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und image on layout top

司徒眉生一段”密使“經歷

  瀏覽500次 divider image
排行榜 收藏 發佈時間:2011年11月14日
      

  1967年10月至1990年8月,中國與印尼整整中斷了23年外交關係。在這段漫長的日子裏,烏雲不僅籠罩在兩國上空,更桎梏著以”政敵’身份滯留在澳門的司徒眉生先生。為此,他中斷了和印尼的一切聯繫。但在其內心深處,無時無刻不在惦念著生於斯養於斯的家鄉,惦念著那裏的朋友與親人。每當聽到來自印尼的消息或有印尼朋友來澳門,仿佛都牽著他的心。直到1971年印尼外交部長馬立克通過印尼駐港總領事舘和他聯繫,才與印尼官方恢復了一些往來。但1972年後,這些交往斷斷續續,並不密切。澳門雜誌;z3N7s a/Qi

M+v"}%B;{g&W0  大約在1978與1979年之交的一天,一位名叫林寶星的印尼華人登門拜訪。一見面就對司徒眉生說:“是您的老朋友馬立克先生介紹我來的”,並遞上馬立克一封親筆信。澳門雜誌IX&W7u? |@

p&Ps]}%}3C0
周恩來與蘇哈托,左一為司徒眉生

■周恩來與蘇哈托,左一為司徒眉生

4lj`-U&vE.?_0

!mM4jvc`0  馬立克在信中說,林寶星是蘇哈托總統最要好的華人朋友,就如同你和我的關係一樣。他是受印尼政府後勤事務總局的委派,前往中國替政府採購大米、白糖。希望司徒眉生協助林先生與中國有關方面進行疏通,促成這筆買賣。澳門雜誌\:[)fV)B0Z4Ps
澳門雜誌sIzm U?*Yu%m
  司徒眉生二話沒說,當即透過澳門南光公司向中國糧油進出口總公司聯繫。由於兩國關係中斷,此門不通。只好改走民間管道,為此前後花去整整兩年時間,頗費了一番周折,才做成這筆生意。林先生從中大賺了一筆,自然對司徒眉生的鼎力相助感激不盡。回國後林先生乘機向蘇哈托總統美言了不少,喚起了蘇哈托總統對司徒眉生的回憶。後來司徒眉生得知,林先生的家就與蘇哈托總統官邸對門,閒暇時,他經常陪總統去打獵、釣魚,關係非同一般!
"J@x"H[qn,D0
*s;P$HZxg;HBTo&J0  過了不久,林寶星給司徒眉生來電話說:“我向蘇哈托總統談過您。總統表示,找機會想和您當面聊聊中國的情況。”
*pDgyWw:`0澳門雜誌 o#i9cO'aB._*HD
  司徒眉生聽了,認為只不過是蘇哈托隨口一說而已,根本沒往心裏去。不料,1981年農曆春節期間,時任印尼國家情報總局官員、司徒眉生當年的一位朋友蘇地爾查突然打來電話稱,他後天要隨同國家情報總局副局長貝尼·慕爾達尼將軍一塊飛來香港,專程來拜見司徒眉生。為什麼,什麼事,一概沒說。司徒眉生好生納悶,心裏隱約有一絲擔憂。但是,司徒眉生欲見老朋友的心切,還是如約去了香港。澳門雜誌N7NRerDjD

!C2m%fPo0  貝尼將軍原本就和司徒眉生認識。所以,一見面就開宗明義地說:“我是奉蘇哈托總統之命專門來見您,總統邀請您回印尼一趟,想同您會面。”見司徒眉生一臉狐疑的樣子,又補充道:“總統見完您就可以返回澳門,保證來去安全。 ”澳門雜誌 b6jj`]dU0O
澳門雜誌:j9WR.qJY^
  司徒眉生頗感愕然,問貝尼:“總統請我去是什麼意思?”
$YhM:Zk-h!ae3K0
S,L,T?3h4P-I0  貝尼答:“我真不清楚。總統只吩咐我來請您,其它話總統沒講。”說來也巧,正是這位貝尼將軍,此行香港後不久,即被蘇哈托總統破格提拔為印尼武裝部隊總司令。
3Z"S&rb0P8j2mn(h0n0澳門雜誌1TO V1eF q&y
  神秘的人,神秘的行程。司徒眉生感到事情來得太突然,太蹊蹺,實在不敢貿然應諾。委婉地回答:“眼下正忙著,等過一兩個星期後再答覆您好嗎?”司徒眉生回到澳門後,哪裏還坐得住。立刻打跨洋電話給已榮升為副總統的馬立克的私人秘書,拜託老朋友馬立克幫助瞭解一下此事的真偽,並希望知道馬立克本人對此事的態度。澳門雜誌(g0e|f[gO'i

D#u@w qn)T0  三天后,馬立克的秘書回電說:“馬立克副總統已當面問過總統,總統說就是想向您瞭解中國的有關情況,只談這方面的事,談完就回澳門。馬立克副總統可以保證您來去印尼的絕對安全。”澳門雜誌;Py7F(D@M2T@N1A2U D
澳門雜誌8Vo*Vz7v
  蘇哈托之邀,究竟是禍還是福?司徒眉生仍然心存疑慮。遙想當年,“9·30”軍事政變集團就曾圖謀要將他從肉體上加以消滅。如今又邀請他這個還帶著“政敵”帽子的人回國去見蘇哈托總統,讓他無論如何不能不心存戒備。
o5hPk;Ut+t0
6W(UD'x1NK.y9|S0  但是,既然有老朋友馬立克作保,更何況堂堂一國總統之邀也無法謝絕。一個星期之後,司徒眉生正式答覆了蘇地爾查:“願意回印尼去見蘇哈托總統。”當親友們得知此事後,都說:“那就多帶幾個人同去吧。”司徒眉生笑了:“人家堂堂一國總統麾下有幾十萬大軍,縱使我司徒眉生有一個師的人馬保護也沒用。既然決定要去,就一個人單刀赴會。”澳門雜誌m7}\0j#XM,y2s
澳門雜誌b F5@Q XD5@
  行程在高度保密的情況下如期進行。蘇地爾查親自來香港接司徒眉生去雅加達,就連印尼駐香港總領事館也被蒙在鼓裏,沒讓領事館簽證,徑直飛印尼。澳門雜誌'Z F/D4P;RHSB

-I kK4L@u b0  闊別17年的雅加達機場,此刻,已被夜幕重重籠罩,一切都讓司徒眉生感到陌生。為了穩妥起見,司徒眉生謝絕住在事先為他安排好的一處保密地點,要求安排住在雅加達最好的賓館--文華東方酒店,並讓他的朋友也一起住進來,以防萬一。澳門雜誌fG's(N"^M/Sse

9I F(|g4V^,H0  第二天一早,貝尼將軍就來賓館通知司徒眉生:“今晚8點,總統在官邸會見你。”並說:“為了保密起見,你7點30分先到林寶星家,差5分8點再由林家去總統官邸。”
dJ!A ild0
xrM#r-P _*\Kb G0  果然如前所聞,當林寶星陪同司徒眉生準時來到蘇哈托官邸時,蘇哈托熱情地與他們握手問候,並親切地直呼林寶星的名字,並讓他也留下一塊兒談,表明對林寶星極為信任。
5\Hn s D1z:@0澳門雜誌fTX6SauG
  一陣寒暄之後,林寶星作陪,蘇哈托和司徒眉生開始了談話。澳門雜誌4I:x6{&Ki

xV^C Sp ]&Mq0  蘇哈托開門見山:“最近,台灣‘行政院長’孫運璿來印尼訪問,好像中國反應很強烈。其實,孫運璿來印尼訪問完全是私人性質的,不是官方訪問。他也在你住的文華東方酒店住,我也是在家中見的他,我和他只談了三、四分鐘。我相信今晚咱們之間不至於只談三、四分鐘吧?”澳門雜誌R)U5c3b0`)f+?%[ a

+Y;t8J0t9jF0  接著,蘇哈托話鋒一轉,誠懇地對司徒眉生說:“你有機會跟中國朋友講講,孫運璿來訪完全是私人性質,印尼還是奉行一個中國的政策。雖然,我們國家目前社會政治情況還不具備和中國恢復外交關係的條件,而且東盟國家普遍對中國還不太信任。不過,我們倒很願意先從恢復印中直接貿易入手,作為改善全面關係的開端。這個意見你是否可以轉達給中國方面?”澳門雜誌${9VQ-Tt+c&h
澳門雜誌&]/u-~!I3~:x
  司徒眉生認真地聽著,拼命地往心裏記。
rx H+f i0澳門雜誌0MU2?0i&~+xy
  蘇哈托問:“你還有沒有和中國聯繫的管道?”澳門雜誌0x4KVq:}r

||F#w:m| dA0  司徒眉生謙虛地回答:“管道還是可以找到的,這個我會幫您轉達。”接著,蘇哈托總統向司徒眉生詢問了一些中國近期狀況,特別是改革開放以來的情況。司徒眉生就自己所知道的簡要地向蘇哈托描述了一番。並強調說,中國正在埋頭搞建設,減少了意識形態的爭論。
;M[:mI`/D*@0
U$E q{f^)Y5y(B0  此後的話題,變成蘇哈托向司徒眉生介紹印尼10多年來的變化。他滔滔不絕,談興大開,列舉了工農業增長的一連串資料,介紹了各方面取得的成就。不知不覺,一個多小時過去了。蘇哈托望望牆上的掛鐘,問司徒眉生:“你打算什麼時間回去?”
X"m6Ne#RYrfP0澳門雜誌)i7d`$ppu:V2e
  “明天就走。”
Nr:vYa P[h0
!| JR4l0Gq}(`,}%a+J ^0  “不行,不行。”蘇哈托擺擺手道:“我已把你回來的消息,告訴了你的幾個老朋友。你們之間也要見見面啊。”
"d9B [&@ pG+]0澳門雜誌qL^^7a5]'W,Y
  見此狀,司徒眉生欣然答應,順便提出:“如果多留幾天,我請求看望一下蘇加諾的親屬。”澳門雜誌:`1L3Nb7k6ed
澳門雜誌{ B N5o%h
  蘇哈托極爽快地說:“您願意見誰就去見誰。”澳門雜誌!O~ clBT

eB)mYe$BQL;i0  臨要起身告辭了,蘇哈托突然又問:“您現在做什麼事?”澳門雜誌'K @T#BD r6z&_H
澳門雜誌7g.\ p#^s3O:Z&\ kK
  “在澳門做買賣。”司徒眉生回答。澳門雜誌C Ov qV@~

3{CF)LvJ4Q~4@ y&I7z0  蘇哈托用幽默的口吻道:“我作為總統不能做買賣,但兒子在做買賣。”他說完馬上叫兩個兒子出來,介紹給司徒眉生一一認識,並說:“以後你若能和他們做買賣也可以做。”
on'|1}D*r&f(G,pu0
*K/v0U Zci8W R0  分手的一刻,兩個人談話已經足足超過1個半小時。臉上鋪滿微笑的蘇哈托,緊緊握著司徒眉生的手說:“今後歡迎你隨時回來。”
%j ] P q9n$I)z_vb0澳門雜誌&d(@BZ|NPA
  與蘇哈托總統見面之後,司徒眉生心中的石頭徹底落地了。他也就毫無顧忌地在雅加達公開露面,四處走親訪友,聚會敘舊。一呆就是12天,瞭解到不少情況。原來,中國自1979年改革開放以來,隨著和平崛起的步伐逐漸加快,世界格局亦越來越朝著有利於中國的方向發展。在當時的國際大環境下,印尼作為東南亞一個大國,為了本身的利益,不得不考慮改變對中國的政策。也正是在這一大背景的推動下,才出現了上面一幕戲劇性的場景。
.@#[(mB)? Za*J0
(vF"}8r k+}cn!FO0E ?0  一回到澳門,司徒眉生就通過有關方面向中國當局傳達了蘇哈托的意圖。不久,又兩次回印尼,為恢復發展中印貿易四處奔波。從此往後,司徒眉生又以蘇哈托總統“政敵”的身份,為開始鬆動的印中兩國關係穿針引線。澳門雜誌"WTmLJGm!|-m

g:~KXtUWP0  歷史已向人們展示,在經歷了長達19年的貿易中斷之後,1985年,中國與印尼終於簽署《恢復直接貿易的諒解備忘錄》,雙邊貿易從此開始有了質的飛躍,並為兩國1990年正式複交,奠定了基礎。筆者雖不敢說司徒眉生先生在推動中印(印尼)兩國複交的歷史進程中發揮了關鍵性的作用。但是,他置個人安危於不顧,冒著極大的風險,充當恢復中印(印尼)兩國複交 “密使”的 這一角色,中印(印尼)兩國政府和人民是永遠不會忘記的!澳門雜誌(Mo;\,o't8S$x%I%YhO

~co i'D?0  文:竪安

圖文資訊

divider image
  • 劉少奇夫婦與蘇哈托。左四為司徒眉生 




上一篇 下一篇

社區分享

divider image
總第八十四期總第八十四期
divider image

匡扶弱小慈善辦托 訪澳門仁慈堂托兒所

匡扶弱小慈善辦...

■小朋友們聚精會神聽老師講故事 幾個世紀以來,澳門仁...

 
關顧長者安享晚年 訪澳門仁慈堂安老院

關顧長者安享晚...

■護工給長者做健身示範 每一位長者都希望健康長壽,並...

 
口述歷史在澳門

口述歷史在澳門...

 
澳門故事多

澳門故事多

 

媽祖信俗文化在澳門傳揚

媽祖信俗文化在...



相傳400多年前葡萄牙人首次登陸澳門的地點,在媽祖閣(一般稱媽閣廟)附近,當他們詢問當地居民這是什麼地方時,由於語言障礙,誤...

用心感受與繪畫澳門的靈魂

用心感受與繪畫澳門的靈魂...



當你漫步澳門街頭的時候,可能碰巧發現他的身影:在街頭一角,他嘴叼着煙斗,手拿着毛筆、畫板和畫紙,埋首作畫,以中式的水墨,在畫紙中揮灑出澳門的美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