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und image on layout top

始建板樟堂的多明我會

  瀏覽410次 divider image
排行榜 收藏 發佈時間:2013年9月12日
      

澳門雜誌 j$g6nCs YW$h

板樟堂(玫瑰聖母堂),是來澳遊客必訪之世界文化遺產歷史性建築,但大多數遊客沒留意它門壁上的多明我會(或稱道明會)標誌,也未必知道這古老教堂與天主教在華傳播史上幾件大事息息相關。

:}s3bp6^0澳門雜誌jJ kN%m(E Su+\

多明我會是歐洲天主教古老的托缽修會之一,1215年由西班牙人多明我•古斯曼(Domingo de Guzman)創建。多明我會是早期進入澳門的天主教四大修會之一(其他三大修會是耶穌會、方濟各會及奧斯定會)。澳門的多明我會堂,也就是板樟堂,又稱為玫瑰聖母堂,是1587年由三位多明我會士建立。多明我會與板樟堂在澳門歷史及在華天主教發展史中佔有非常重要的地位。澳門雜誌6i-D2y6o-cR2sf1[1\

板樟堂今貌澳門雜誌I;u1X3CNT"ou/v

■板樟堂今貌

7S#pI6D0J*Z2P)w-i0

板樟堂的起源

`4l.c9NU4Ns0板樟堂原稱板障堂,後疑為了書面書寫更為雅致被文人改為樟木之「樟」。《澳門紀略》稱:「有板樟廟,相傳廟故庳隘,貧蕃析樟板為之,今華麗特甚。」  但是當時樟木甚貴,而「貧蕃」是很難負擔這建築成本的,因此「樟」應為後人所改寫。原義為用木板搭成的像一個屏障一樣的房子。板樟堂,葡萄牙人稱之為玫瑰聖母堂,只因堂中供奉聖母,並且奉讀《玫瑰經》。

g"w}.b)Y6a"x _'m0澳門雜誌`d*oJ?0B W'c

1587年10月23日,多明我會獲得果阿葡印總督曼努埃爾•科蒂紐(Manuel de Sousa Coutinho)批准,三位西班牙多明我會士安東尼奧•阿爾迪亞諾(António de Arcediano),德爾加多(Afonso Delgado)和巴爾塔薩•洛佩斯(Baltasar Lopes)選擇在澳門議事亭前面,營地大街旁建起一座教堂,這就是板樟堂。這一歷史性的事件被收錄在里斯本國立圖書館的檔案內。好景不長,由於葡萄牙與西班牙之間多年的矛盾,澳門這座被葡萄牙人佔據的城市自然容不下西班牙人,西班牙傳教士也不例外。1588年3月,葡印總督曼努埃爾•科蒂紐下令澳門多明我會玫瑰聖母堂由葡籍多明我會士接管,所有西班牙多明我會士必須離開澳門。 自此,由西班牙多明我會士建立的板樟堂就由葡萄牙多明我會士管理。但是,西班牙人自然不會甘心,在此後的幾百年內,葡萄牙籍多明我會士與西班牙籍多明我會士之間關於板樟堂的歸屬問題的鬥爭一直沒有停止。

+sj~ ^ |B:S X0

tA,[ Aof K\G6A3]01604年8月30日,果阿大主教任命多明我會士平托•比艾達德(Pinto da Piedade)為澳門天主教區主教。這位主教就曾力圖將多明我會修道院的葡萄牙勢力清除,將修道院歸還給聖玫瑰教區的西班牙多明我會士。但因耶穌會士阻止,平托•比艾達德計劃未能成功。1612年,兩名通曉閩南語和漢語的西班牙多明我會士巴托羅梅烏•瑪律蒂尼斯(Bartoloméu Martínez)和托瑪斯•馬約(Tomás Mayor)抵達澳門。但是,他們在澳門的活動遭到葡萄牙耶穌會士的抵制,兩人不得不離開澳門。這樣的情況在歷史上時有發生。

^|/[qkF~0澳門雜誌d3LBB0G2z{:mpK

無論如何,澳門板樟堂的建成為多明我會對華傳教的策源地,是多明我會傳教士進入中國、東南亞及整個遠東的傳教中心。

sg9B2i5N0

歷史圖冊中的板樟堂

澳門雜誌4d{(w@Ly3EY xB

地圖是澳門歷史研究中的特色資源,從澳門歷史圖冊中可以看到板樟堂的歷史變遷。圖一是由荷蘭旅行家特奧多雷•布利(Theodore de Bry)於1590年代繪製的《澳門城市圖》,它繪出百餘所形色各異的房屋,這是一幅最真實的、展示16世紀澳門城市面貌的唯一地圖。根據議事廳前地、仁慈堂定位後可以找到圖中的板樟堂,下圖就是圖一中所繪製的最早的板樟堂,人字形的屋頂,共有前後三幢房子。澳門雜誌hb.x`jp-o

澳門雜誌hH/ON x;en M,d}.U

1635年,果阿檔案館(Torre do Tombo)編年史及館長安東尼奧•博卡羅編纂完成的《東印度所有要塞、城市和村鎮平面圖冊》中,留下了一幅1635年的澳門圖(如圖二),圖上也清晰的畫出了板樟堂。澳門雜誌N,I&`.R~G s

g c ?Sv~ CP;Jv0雍正九年(1731)刻製的《廣東通志》中收錄了《澳門圖》,圖中清晰標出了「板樟廟」(華人稱教堂為廟)。澳門雜誌QwkF4ZA$R&a

澳門雜誌5b\:jhkbZ

《澳門紀略》是1751年由印光任、張汝霖共同編撰,是中國歷史上第一部系統介紹澳門的古籍,其中收錄了《側面澳門圖》和《正面澳門圖》(如圖三、圖四)都清晰的繪製出了「板樟廟」。澳門雜誌5i0Ncs^b

6CV k!z F0里斯本東方藝術博物館收藏了一幅非常重要的屏風(如圖六),圖中所畫的板樟堂和如今的板樟堂外型已經非常接近。根據該圖找不到小三巴來推測,此圖產生於1746年前,早於《澳門紀略》,晚於雍正《廣東通志》。澳門雜誌 C1\(o7Mr`|

板樟堂前地曾爲市集

;j.j]w/x6[1^\q(w0葡萄牙海外擴張中,所建市鎮必有一條直街作為這一地方的中心,澳門明代的「十字大街」就是這樣一條街道。除此以外,葡萄牙人還會建設「前地」。前地是葡萄牙城市建設中的重要元素,根據大英百科全書所講,前地就是宗教場所前面的用於公眾宗教活動的廣場。早期圖冊中教堂前面的空地一般都會標有一個十字架,澳門板樟堂前地與議事亭前地相連在一起,早年是兩個前地。在1635年的圖中(圖二)就清晰標出了十字架,證明板樟堂前地原來確是一個公共的宗教活動場所。

$Qv6? Y.d?:~0

!~-\ v\,y;~*iZ0不僅如此,板樟堂前地還是澳門城市重要的娛樂文化場所。有史料記載,1637年10月,十五六名葡萄牙人騎馬在板樟堂廣場(Santo Domingo Square)舉行擲瓦球運動。葡萄牙人用泥坯燒成半成品的小而薄的瓦球作為競技目標,這是17世紀在英國和歐洲大陸非常流行一種體育運動。澳門雜誌*?9e4fpKA

澳門雜誌 kG"Z%Cj+W|

板樟堂旁邊就是營地大街,這是澳門的商業中心,裏面有很多華人小商小販在擺賣,後來小商小販逐漸將流動攤檔擺到了板樟堂門口。澳門著名畫家錢納利留下了幾幅澳門板樟堂的畫可以證實這一切(見圖五、圖六、圖七)。1832年6月26日,多明我會修道院主理人向香山縣丞投訴稱:「華人的棚寮已經擴展至板樟堂的柵欄之前,他們在那裏販賣食物,招誘路人,滋生事端,請求縣丞下令拆除棚寮,禁止在板樟堂擺賣貨物。」到了19世紀,板樟堂前地又成為澳門商業中心營地大街的延續。澳門雜誌 X8fR8a'L1f

板樟堂珍藏大批寶物

J!hl K6t!D h\)u0目前我們看到的板樟堂是1828年重建後的,基本建築設計受葡萄牙和西班牙風格影響。前壁分為四層,頂上三角楣飾刻有聖多明我會的標記,第二層有代表瑪利亞的「AM」字樣,第三及第四層分別有三個窗戶及三對門。在其正門入口處有一聖母像,稱為航空主保(our lady of air)。堂內的正祭台安放了手抱小耶穌的玫瑰聖母像,上方置有耶穌聖心像。在聖母兩旁是聖多明像及聖女加大利納瑟納像(Saint Catherine of Siena)。澳門雜誌W@5Jp!L[W

n)} z?{`$A0最為珍貴的是板樟堂內設的聖物寶庫,珍藏了近300件宗教藝術品,部份展品來自其他教堂或社會人士捐獻。藏品種類繁多,彌撒常用的金質、銀質和銅質器具,有木材、石膏、象牙製的聖像,有細膩的油畫和有關聖經故事的版畫,有彩印的圖案和神父用的絲質祭衣,華麗精緻。其中名為《聖奧斯丁》的油畫有300多年的歷史。在聖物寶庫頂樓的盡頭,有兩座銅製大鐘,是澳門最古老的鐘之一(見圖十)。這批珍貴的文物是澳門天主教發展的重要寶庫,它見證了天主教在澳門傳播,是研究澳門天主教發展的重要材料。

?.oObJ0

多明我會在澳門辦教育

;_Au3MI.V0多明我會是來華的天主教四大修會之一。該會注重布教活動,實行福音式貧苦生活的原則。重要的是該會還提倡和鼓勵學術研究,注重傳播經院哲學。因此,多明我會在澳門先後從事了一系列有意義的教育活動。1587年,多明我會在澳門建起一所住院和一座教堂。主要接納從印度經澳門前往帝汶和馬尼拉傳教的神職人員,在修道院中開辦了一家簡單的語言學校,還曾開設過藝術科目。先後由伽斯帕爾•馬塞多(Gaspar de Macedo)和托瑪斯•普里菲卡紹(Tomas da Purificao)修士擔任教師。 學校雖然不大,但是培養了不少神職人才,送到帝汶和安南(今越南)。

j-T4q9W A0

fI+d!Dq e`0多明我會是早期在澳門興辦教育的修會之一。1814年6月16日,葡萄牙國王敕令在澳門多明我會修道院開辦宗教教育班,首期培訓學生5名合格後被派往帝汶傳教。《人民回聲報》(O Echo do Povo)還稱多明我會修士在澳門支持了一所秩序良好的學校,並有評論稱多明我會修院開設的學校教學品質最好。澳門雜誌5PIKMBZj

多明我會士與「禮儀之爭」

澳門雜誌d ehh FjNe@1P

17世紀至18世紀期間,西方天主教傳教士曾就中國傳統禮儀是否違背天主教義,爆發長達幾十年的爭議,史稱「禮儀之爭」。當時最早來華的耶穌會士在中國傳教實行文化適應政策,遵循「利瑪竇規矩」,認為應該適應中國地方的傳教特點,允許中國人祭祖拜孔,與信仰無關,沒有違反天主教義。但是這種規定引起了其他教會的不滿,多明我會就首先發難。

p Q3w&JO,DV4D1l0

*e/T$c/QHr.C01643年,多明我會傳教士黎玉範神父向教廷報告,指責耶穌會寬容中國信徒祭祖、敬孔,最終引起羅馬教廷介入。羅馬教廷頒佈了一道敕令,「從那一天」禁止中國教徒祭神拜祖。因此,多明我會是挑起「禮儀之爭」事端者之一。為了推行羅馬教廷的敕令,1669年西班牙多明我會士閔明我(Domingo Fernandez Navarrete)從廣州逃回澳門,藏匿於多明我修道院。他的到來遭澳門耶穌會士的一致反對,當時的耶穌會士希望教區法庭判處閔明我的罪行,最後閔明我只能回到羅馬。1676年,閔明我在馬德里出版《中國歷史、政治、倫理和宗教概念》(Tratados históricos,políticos,éticos y religiosos de la monarchia de China),反對中國教徒實行中國禮儀,駁斥在華耶穌會士的傳教方式。澳門雜誌5D9l#v?3~Y+t

4P[}4J'f+w0羅馬教廷在1701年和1719年先後派遣了鐸羅(Charles-Thomas Mailard De Tournon)和嘉樂(Carlo Ambrogio Mezzabarba)兩位特使來華頒佈禁令,禁止中國天主教徒祭祖拜孔。康熙皇帝表示,不能遵從「利瑪竇」路線,尊重中國禮儀的傳教士必須全部離開中國。所有在中國境內的多明我會士被驅逐前往澳門。澳門雜誌0P4z.iAf6{T$pW t

      

`}1G/R&B0S0但是澳門的天主教主要是耶穌會勢力,完全支持清王朝的政策,他們已經容不下多明我會傳教士。1707年7月12日,澳門賈修利主教下令沒收並關閉聖多明我會和奧斯定會修院與教堂,不准向公眾開放。多明我會會士抵制主教的命令,被關押進大炮台。1709年澳門多明我會士因在「禮儀之爭」中全部站在鐸羅的立場上,反對使用中國禮儀,被全部驅逐出澳門。

C j'wA2U LnR4N0

?5[/zm1A U.B0「禮儀之爭」是在華天主教發展史上的一次重要事件,多明我會傳教士在這次事件當中不僅是挑起事端的當事人之一,還在事件發展過程中不惜犧牲傳教事業,堅決抵制中國禮儀。從表面說明了多明我會在宗教事業方面的原則性,但背後更加說明了天主教內部各修會之間的鬥爭。澳門雜誌F-^;JK\6l*h2N

「福安教案」五教士問斬

澳門雜誌0C*N*M o4K |m

福安教案是中國天主教史上影響力最大的教案,這宗發生於乾隆十一年(1746)的教案,導致白多祿等5名傳教士全部斬首。當時乾隆帝及閩省官員認為天主教對整個清朝已經是重大威脅,如果不採取凌厲手段及時處置震懾局面,對風俗人心、國家政權會造成極大的危害和威脅。因此,乾隆帝儘管對天主教傳教士並不反感,但是為了海疆穩定,下令處斬了涉案的5名傳教士,為首的就是多明我會傳教士白多祿主教(Peter Matyr Sanz)。澳門雜誌!I0@f"nG

澳門雜誌'{Tr!K!|+T \xQ

白多祿作為多明我會士,曾兩次來到澳門。第一次是1715年,在澳門短暫逗留後前往福建,來到當時福建天主教的中心地區閩東福甯州福安縣傳教,不久就取得了成績。1723年雍正帝上台後加大禁教力度,下令將全國的傳教士集中於廣州,最後驅逐到澳門,不允許回中國傳教。白多祿主教雖然隱藏起來,躲過了這次危難。但到了1732年隨着傳教形勢的進一步惡化,白多祿不得不第二次來到澳門躲避。在接下來的6年時間內,白多祿神父住在澳門板樟堂,並用中文完成了《教理問答》一書,是中國天主教史上三本《教理問答》之一。1738年,白多祿神父離開澳門潛回福建,隱藏在信徒家中繼續傳教。在接下來的8年中,福安成為天主教在華發展最為迅速的地方,一個縣城內有15座大大小小的天主教堂,整個福安地區的信教人數達到幾萬人。1746年,白多祿被捕入獄。同年9月12日,福建官員上書乾隆帝要求斬首白多祿,乾隆帝初批「未免言之過當,然照律定擬,自所應當」,最後還是下詔斬首。1747年5月26日,白多祿被斬首於福州西門外。福安教案與板樟堂關係密切,在福安教案的審訊記錄當中,問及傳教經費,均來自於澳門板樟堂。澳門雜誌tM%nY O)v f ]v X

創辦中國第一份報紙

c0{0z@-G |0《蜜蜂華報》是中國新聞出版史上的第一份報紙,它的創辦成為中國新聞出版史上的重要事件。而這份重要的報紙就創辦於澳門板樟堂內,創辦人之一就是多明我會傳教士貢薩洛•阿馬蘭特(António de S. Gonçalo de Amarante)。

4Z+a*?Hcbb0澳門雜誌u$yT { b5B.y4X

1821年,葡萄牙發生了資產階級民主革命,這股要求取消封建特權的民主之風也刮到了澳門。澳門出現了以巴波沙(Paulino da silva Barbosa)少校為主的立憲派在澳門發起了一系列的民主運動,得到多明我會士堅決支持,並且於1822年9月12日創立了澳門第一份報紙《蜜蜂華報》,宣傳立憲派的各種主張及政策,打擊當時的保守派。但保守派力量還是非常強大,巴波沙在澳門發起的民主運動未能持續多久,隨着立憲派的失敗,《蜜蜂華報》於1823年12月27日停止出版,並且被反對者在廣場當眾燒毀。

Pi`[vyQV0

~S2R8vGbp7^0雖然出版時間只持續了一年多,但多明我會傳教士創辦的《蜜蜂華報》在澳門歷史上留下了痕跡,在中國新聞出版史上是非常重要的事件。澳門雜誌2|5Nc6O9NcBOA;C

多明我會在澳門的終結

N X*E C9QX#`A/l0天主教是葡萄牙的國教,但是隨着國際形勢的變化,葡萄牙的衰落,天主教也同樣受到了葡萄牙海外殖民地的排斥,特別是1822年民主革命後,葡萄牙資產階級新革命在國內開始排斥天主教,要求取消宗教社團。到了1834年,葡萄牙頒佈取消各種宗教修院的法令 (「取消各種宗教修院」一句有岐議,請查證)。澳門也跟着開始實行,宣佈非葡籍傳教士必須離開澳門,(這一部分亦請查證,最好附有關資料)變賣教會財產,剩下的所有葡籍人員依靠國庫養老金供養。多明我會在澳門從議事亭前地至營地大街一線的二十餘處物業均被拍賣,總共拍賣了15,913澳門元。(見多明我會房產拍賣一覽表)

3a\;sP-Grk0

-j9{ w8Qj @$i.Kc.~m7Z0多明我會房產拍賣一覽表 澳門雜誌w]/a@a/KyL8h*J

澳門雜誌)D%ij$_9ek

序號    房產位置    價格澳門雜誌(k"\@mMxVh

7Nv H/wf,Y'Nx0第1間    位於正街,靠近仁慈堂    1000澳門元澳門雜誌S1b/k5R@$NeL

3^(O;K+K.n;tB!j hBpc0第2間    位於板樟堂前    1000澳門元澳門雜誌Wp:T#_ Hi

澳門雜誌(M^'J l+s$v0Zg

第3間    位於板樟堂前    1000澳門元澳門雜誌&~ca R)Q

澳門雜誌:NJ?ZZ c"cdo J

第4間    位於阿仔路(Atea)    700澳門元澳門雜誌Txk1] i^8j

澳門雜誌6[n{_~ yV

第5間    位於阿仔路(Atea)    500澳門元

;lIEL${/r]0澳門雜誌$]^ hIw y(W

第6間    位於正街(Rua Direita)路和板樟堂(S.Domingos)拐角處    500澳門元澳門雜誌Cl&Q {-Cy C

澳門雜誌\~s0J"r{"W;b bz

第7間    位於席爾威斯特拉•熱蘇斯(Silvestre de Jesus)房子和商舖之間的路上    1000澳門元澳門雜誌%e Ad!H1H:F G)F

x2\:n3j4ynp)O0第8間    位於通往大堂階梯的路上,弗羅農希奧•巴羅斯(Florêncio António de Barros)房子前方    800澳門元

"~j#u@+f8Z!EX"}j0澳門雜誌*z!py7E D.J R![

第9間    位於通向醫院的路上,帕紹(Paixo)的房子和商舖之間    800澳門元澳門雜誌(^"RvJ~fkd+o$?

5c#|W,r@w(T$M}0第10間    位於通向醫院的路上,帕紹(Paixo)的房子以及鬼仔巷(Diabinhos)之間    1000澳門元澳門雜誌U4Xp;|N&Y$lE

X1o0J,OM^c.k8Ge0第11間    位於通向醫院的路上,弗蘭西斯科•薩(Francisco António先生房子和弗羅農希奧房子之間    1000澳門元澳門雜誌z2Xn$Ac3BU%F

nQ'?1?iZ o0第12間    位於豬(Porcos)里    300澳門元

a UkA-E)F FP_0澳門雜誌"eS}:G@rGG

第13間    位於豬里    1200澳門元澳門雜誌4dYX8~m N6c

~mNX~5^A0第14間    位於豬里    400澳門元澳門雜誌TK)a(?,_ [ x

BnE w"P4mF3x0第15間    位於豬里    300澳門元

pvfz zG1hh-m@2M0y0澳門雜誌/UCSe+MG

第16間    位於通向大堂階梯之路的前方    913澳門元

hP;v%p2@Ybt0

FlI&q$?0第17間    位於通向聖保祿(S.Paulo)的路上,至安娜•勒貝羅(Ana Rebelo)房子與商舖之間,    800澳門元澳門雜誌#fD.zvsw

澳門雜誌ocy{bL!L t#K

第18間    位於通向聖保祿路,以前的(鹽課)提舉府邸對面(Residência do Mandarim do Sal)600澳門元

8li,xQ"k/F|p0

Q{4[(n _6t.[&_k0第19間    位於議事廳路,議事廳左側,兩個商舖之間,    1300澳門元

$j.Ia.k!q3\Bm0

9M in*Rl'`Z V0

$hV"N1Ho'L)v8W N0

'`5Q tn2d2e1LP9it0第20間    位於議事廳路,議事亭左側一間商鋪與恩里克•辛德曼(Henrique Hyndman)房子之間    800澳門元

n\,dS:j\-N*G!y f0澳門雜誌%`;FV&P4|9N

共計    15,913澳門元(如果有圖,可在圖上標示此20處房產和價值;如果沒有,建議可刪除此一大段文字表述。)澳門雜誌f e#b_"^ O

c:U9ZZN0lA01868年12月1日,最後一名多明我會士若奧•聖特雷沙神父在澳門逝世,他是最後一位離開修道院的修士,也是把遺骨留在澳門的最後一位多明我會修道士。 澳門雜誌ki G-[2P6d-Y

N oO c#}9E{0如今,板樟堂作為澳門世界文化遺產的遺跡之一,矗立在澳門城市中心。它的存在,就是澳門450年歷史發展的最好見證。

4Qy[+t.`BL,m0l|0澳門雜誌 q*W4Cs4Jt*m@_0k

文:湯開建/吳玉嫻  圖:古金元澳門雜誌kR,]+a4E

    

相關新聞圖片


divider image
  • 圖一
  • 圖二
  • 圖三 圖中之3即為板樟堂
  • 圖四
  • 圖五以為美國畫家筆下的板樟堂外的市集
  • 圖六錢納利:玫瑰堂側
  • 096_8
  • 圖八
  • 喬治.史密羅夫 作品《板樟堂》(1944-1945年代)(澳門藝術博物館提供)
  • 板樟堂主供玫瑰聖母
  • 板樟堂內的耶穌受難像
  • 板樟堂內景
  • 彌撒時所用的銀製聖杯
  • 祭披及披肩二十世紀初澳門絲製作品
  • 十九至二十世紀銀製聖杯及聖體盒
  • 十八至十九世紀葡萄牙或印度彩色木刻製品
  • 聖像皇冠(十七世紀果亞或澳門作品銀製)
  • 十八世紀至二十世紀領聖體儀式銀製用具

Tags:





上一篇 下一篇

社區分享

divider image
總第九十五期總第九十五期
divider image

政府主導 全社會共同參與

政府主導 全社會...

政府主導 全社會共同參與       &nbs...

 
灣仔水道建擋潮閘沒有重大技術制約因素

灣仔水道建擋潮...

灣仔水道建擋潮閘沒有重大技術制約因素   —— ...

 
濠江獅鼓震寰宇 樁頂功夫壓群雄

濠江獅鼓震寰宇 ...

舞獅是中國傳統民俗體育技藝活動,是中華民族優秀傳統文...

 
林茂塘歷盡滄桑百餘載

林茂塘歷盡滄桑...

談沙梨頭歷史,不得不談林茂塘。當年木材商人在沙梨頭外...

 

吳邦國 欣賞澳門 生機勃勃

吳邦國 欣賞澳門...



應澳門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崔世安的 邀請,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委員 長吳邦國2月20日抵澳,展開一連三日訪 問。 吳...

“神九”三英牽動澳門人心

“神九”三英牽動澳門人心...



一個國家載人航天事業的發展,反映這個國家的整體科技水平,以及綜合國力。中國載人航天工程經歷了多年的探索和研究試驗,近年逐步取得巨大的成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