0

PR z+Q2]7|-D:pI0談到民族雕塑園對澳門人的意義,黃家龍說,在外國,很多地方都有一些漂亮的地標,如噴泉、雕塑,公共藝術和整體空間比例很調和,這是城市的審美指標之一。澳門土地資源少,花太多市區空間放置雕塑不實際,因此能夠擁有56個戶外雕塑,哪怕在山上,也是一件很好的事。澳門雜誌Naax0?y#c)NOb

Q7z9Rwm th0雖然說藝術品和人的關係在於距離,但黃家龍認為,公園在山上也會有其意義和作用。哪一天我們到山上閒走,或者給學生進行藝術教育時,雕塑的意義就會突顯出來了。而且參與的雕塑家都是很優秀的,他們創作的雕塑有很高的藝術價值,這是澳門人的藝術資本,不但對市民有利,也能吸引一些文化旅遊的觀光客。藉着第一個雕塑公園的設立,他希望能夠喚起人們對雕塑保護的重視,也希望政府可以出台一些保護的政策。澳門雜誌*Vw-XcQ:|

C$Q.}.v(E$Up;D9ZZ0文:黎東敏 圖:斐昕澳門雜誌:X9^CU1z1I

Tags:





上一篇 下一篇

社區分享

divider image
總第八十一期總第八十一期
divider image

回家真好 《骨妹》裡的澳門人、情

回家真好 《骨妹...

澳門新晉導演徐欣羡執導的電影《骨妹》,藉一段姊妹情...

 
短片《撞牆》探討網絡議題

短片《撞牆》探...

  澳門新晉導演孔慶輝,早前憑短片《撞牆》奪得第...

 
濠江獅鼓震寰宇 樁頂功夫壓群雄

濠江獅鼓震寰宇 ...

舞獅是中國傳統民俗體育技藝活動,是中華民族優秀傳統文...

 
林茂塘歷盡滄桑百餘載

林茂塘歷盡滄桑...

談沙梨頭歷史,不得不談林茂塘。當年木材商人在沙梨頭外...

 

時裝設計新秀內地取經

時裝設計新秀內...



為協助澳門時裝設計師開拓更多發展途徑,加深他們對內地服裝行業及服裝設計比賽的認識,澳門生產力暨科技轉移生產力中心(下...

拳擊與漫畫的美妙融合

拳擊與漫畫的美妙融合...



坊間不少漫畫書描寫武術、拳擊的故事,漫畫與拳擊的結合是常見現象。但在現實中,卻罕見漫畫與拳擊同時出色地體現於一人身上,澳門就有這樣的一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