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und image on layout top

紅樹林搬遷——生命與時間的競賽

  瀏覽442次 divider image
排行榜 收藏 發佈時間:2014年1月09日
      

aFN/D V b0在城市急速發展之下,周遭環境的噪音、空氣污染漸漸加劇,加上發展過程中改變了龍環葡韻這半鹹淡水濕地的屬性,龍環葡韻濕地上的紅樹林,曾經奄奄一息。

s7GD|3b ]#j7_0

(^[,R8Y8T ]5rE0民政總署的一群工作人員不忍心看見紅樹林衰亡,遂與中山大學一起進行生態研究,商議及制訂紅樹林的保育方案,經過反覆思量後,最後決定為紅樹林搬遷至現時的蓮花大橋底。澳門雜誌M6P k+A8MC d7a

036_1  成株的紅樹移到蓮花橋下

■036_1 成株的紅樹移到蓮花橋下

{ d&Egt8K hN0

前所未有的搬遷工程

澳門雜誌*}N$LN E

在當時的保育技術下,紅樹只能採用幼苗和繁殖體(如種子)作移植或引種對象,而蓮花大橋底的海岸條件相當複雜,其溫度和鹽度在一定程度上會影響紅樹幼苗和種子的發育,因此難以預料其成活情況;此外,即使紅樹幼苗和種子成功地活下來,它們成長為樹亦需五六年時間。這些都讓民署團隊感到非常惆悵,因為當中只要某一個環節做得不夠好,紅樹林便會在澳門消失。2000年,民署持續地與中山大學硏究磋商後,決定採用一個非常創新和大膽的移植方法──成株移植。

W J!N&M-@M.Oi0

0X?Bt6RG`0民政總署管理委員會委員梁冠峰形容這是一個破釜沉舟的決定。龍環葡韻的紅樹快沒了,沒有時間等待種子慢慢成長,這是唯一的辦法。澳門雜誌\-S0B,` Ma$YO

成株移植享專利

澳門雜誌1fH4zDe` q3}8~#P-T

成株移植主要是在龍環葡韻選擇20年或以上生長良好的紅樹,經成株修整後,在一個較為適宜的氣溫和潮汐時間移植。在這個過程中,要克服的技術難題很多,例如要把紅樹成株連根抽起和移動。紅樹所在的濕地是一個鬆軟的泥灘,人走下去會向下陷,於是使用泥橇,緩慢地在泥灘中滑行,抽起和運送紅樹。此外,移植時的水流、潮汐以及生態情況亦須計算好。澳門雜誌6L-bX&w.@4AC"o

A7cjV? U6`p7y W2]0成株移植紅樹林是前所未有的嘗試,在移植的過程中,社會上出現了很多爭議,然而,經過民署和中山大學「愚公移山」式的努力,成株移植方法終於成功了,紅樹林在搬遷後得以重獲新生,紅樹的茁壯成長實證了生命的頑強。澳門雜誌!q a[-co s

澳門雜誌Kd }d [ED![| i

成株移植方法開創了生態環境保育的先河,因此,2010年民署與中山大學獲得了由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知識產權局所頒發的專利證書,印證着澳門保育項目的技術成就。

TS#g7U bF/ZD0

#lPXj*Q$[m0至今為止,成株移植及種子種植的紅樹,主要為秋茄、白骨壤、桐花樹及老鼠簕四種,它們都是澳門的原生樹種。

(v,Y5R Wp;{E0

創造海岸綠翡翠

E2O0a&N'yl.p$B0為了令紅樹林更加茁壯成長,民署團隊會定時監測其生態發展狀況,控制過盛的物種,定期清疏,盡量營造一個合適的多樣性環境。

,g$o4P3x:vj3W8l0

Sg4cJDK;X8_6@0與此同時,為了優化沿岸生態環境,增加本地紅樹林綠化的面積,民署在2010年啟動了「海岸綠翡翠紅樹林保育」計劃,借鑑蓮花大橋的經驗,在氹仔東亞運大馬路沿岸灘塗繼續種植紅樹,目前,此工作已進入了第三個年頭,大約種植了18,000株紅樹幼苗。澳門雜誌&T#i w&b1J-K8y1oZ

澳門雜誌 qqJ5w3F4m[

假以時日,澳門蓮花大橋底至東亞運大馬路這長長的氹仔岸邊,將長出一條由紅樹構成的「海岸綠翡翠」。

3^#zgB7C-Z P#@x9b0

;ZZBr.g c|0文﹕林嘉敏 圖﹕吳海祺/民政總署

,[.hGO R(O0

圖文資訊

divider image
  • 將挑選的紅樹連根拔起移運

Tags:





上一篇 下一篇

社區分享

divider image
總第九十七期總第九十七期
divider image

嫦娥四號登陸月球背面成功 澳科大國家實驗室有貢獻

嫦娥四號登陸月...

■實驗室人員分別來自內地、日本、意大利和澳門,組成一...

 
澳門多項國際美譽 有助多元發展

澳門多項國際美...

長久以來,澳門憑藉自身獨有的優勢,屢獲多項國際認可美譽...

 
口述歷史在澳門

口述歷史在澳門...

 
澳門故事多

澳門故事多

 

傳統廟宇加強傳承保育

傳統廟宇加強傳...



澳門小城保存着四十餘座中國傳統廟宇,大大小小遍佈各個地區。大多數廟宇都在清朝年間興建,至少也有百年以上歷史,頗具保育...

澳大畢業生前途無限好

澳大畢業生前途無限好...



■2015年應屆榮譽學院畢業生 對於2015年畢業的澳門大學學生來說,經過四年的學習,終於戴起四方帽,除了感到歡欣外,還有一項重要意義,皆因他們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