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und image on layout top

燒灰爐村與村口古蹟

  瀏覽882次 divider image
排行榜 收藏 發佈時間:2014年5月06日
      

澳門雜誌F-~,tC`'m/o

燒灰爐,今天是指燒灰爐街、灰爐石級、灰爐斜巷及燒灰爐口等街道組成的街區,昔日是一條寧靜漁村的所在──這條村,就是澳門古老村落之一的燒灰爐村。燒灰爐這個地名,與燒灰有關?燒的是什麼灰?澳門雜誌W*L.f(h O:p ktj{

_MG_9416

原來是古老小漁村

澳門雜誌{{|du|NdmZF

四百多年前的燒灰爐村,村口南端即今民國大馬路,北端村口,就是相接南灣大馬路的燒灰爐口(又名羅飛勒前地)。當年村前是一片漁歌互唱的淺灘灣岸,直到1923至1938年的大規模填海(即澳葡的第三次大型填海工程),燒灰爐村才與海隔絕。在此之前,澳門並無西灣與南灣之分,只有內港的北灣與外海的南灣兩大海岸系統,後來填海造地,才把南灣分割成西灣與南灣兩半,而兩半的分野之處,就正是燒灰爐街區。

w9]7b2UP@0澳門雜誌\)J^NVm+X'y:]

燒灰爐由昔日的海邊漁村變成今天的一個社區,古蹟文物多已蕩然無存,幸在燒灰爐村兩端的村口,尚餘炮台遺址、利瑪竇學校大樓舊址及怡和房屋三座古建築,讓後人得知燒灰爐這個古老街區,原來曾在中外交流的歷史上,留下深刻的腳印。澳門雜誌qP:i\7s F

2Q1@E8O1g1J ~0在三座古建築中,以燒灰爐炮台的歷史最為悠久,但早在葡人築建炮台之前,此處已是漁民聚居的村落。澳門雜誌"}[VT0z Nu| i:F

x"I ^*X&JBA)a(h[ Tt0昔日澳門地方雖小,亦分有龍田村、龍環村、望廈村及竹仔室村等等或大或小的村落;眾多村落中,就以燒灰爐村與蠔業關係最為密切。

,`*j^@JQ?0

9z9M'Gt {L{D0澳門又名濠江。眾所周知,濠江之「濠」,本是「蠔」字,世人因「蠔」字不雅而改為「濠」。由此字可證,澳門這一小城,昔日是一養蠔採蠔,與蠔密不可分的小漁村。今天高樓林立的燒灰爐街,與西灣湖的堤岸頗有距離,但在數百年前,燒灰爐村卻是海邊的一條小漁村。村民多為漁民蜑戶,每日出海捕魚之外,更會在村口淺灘採拾蠔蜆之類的海產。讀王文達《澳門掌故》,即見「早晚潮汐,漁民群集在此鑿蠔摩蜆」之語。又見《百尺樓詩稿》繆君侶詠《南環所見》之五云:「晨光漸熹微,水落魚梁淺。砂磧岸邊浮,蛋婦忙採蜆。」(註一)都見燒灰爐村當年之貌。澳門雜誌:Td^ R6w,Lj!xf6R

燒蠔殼成灰作建材

:_Q{/Q;G~#e `0燒灰爐之名確與燒灰有關,其燒的是蠔灰。澳門雜誌Hp2jG `6ypg'^

Yz b5K3]x4P0燒灰爐村與其他村落不同的是,村民除了將貝類取肉鮮吃及曬乾之外,更會把蠔殼及其他貝殼堆放儲存,然後將之置於村內的大火爐中燒成可作建築材料的白灰出售,成為村落另一經濟支柱。燒灰爐村之名,便因此而來。

I4[+z\wm a$FWxn0

??Sn4N'hF7Kc:re0若要反映昔日澳門與養蠔業的淵緣,燒灰爐村正是澳門眾多古老村落之中最切題的例子。澳門雜誌7dn/|lB[!cj$t

}y8ZM q8wB;v0以蠔殼白灰作為建築材料,是我國自古便已採用的方法:先用紅泥、粗砂、石灰製成三合土,再經過夯實的工序,是土材質中較為結實的建材,在古代是城牆、宮室常用的建材,在中國,最早在龍山文化已能掌握夯土的技術。而石灰,就是用貝殼燒成的粗粒粉末。在明代《天工開物》一書記載的「燒礪房法」,更證明由先秦至明代,煅燒牡蠣(即蠔)等貝殼成灰的建築方式,是從沒失傳的。而在澳門這小漁村中,有燒蠔成灰出售者,則是燒灰爐村。澳門雜誌+SOyKg+c4fh:u zl

澳門雜誌|8zx w;FS%m

燒灰爐村的消失,據《澳門租界圖說》稱:「媽閣原有圍牆為界,界邊有媽祖閣廟,其附近有小村名:竹仔室、燒灰爐等,皆為漁民所居,後被侵佔。」(註二) 此一葡人侵村毀爐之事,時為清朝同治年間,澳葡政府為開闢南灣大馬路(當時稱南灣街),便將民房拆除,然後鋪設馬路,計有燒灰爐街、燒灰爐口及灰爐斜巷等等。1905年,澳葡政府為紀念第89任澳督羅飛勒,將燒灰爐口改名為「羅飛勒前地」。1910年時,為配合鋪填民國大馬路,又將村內剩餘的土地都建滿房屋。1932年始,又遇南灣填海工程。至此,燒灰爐村便完全轉型為今天所見的一個住宅區了。

C8o0WdC:I:NS._0澳門雜誌@N'C9A@7Q@M

燒灰爐街在1869年7月26日刊登的《澳門政府憲報》街道名錄中已有其名,是最遲在清朝同治年間已開設的街道。至此,當年漁舟晚唱的燒灰爐村已經沒有絲毫物證留下。今天足可言說的,只有屹立在村口兩端的古蹟而已。澳門雜誌,k R9Yt&TNh6|r'O

炮台化成總領事官邸

澳門雜誌4u/_Q(B{XnJ%D^&J

先說南端的燒灰爐炮台遺址。

4@&}7gW T0

wEB ti BfBN/r0在19世紀末,澳門的炮台總數二十二座,(註三)可惜因史書記載不詳,許多炮台的建築年份都難以確考。所以,哪座炮台是澳門的第一座炮台,至今尚無定論。不過,根據澳門文化局的官方說法:燒灰爐炮台「可能是澳門最早的砲台。」澳門雜誌d A2k f+W/H:Za L

澳門雜誌`&L*U e1O] G&~;vl

此說載於澳門文化局的「澳門文物網」網頁,其又說此炮台「1622年即已存在,建在聖奧斯定會修士會所的原址。與加思欄炮台及南灣砲台(已不存在)共同組成澳門東南海岸的火力防禦網,同時也與聖地牙哥砲台共同擔負起內港的防禦。1892年以來該砲台經已荒置,現屬於葡萄牙駐澳門總領事官邸的一部分。」澳門雜誌2tr xe3F*~lk

澳門雜誌&o}2PD!}

誠如文化局的資料所言,燒灰爐炮台最遲在1622年擊退荷蘭人入侵時已經投入服務。而據刑榮發《澳門歷史十五講》的說法,則把始建年份定於1617年,其言「1617年起,出於防衛需要,澳門葡萄牙人開始修建城牆和炮台。」綜上兩者,可知燒灰爐炮台的建造年分,應在1617至1622這數年之間。澳門雜誌jq.C Zi C

澳門雜誌]`htH"\-O!u

至於炮台的火力及配備如何,恰如其建造年份一樣,史料有限。今見澳門基金會《澳門百科全書》「燒灰爐炮台」一條,只知炮台「原是一座可架10~12枝槍炮的三角型炮台。1775年(清乾隆四十年)重建,炮台列炮8門,炮台上面設有哨房、哨亭、警鐘、彈藥庫。是保衛澳門半島內外港的陣地。在20世紀初已經被拆除。」

5^S_Z-Rda(\7]0

}C-D [0vMxJ0燒灰爐炮台雖然已被拆除,但其實這座不再存在的炮台,昔日卻有着重要的軍事價值。因為從今天全澳的炮台遺跡及古地圖可見,以往澳門的軍事防禦系統,是由城牆與炮台組合而成,且分南、北兩大系統。北方防線由望廈炮台、馬交石炮台及青洲炮台組成,而更古老的南方防線,則由大炮台、加思欄炮台及卑拿炮台(位於主教山,今已拆毀)三者組成。如果把南方防線的三座炮台以直線相連,則可劃出一個三角型的「泛南灣防線體系」(譚學超語),而此三角型防線之內,便是燒灰爐炮台所在。所以說,燒灰爐炮台在昔日的城防系統,是南方防線中重要的輔助炮台。

S ZJTd0

9Dn2A6lYE0xw0可惜燒灰爐炮台的軍事價值再高,亦難逃城市變遷的命運,最終只剩下厚厚的大石圍牆讓人憑弔。今天,在炮台石牆遺址之下,豎有一塊刻上「1911 Avenida Republica」字樣的路碑,是當年填海鋪設民國大馬路時所立,乃澳門現存最古老的路碑(街牌),算是為燒灰爐炮台的悠久歷史再添一份韻味吧!另外,炮台遺址上方,建有一座南歐風格的黃色建築,曾是峰景酒店,亦是此古老炮台上的另一道風景線。澳門雜誌W,E7b.Y"} j

!zj-wfHX&j/X%v||0峰景酒店位處灰爐斜巷與高可寧紳士街交界,此一酒店,始建於1890年,雖曾多次易手,又幾經改變用途為收容所、休養所及學校等等,但其作為澳門史上最悠久的五星酒店,始終是最令人難忘之事。不過,在1999年3月29日酒店已光榮結業,因為此盡攬西灣、南灣美景的酒店,已經變為閒人止步的葡萄牙駐澳門總領事館的官邸。

)U]jJ3o2Z"A-iEk0

利瑪竇來華在此登岸

~u FH?2V0在燒灰爐村的南端出口,有大名頂頂的炮台坐鎮,村口的北端亦不遑多讓。若說燒灰爐村南面是葡人軍事殖民的痕跡,那麼村北之地,則是西方人西學東漸的足印所在。澳門雜誌9P v}F"G4| z b.@

w7sJE0W`Q:s})W0近代西學東漸的發展,中外學者都公認始於利瑪竇東來──利瑪竇(Matteo Ricci 1552-1610)為意大利人,是明末來華的天主教耶穌會傳教士,通曉四書五經等國學,1600年獲准入京朝見明神宗之後,與京城官商名人常有來往,並借機將天主教義及西洋科技傳入中國,被譽為開創西學東漸新紀元的奠基人物。

#a@G,ND,] IK0[@N0

^ {:{6S^.Ed0利瑪竇如此的風雲人物,與燒灰爐村又有何關係?原來利瑪竇進入內地傳教之前,是先在1582年8月7日,從印度的果亞抵達澳門,再在澳門夜以繼日地學習漢語及華人習俗,然後在1583年9月,才跟隨羅明堅神父(Michele Ruggieri 1543-1607)到廣東肇慶,展開其接近三十年的傳教事工。而傳說當年利瑪竇踏足澳門,其登岸之處,就在燒灰爐村附近的灘頭。

O*GA~ YJJd5C W0

+\a6e @:U6j-|$j0不過傳說歸傳說,總不如實物有力。可幸今於燒灰爐口(羅飛勒前地)與西灣街交界的「澳門私立利瑪竇學校」大樓舊址仍原好保存,堪作燒灰爐村與利瑪竇兩者之間最有力的串連。此一黃色的學校舊址,現已改變用途為「天主教澳門教區教育研究暨發展中心」,但其外貌仍如學校,入口牆上依然有利瑪竇學校的校徽,完全無損其作為全澳極少數紀念利瑪竇的建築物之一的特殊地位。澳門雜誌,vFBS1P4?vX_}

澳門雜誌*S3E| N `

追溯利瑪竇學校為何選址於此,其實或與利瑪竇在此登岸的傳說有關之外,背後所牽連的,又原來與一間影響中國近代史的英國洋行有關。此一洋行,就是赫赫有名的怡和洋行。

8M"JJHWXN0澳門雜誌POM5kMJm} B.b

查澳門私立利瑪竇學校的校方網頁,可見其介紹學校歷史的首句,便明言「一九五五年澳門天主教耶穌會利瑪竇會院故前院長安徽德神父見本澳失學兒童甚夥,欲建一健全之平民學校。前主教高德華氏聞而稱善,並即撥西環燒灰爐大洋房一座,以作校舍。利瑪竇學校乃告開辦。」不過卻沒有交代,在主教撥地之前,澳門天主教區擁有此一地段業權的來龍去脈。澳門雜誌L{Lpd\

By&^M-fH(oSQN0此一撥地,正是與怡和洋行有關。澳門雜誌i$\Y,jC/g^

怡和房屋列為文物

jF3`CK/E[0一般人對「怡和」的認識,多只知其為歷史悠久的英資商業大集團,但其實怡和洋行在中國近代史上,卻是個足以影響歷史發展的重要角色。

J2mM6r%v3cy0澳門雜誌t&v:uf'V.M

對怡和洋行的研究,以曾任牛津大學副校長的布雷克(Robert Blake)最為得力,為向讀者介紹怡和洋行的獨特性,現將其力作《怡和洋行》(註四)一書部分文字抄錄如下:

oM |\_ ]q"MA5j0

CAn'j-h4}%]!n0怡和洋行以買賣鴉片起家,在中英外交折衝的過程中,扮演重要而頗有爭議的角色;清末的「自強運動」處處可見怡和的身影,它甚至還間接催生了日本的明治維新。翻開這部跨越一百多年的怡和史,不啻是中國現代史的縮影:它曾與胡雪巖合作,與李鴻章談判,將伊藤博文送到歐洲進修,與張學良做生意,在二次大戰期間向蒙巴頓勳爵獻策,影響盟軍對華戰略。身為企業,怡和洋行以驚人的彈性拓展業務範圍,從船運、保險、金融、鐵路建設到製造啤酒。

4OH1T%\)]8Q9a7E;\0澳門雜誌o3@7n#q%]9c"Q1Q;B O

《怡和洋行》一書的簡介指出「怡和洋行在英國對華關係上曾扮演的重要角色。1832年7月1日,怡和洋行成立於廣州,是至今成立於南京條約(1842年)之前而又碩果僅存的貿易商,而它在清朝對英簽訂喪權辱國條約的過程中,卻以一民間商社的身份,時而官方、時而民間的靈活身段,周旋於朝廷命官與英國使節之間,並以販賣鴉片累積了大量財富。」澳門雜誌([ x6f#x'uX

澳門雜誌fS3i;FWV N9O a

怡和洋行這個在中國近代史上翻手為雲、覆手為雨的英資集團,與鴉片及茶葉買賣密不可分,又與清末民初時投資興建鐵路、船塢、工廠、礦務、船務、銀行等各行業有關,但究竟與澳門的利瑪竇學校大樓及燒灰爐村有何關聯呢?

m bP Nx)b](Jf0

.J3x$q-HEX%r0話說清朝同治年間,燒灰爐村一帶的南灣地段,因為背山面海,且兼得西灣及南灣海景,更與內港距離不遠之餘,又與南灣沿岸的政府大樓及商業機構同屬一條大街,交通便利,故此區便佈滿了英國東印度公司和英國各大洋行的物業──當時澳門人將此處俗稱為「英吉利山」,可知英人雄據於此的盛況。澳門雜誌+C)n%Zve8t2K?

澳門雜誌 p:uc~0I$K9J

今天燒灰爐公園(又名兒童遊樂場)至燒灰爐口的地段,即現在的西灣街,當時都是英國東印度公司的物業。東印度公司購此業權,是為該公司的高級職員興建宿舍。及至光緒初年,英國東印度公司全面撤出澳門,大部分物業以極低廉價格轉讓其他留澳的英資公司,亦有部分物業送給澳葡政府或捐贈予教會。當中獲捐贈的教會組織,包括聖公會及天主教澳門教區。更細緻的說,是英國東印度公司的宿舍賣給了怡和洋行,然後怡和洋行將大樓拆建為怡和洋行大班的度假別墅。澳門雜誌z n;b#FR|

@@(^MMc;x1C01949年後,怡和洋行全面撤出中國,總部遷往香港,澳門怡和的人員亦隨之逐步遷至香港。這座大樓,便在這時送給了天主教澳門教區,然後,正如澳門利瑪竇學校的校方資料所言,1955年時,該大樓便改建為利瑪竇學校的校址,並基本保留原貌至今。澳門雜誌8SS2g.QoWA

s!C9Cz7_/EV4v0今天的西灣街上,利瑪竇學校校址的門牌是19號,而17號的兩層古老平房,就是澳門土地上少有的怡和洋行古蹟「怡和房屋」了。怡和房屋與利瑪竇學校之間,並沒有18號門牌,怡和房屋的一面牆壁,其實就是學校的其中一堵圍牆。所以從怡和房屋的綠色百葉窗探頭外望,就是學校的操場了。由此可證,今天燒灰爐口的兩座具藝術價值之古建築,根本就是源出一體的。

1CT"\%NH jp0

後話

澳門雜誌l\$RE2U#[g

怡和房屋位於西灣街與公園街的交界,一邊是學校舊址,另一邊隔街而望的,就是燒灰爐公園。燒灰爐公園舊稱「兒童遊樂場」,是澳門早期的公共兒童設施,落成於1924年12月24日(是年廣州暴動,大量難民蜂擁至澳門,澳門人口首破十萬)。及至1996年4月,此公園改成交通安全教育主題公園,始成今天的基本面貌。此一公園,雖不算燒灰爐村村口的遺址或者古宅,但已是九十高齡的老公園了。公園之內滿載了上一輩甚至上兩輩澳門人的童年回憶,故亦算燒灰爐的另一「老地方」。澳門雜誌$eu y g;ZD

澳門雜誌;d;i/q ]/u2a7t$Idu

至於橫陳在燒灰爐公園對開的何鴻燊博士大馬路及南灣湖景大馬路,是在上世紀九十年代年填海時所新設的街道。此次填海造地,因是今人共睹的變遷,在此便不再多言。

_t,E B;nexMrT0澳門雜誌X1a JW;dGQ

註一)王文達,《澳門掌故》,澳門教育出版社,P.192澳門雜誌4kV2i8e } a

澳門雜誌)T`2@3T%U3Jk z(C H

(註二)同註一

4Nk-ep+D)dN+}0

.{mi3e4x7VHh0(註三)譚學超,《澳門城牆與堡壘炮台》,三聯書店(香港)出版,P.29

j^c S;xl X0

D(t9kH1@MRk0(註四) 羅伯‧布雷克(Robert Blake),《怡和洋行》(Jadine Matheson),時報出版澳門雜誌 F P R,|r/\5i

|L&x V0cAG&} v#G0文:黃健威 圖:黃健威/吳育琛澳門雜誌_w![B"_"@

相關新聞圖片


divider image
  • _MG_9521
  • 《廣東通志》(1731年)中的澳門地圖。其中紅圈h處為燒灰爐砲台
  • 古城牆與燒灰爐炮台位置(《與歷史同步的博物館——大炮台》)
  • 約1840年南灣一角的燒灰爐炮台(澳門藝術博物館藏油畫)
  • 約1900年的燒灰爐街景(民政總署《澳門舊街往事》)
  • 著名的峰景酒店現為葡萄牙駐澳門總領事官邸
  • 不少家長經常帶小孩到兒童遊樂場嬉戲
  • 利瑪竇學校紀念西學東漸先行者利瑪竇
  • 怡和洋行舊址被列為具建築藝術價值之建築物
  • 燒灰爐口街景

Tags:





上一篇 下一篇

社區分享

divider image
總第九十九期總第九十九期
divider image

慢步細賞澳門文學風景

慢步細賞澳門文...

澳門文化古蹟處處,當中隱藏着不少民間故事及文學瑰寶。...

 
媽閣廟的文學遺產

媽閣廟的文學遺...

坐落於澳門半島西南端的媽閣廟,是著名的標誌景點。有說...

 
濠江獅鼓震寰宇 樁頂功夫壓群雄

濠江獅鼓震寰宇 ...

舞獅是中國傳統民俗體育技藝活動,是中華民族優秀傳統文...

 
林茂塘歷盡滄桑百餘載

林茂塘歷盡滄桑...

談沙梨頭歷史,不得不談林茂塘。當年木材商人在沙梨頭外...

 

無翅宴風行 食肆重環保

無翅宴風行 食肆...



魚翅屬名貴食材,是豪華中式筵席必備的菜式之一,以示主人家對賓客的重視。由於對魚翅的需求龐大,獵鯊取翅嚴重破壞了海洋生...

南獅技藝傳揚四海

南獅技藝傳揚四海



中國傳統獅藝(南獅)在海外傳揚已久,近年更蓬勃發展, 而且有相當高的水平。較早前,一項在澳門舉行的國際獅藝邀請賽,除了兩岸四地 的獅隊,還邀請了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