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und image on layout top

澳門填海肇始南灣街

  瀏覽801次 divider image
排行榜 收藏 發佈時間:2015年1月09日
      

澳門雜誌-b js] m1H)t`

南灣大馬路本是澳門南邊的古海岸線,屢經填海而成今貌。澳門開埠以來,南灣街相繼出現清政府的稅館以及澳葡政府的合署、澳督府、法院、炮台及名士大宅都坐落此街之上,是澳門政治、經濟及軍事的中心,亦是中外交流的要衝。另外,中國首張照片,就是在南灣街拍攝。澳門雜誌"Wt3t-cKD8e(i

南灣湖

wZ8SvxIj;h+m6@C0■南灣湖澳門雜誌Ax MJ&z6p!W;S\.v

外商聚居南灣

澳門雜誌 kPua2G @nI

南灣大馬路得名於1995年,舊稱南灣街,起迄自葡京酒店至燒灰爐口,長約1,130米。南灣昔日為澳門外港碼頭所在,與內港碼頭並稱為「南北二灣」。澳門雜誌#R[rdfnu

&cp_2TE0要細說南灣大馬路的今昔變化,可從南灣的屢次填海工程說起。或者,可以說是從「南灣」填出「南灣街」,再由「南灣街」擴展成「南灣大馬路」的歷史進程。

W tErH9UF0

"[6i.d.km~qy0讀王文達《澳門掌故》,當中記載清朝乾隆年間鍾啟韶《澳門雜詩》詩句,註中說:「澳之盡處曰南灣,亦曰南環。沙岸晝夜波激,勢若飛電。入夜黑晦,海面金星萬點,隱現出没。」可證澳門南灣在乾隆年間,仍是「入夜黑晦」的「沙岸」,尚無萬家燈火或商旅頻繁的景象。但光緒年間丘逢甲的詠澳詩句,則已見「樓台金碧擁南環,燈火千門夜不關。滿地煙花春似錦,三更人立磨盤山。」(編按:磨盤山為崗頂舊稱)等描述,可知清朝光緒年間的南灣,已由「入夜黑晦」變為「燈火千門夜不關」的熱鬧街區。丘逢甲於詩句自註中又析述「南環,爲胡賈聚居處。予所寓在磨盤山上,夜望燈火如繁星。」證明光緒年間(19世紀末)「胡賈」(外國商人)聚居南灣,而且處處是「樓台金碧擁南環」的洋樓。

9@dNeTf:p9aCl0

填海造地始自南灣

澳門雜誌1r*iH2i'Z5[Gn-t%}

事實上自從「胡賈聚居」於澳門之後,澳門的城市發展便深受澳葡決策及外國因素影響,南灣的填海造地就是一例。有論者認為,鴉片戰爭之後香港正式開埠,加上五口通商等等,令澳門多年來的遠洋貿易優勢不再,大量中外商人遷離澳門,小城的經濟面臨轉型危機。就在這時代背景之下,當年的澳葡政府發覺不能單靠澳門的港口營生,決定以填海的方法,增加澳門土地,以謀求新的發展。其中,在昔日負起外港功能的南灣海岸填出街道,由南部港灣變成南灣街,這就是澳門首次的填海工程。

H!c)i_C[0

{%e's]*K1[Ed01863年(清同治年間),第84任澳督基瑪良士(Isidoro Francisco Guimarães)就在離任那一年下令,沿南灣的天然海岸填出弧形的街道,並於1869年取名南灣街。這項工程所填得的土地資源雖然不多,但對澳門來說屬歷史創舉,掀開了澳門大規模填海造地的序幕。例如:南灣街動土鋪填後的3年(即1866年),澳葡政府便開始在內港填海,之後延伸至筷子基及青洲等地,各新建的街區漸次而成。直到回歸前後的路氹城填海計劃,和今天仍在進行的新城填海工程,澳門150年來填海造地可謂從未停歇,而事件的肇始,就是南灣街的鋪填。澳門雜誌%R[D~)B v*G

w'E5h_ O.t)?#_"I0在過去150年間,南灣街的「玫瑰園工程」可算是澳門填海計劃的佼佼者,昔日的南灣街進化成今天的南灣大馬路,亦是因此而來。

1l+bo,a'q0?`%c0

玫瑰園工程一波三折

澳門雜誌r1HJKp#d

所謂「玫瑰園工程」,又稱「南灣整治工程」,是一個歷時約20年的巨大計劃。早在「玫瑰園工程」之前,南灣街在1923至1938年間已經歷多次填海變遷,昔日的海面已向前推至葡京酒店附近。其中1932年澳葡政府決定將加思欄炮台至舊法院的南灣街路段對開的海面填成陸地,是此段時期南灣地貌最大的改變。1981年,澳葡當局又提出南灣整治計劃,打算再擴展南灣街一帶的土地,並疏導南灣區的交通。可惜該計劃未獲支持,加上政府官員更替,工程計劃便「只聞樓梯響」。直到文禮治主政,提出重整計劃,預算以18億澳門元整治南灣,工程預計1992年完工,但因文禮治於1990年離職及批地問題,南灣整治工程又再暫停。1991年,一家中、葡、澳合資的公司獲相關工程的合約後,卻因批地溢價金問題,加上中葡土地小組意見分歧,南灣整治計劃爭議不休。最後,「玫瑰園工程」終在各界熱議下正式動工,其時為1992年7月8日。及後,葡資「德力工程公司」因財政問題倒閉,1993年7月何鴻燊投資110億元,工程才免於中斷。早在1869年開闢的「南灣街」,在紛紛擾擾下完成「玫瑰園工程」,於1995年更名為「南灣大馬路」。至於現在馬路上可見的澳門旅遊塔、南灣湖以及與南灣湖相鄰的西灣湖,都是這項耗時約20年的南灣整治工程的產物。澳門雜誌/WzZSe P

劉玉麟公使終老於斯

澳門雜誌8g(Qn Q9d\

南灣街由沙岸演變成大馬路,其間在此起落的人事確實不一而足,以下由馬路的東至西,拾遺幾則中外軼事。澳門雜誌 D*`,h"n&W C

澳門雜誌5y5F m B2MrF8f,t

先說劉公使府邸。此府邸昔處南灣街111號,即位於今天八角亭對面的南灣大馬路區域。府邸的主人劉玉麟(1863-1942)祖籍廣東,是清政府挑選留學外國的「放洋」學生。在他13歲時(即光緒元年)奉南洋大臣兩江總督之命,由陳荔秋帶到美國留學。其時全大清國只得120名學生獲此機會,分4批,每次30人出國,劉玉麟就是第4批「留美幼童」。1881年,他回國後,被李鴻章聘任為家庭教師,後於1886年至1893年先後出任駐紐約領事館翻譯官、駐美使館翻譯官及駐新加坡總領事館翻譯官,其後更任署理新加坡總領事。1898年,劉玉麟出任澳大利亞總領事後,於1913年成為民國首位駐英全權公使(劉氏於1911年獲英國劍橋大學名譽法學博士學位)。1917年始,他出任廣州軍政府陸海軍大元帥高等顧問及兩廣鹽運使等職。1923年,60歲的劉玉麟在南灣花園前購入一座3層高洋樓,從此退休,隱居於南灣。不過劉玉麟居於南灣之後,民國第一任總理唐紹儀特邀其出任中山第一區自治籌備所所長及該區的區長,因此當時每天會有一輛專屬汽車出現在南灣街上,接送劉氏到中山工作。澳門雜誌f]uZ+n7?(UA

澳門雜誌S+Nm Uz.`-Y$g

劉玉麟居澳期間,對澳門頗有貢獻,例如:出資興建鏡湖醫院,並擔任該醫院董事,至今在鏡湖醫院內仍有碑記刻有劉玉麟的芳名。1942年1月27日劉氏在澳門逝世,終年80歲,其長眠之地,就在舊西洋墳場。可惜如此顯赫的名士,其劉公使府邸早已被拆,不留一點痕跡。

%R/\&[_ G z;w.Q|oDe`0

中華廣場原是陳芳大宅

S8G^)im0由劉公使府邸向西行,即今中華廣場,就是中國駐檀香山領事館首任領事陳芳的故居原址。陳芳(1825-1906)是廣東人,喪父後隨伯父到港澳學習營商,1849年後轉到檀香山發展,與友人創辦「芳植記」,發展成夏威夷八大企業之一。陳芳於美國南北戰爭期間從事蔗糖生意而成巨富,1857年入夏威夷王國國籍,並成為夏威夷王國樞密院議員。1879年,陳芳更成為首位有華人血統的夏威夷王國貴族。同年,清政府在夏威夷設立華商董事會,經容閎(中國首位留學生)推薦,陳芳被任命為首任駐夏威夷商董,陳芳的大宅成為華商董事會會址。1881年,華商董事會升格為中國駐檀香山領事館,陳芳被任命為首任領事。直至陳芳長子過身,1890年陳芳帶次子陳席儒等人回國,常活動於粵港澳三地,而陳氏一家在澳門的居所,就是今天南灣大馬路的中華廣場。

c7y"K7N H0澳門雜誌9pzs\Xl ila f

陳芳曾在澳門開辦公司,從荷蘭引進乳牛,成為澳門最先養殖荷蘭乳牛的商家。值得一提,澳門歷史上第一位擁有私家車的人,就是陳芳。其時「澳門之第一輛汽車也,朝夕馳騁於南環及馬交石幾條路上。斯時澳中街巷狹窄,甚少可供通車之馬路。路人好奇,多住足以觀。」(引自《澳門掌故》)澳門雜誌)J0s0\ ]8Y3C6fF9d

澳門雜誌}_T;hWHd

陳芳除富甲一方之外,其後人陳席儒(耶魯大學畢業生)曾於民國時出任廣東省長,陳芳之孫陳永安亦為中山縣長及中山政治委員,任內致力開築岐關車路。引王文達之語「岐關車路之通,陳永安實與有功焉。」陳氏離世之後,曾為省長及縣長府邸的陳家大宅幾經變遷,於1948年成為聖若瑟教區中學第一校新校舍,之後又因地權變更而成今日中華廣場之新貌。澳門雜誌%PC r1mSi9h'z

清政府設稅館

%d'R]XH R/U(O0大富者如陳芳,大貴者如劉玉麟,皆擇南灣街而居,且於此度其餘生,可見昔日澳門南灣街,確有其過人的吸引力。除大富大貴者聚居於南灣街之外,昔日的南灣海岸,不但是船隻停靠的埗頭,亦設有官家的稅館。

5Zd1oW,@Fjdk0澳門雜誌P]6B{h Lq

昔日南灣稅館,在南灣大馬路匯豐銀行澳門總行附近,今已蕩然無存,幸在王文達《澳門掌故》中有所記錄:「葡人既以南灣海爲停舶處,則於南灣沙岸,設立埗頭。故昔南灣中段,近大堂斜巷口處,嘗有一個魚仔埗頭。當時所有之外舶及漁艇,皆由此上落也。」而且「當時澳門關稅權尚在中國官吏掌握中,因此清朝關員,遂在魚仔埗頭旁,設立一所南灣稅館,圍杆高豎,望台突出海中,專司稽察職務。」另引《澳門圖記》記述「澳有關税,一主抽税,曰小税館;一主譏察,曰南灣税館,專稽察夷民登岸,及探望番舶出入。」由此證明,清朝時的南灣稅館,是專職查察外國船隻出入澳門的政府機關。鴉片戰爭後,即道光年間,澳督亞馬喇始下令拆毀稅館,而望台則於南灣填海時被毀。

!K r-a4B(a"O(B0

,I1P hR1Jz"dJ+N Y0至於南灣稅館旁的魚仔埗頭,亦在澳門歷史上佔重要位置。事因英法戰爭之時(清嘉慶十三年八月),英軍藉口保護澳葡而派兵強行登澳,並佔領加思欄炮台。澳葡政府其時因葡萄牙國土受戰爭影響,無暇兼顧澳門,故即報香山縣衙,期望中方出手對抗英軍。香山知縣彭昭麟呈請上級,將廣州的英國貨物商船封鎖,並增兵前山寨,恐嚇英軍如不立即撤離澳門,即捉拿英人及燒毁其貨物。英軍在此情況下,只得在佔澳約3個月後撤軍。

8@Abl||0

.@,}nx*p Art0查核當時英軍強行登岸之處,就是南灣的魚仔埗頭。英軍走後,兩廣總督百齡及廣州巡府韓封二人同抵澳門視察,視察的結果,指澳葡雖在澳門築建圍牆,但在南灣海岸卻無城廓防衛,故令澳葡當局在此海堤加建石牆,以增澳門防衛能力。此一防衛南灣的石牆,後來變化如何?讀《澳門掌故》便知:「至道光末年,澳葡增修南灣沙岸,填高隄基,將石牆改作石隄。後更沿隄種植榕樹,婆娑載道,長蔭行人,樹影波光,益增景緻。」由此可知,今天在澳門南灣大馬路上所保留的舊海堤,是清朝時澳葡所築石牆的原址。此外,澳門首次豎立的街燈,就是設在此堤岸之上。當時的街燈初為煤油燈(火水燈),需人手每晚逐一點燃,甚為古雅,後幾經進步始改為電燈。

3DH$f D#P U z0

大酒店與大銀行

澳門雜誌]lKd~u

別過南灣稅館再向西前行,即為南灣大馬路與新馬路交匯之處。1918年前,澳門還沒有新馬路,南灣街於此處亦無交叉口,及至澳葡政府收屋剷山而建新馬路,始把南灣與北灣打通。今雄據路口的大西洋銀行總行大樓,初為富戶林蓮的住宅舊址。1925年大西洋銀行收購林宅,並拆建為兩層高的歐式辦公大樓,1926年3月1日正式啟用。時至1997年,原大樓只保留外牆,拔地而築建成現時的巍峨高樓。澳門雜誌M fz g Gq!F4Ff

;Tm0HE&j[5g0至於大西洋銀行對面的南通商業大廈,即現時中國銀行分行所在地,原本亦不是銀行,而是興記酒店。興記酒店的消失,又與前述的巨富陳芳有關。據史載,酒店由英資開辦的,是外國人在澳門最早開設的酒店,是19世紀末澳門著名大酒店。酒店樓高3層,面臨南灣海景,設備豪華,各國外交官及旅客多下榻於此。1891年夏,陳芳與家人抵澳,打算入住該酒店,卻被門衛以「華人與狗不得內進」為由而拒諸門外。陳芳一氣之下,除召來酒店經理,更急請澳門商會(中華總商會前身)代表到場,當眾宣佈以5,000美元買下整座酒店。此事迅即成為報紙的熱話,而酒店亦易名「四海芳園」。陳芳離世後酒店易主,於1928年改名「利為旅酒店」。40年後,即1969年,酒店結業,並於1971年拆毀,1974年原地建成南通大廈,於1998年9月重建成今天所見25層高的南通商業大廈。

?RAxgKD B#M0

澳葡政府公務要地

澳門雜誌#s^)p}.g~H:S

距昔日利為旅酒店向西不足百米之地,就是俗稱舊法院的原「初級法院大樓」。2003年8月時,初級法院因大樓內部結構危險而遷出,原址一直空置,至2007年10月24日,財政局正式公佈將大樓撥予文化局,作為澳門新中央圖書館的用地。現改建圖書館工程雖仍未見動靜,但近年常有文化展覽及藝術表演在大樓內舉辦,澳門藝術節的部分節目亦在此舉行。不過,大家或許不知,這外貌古樸的大樓其實並不古老,建築年份是1951,至今樓齡只有60多年,建造者是當時本澳唯一的華籍工程師周滋凡,督建者為澳門工務局局長。其時大樓內匯集澳葡政府多個部門,例如:財政廳、經濟廳、民政廳、公鈔局、檢察官辦公室及法院等等,故稱「政府合署」。後因城市發展,各政府機構規模亦隨之擴展,紛紛另覓新址辦公而陸續遷出,最後只剩初級法院,故稱「初級法院大樓」。大樓現已列入澳門百多項受保護文物建築之一,被政府列入為「具建築藝術價値的建築物」。其歷史價值卻不止於此,事緣在1951年大樓建成之前,長久以來,此地原址根本就是澳葡政府的政經中心。此地曾長時間作為澳督辦公之處,至1881年澳督始遷往今天的政府總部(回歸前稱「澳督府」)。另外,作為澳門首間發鈔的大西洋銀行,其於1902年創設之時,辦公室亦就在此大樓的地庫,至1926年才遷至現時的總行。故說舊法院大樓的原址,具有深邃的歷史底蘊。澳門雜誌.o4wO-?0F

葡萄牙航海史標誌

澳門雜誌9Q/Q"ll!w%jD,Z6Q

今天,在舊法院大樓前地,仍有兩個葡萄牙航海歷史的標誌存在,其中之一是歐華利石像。歐華利是首位來華的葡萄牙航海家,於1513年時抵埗古稱「屯門澳」之地,即今香港大嶼山附近(並非現時的屯門)。當時明朝官員拒絕歐華利登岸,但歐華利在船上與華人進行貿易,且收穫甚豐。歐華利雖不獲批准登陸,但仍在岸上豎立一根石製「發現柱」,以表示葡萄牙人「發現」了這個地方。後來其兒子病歿,歐華利亦客死於此,兩父子的屍骨被同行的葡人埋於屯門澳的「發現柱」下。事隔多年,原本的石柱早已不知散落何處,但澳葡政府為紀念歐華利,便在南灣街政府大樓的正對位置,矗立歐華利石像,而石像身後之柱,就是模仿當年的「發現柱」。澳門雜誌 ],a_a{9u

澳門雜誌0?7s8Gb[Pt7H(hu~

至於南灣大馬路上另一葡萄牙航海歷史標誌,就是同處歐華利前地的殷皇子紀念柱。此柱雖同為石柱,卻與「發現柱」大不相同。翻查史料可知,在葡萄牙的傳統中,名為Pelourinho的石柱是地方權力的象徵,通常是大地主或主教等才有權豎立。在1960年殷皇子逝世500周年之際,澳葡當局仿照傳統石柱的式樣,在原利宵中學門前豎立刻有殷皇子個人徽號的石柱,以示紀念殷皇子對葡萄牙航海事業的貢獻。後來在80年代,石柱曾被移至今天蘇亞利斯大馬路街道中心(約於栢佳停車場入口車道)。南灣湖整治工程之後,此石柱已被重置於歐華利前地的草坪之中,從栢湖停車場的升降機出口就可抵達。近看此紀念石柱,上刻有賈梅士詩句數語,直譯大意為:「若果世界能夠更大,我將能夠去得更遠。」深深表現出葡萄牙人對大發現的心聲。

B*hP;TXzh0

第一張中國照片

澳門雜誌 FeOEU"WU2f

沿南灣大馬路再向西行,便是澳督府,今為澳門特區政府總部,建於1849年,原為施嘉爾子爵(Visconde do Cercal)的私人府邸。此大宅建築如宮殿豪華,故被普羅市民稱為「南灣宮」。1873年澳葡政府租下此處作為辦公處,後於1881年5月17日,施嘉爾子爵的遺孀將大宅拍賣,澳葡政府便正式將之購入成為澳督府。澳門雜誌[:Rz@\&^

znc B5Bc8r0澳督之職雖已在回歸後不復存在,但此「南灣宮」仍屹立南灣之上,且每年舉行開放日,故世人對此多有認識。不過昔日澳督府門前附近的灘頭上,曾建有一座小炮台,則鮮為人知。此設於南灣岸邊的低矮小炮台,名為聖伯多祿炮台(又名聖彼得炮台),與加思欄炮台、大炮台及西望洋山的卑拿炮台(已拆毀),三者雖然同是防衛南灣的炮台,但上述三者都是居高臨下,利於遠攻,而聖伯多祿炮台及南灣街盡頭的燒灰爐炮台,則補充了南灣防衛網中的近戰漏洞。澳門雜誌|Vy}SVT

7Zd"Bv;sQ#ZZ0聖伯多祿炮台已在城市發展中被拆毀填平,但有當年的相片留世,而且此張相片,更是中國歷史上,現存第一張在中國土地上拍攝的照片。事緣1844年,法國人于勒‧埃及爾(Jules Alphonse Eugène Itier,1802-1877)以海關官員身份,乘坐法國「西來納號」三桅戰艦隨法國使節團經澳門訪華,參與中法貿易談判及協助簽訂《黃埔條約》。早在1839年,法國人已發明銀版攝影術,故于勒 ‧ 埃及爾便帶備攝影器材同行。其時,于勒 ‧埃及爾在澳門南灣、媽閣廟、內港和氹仔等地點拍攝,此批相片,就是全中國現存的首批相片。其中,以聖伯多祿炮台為拍攝對象,南灣街為背景的黑白照,就是當中的第一張相片。

Z#hLl-~;Y#dX3_ e0

培基學校與太史第

FzJ+fnI0具歷史價值的聖伯多祿炮台今已不存,正如澳督府以西的兩座重要建築物一樣,早被時代吞噬。此兩建築,一為昔日南灣街41號的培基學校,一為其附近的太史第,現都不留半點痕跡;而查之於史,則兩者位處於今天的金輝大廈附近。其中,較為人注意者是培基中學,因晚清之時革命志士輩起,南灣街上的培基學校與白馬行上的濠鏡閱書報社,都是當年的革命秘密基地。不過,培基學校除因革命而聞名外,本身在澳門教育史上的地位,亦不容忽視──培基學校創立於宣統年間,是獲清政府立案註冊的學校,後增設中學一、二年級,並改名「培基兩等小學校附設中學」,中二學生及格者可由澳門直升廣州中學三年級。至此,培基學校便正式成為澳門教育史上的第一所華人中學。

c's_WY E"dku0澳門雜誌mEJ2bB)J C uf

至於所謂太史第,是指李翹燊的大宅。李翹燊,字賢發,號際唐,廣東人,光緒年間中秀才,再中舉人,後更為進士,欽點翰林,為澳門唯一的太史公。李翹燊因祖輩於澳門經營賭業,故歸隱後亦長居澳門。據說當年南灣街上的太史第內掛有聖旨,但此大宅古物現已不知去向。澳門雜誌-h|#\ Ow,NdP#e

澳門雜誌$P/]U;V [(lAw(I#P1j

走筆至此,雖東拼西湊,卻可略知南灣大馬路上的點點滴滴,在澳門歷史留下或輕或重的印記。其實昔日南灣街的歷史遠不止於此,例如:大馬路東端的陸軍俱樂部,西端燒灰爐口葡人設辦的工廠,以及位於舊日南灣街79號的自來水公司,甚至林則徐巡澳時途經南灣街的路線等等,都可以是言說不休的南灣史事。

0[&s R3pr7[E0

lH:]@:y$} S Jwp0文:黃健威  圖:陳偉揚

{}P+J-Q+oN0

相關新聞圖片


divider image
  • 19世紀上半葉的南灣景色(油畫)。圖中中國稅館前旗桿高懸大清國旗。(見薛鳳旋編著《澳門五百年》)
  • 19世紀末,由東望洋遠眺南灣。
  • 19世紀末,由嘉思欄望向南灣街。(網絡照片)
  • 19世紀晚期的南灣景色(見薛鳳旋編著《澳門五百年》)
  • 20世紀初,南灣街上一列政府辦公樓與洋行。  
  • 大西洋銀行
  • 中華廣場
  • 太史第與培基學校早已消失於歷史長河之中,據文獻推測,舊址應為今日金輝大廈附近。
  • 南環大馬路
  • 南灣大馬路與新馬路交界處的利為旅酒店(民政總署提供)
  • 南灣馬路中國銀行
  • 南灣街上澳門第一間郵局(左)(歷史博物館提供)
  • 殷皇子紀念柱
  • 第一張在中國土地上拍攝的照片:1844年的南灣,可見中國稅館的旗桿和小砲台。(網絡照片)
  • 當年南灣街上的聖約瑟中學,今天中華廣場所在。(網絡照片)
  • 歐華利紀念像
  • 澳督府一直都是澳門的政治中心
  • 舊法院
  • 舊日的總督府回歸後改為特區政府總部

Tags:





上一篇 下一篇

社區分享

divider image
總第一百零三期總第一百零三期
divider image

慢步細賞澳門文學風景

慢步細賞澳門文...

澳門文化古蹟處處,當中隱藏着不少民間故事及文學瑰寶。...

 
媽閣廟的文學遺產

媽閣廟的文學遺...

坐落於澳門半島西南端的媽閣廟,是著名的標誌景點。有說...

 
濠江獅鼓震寰宇 樁頂功夫壓群雄

濠江獅鼓震寰宇 ...

舞獅是中國傳統民俗體育技藝活動,是中華民族優秀傳統文...

 
林茂塘歷盡滄桑百餘載

林茂塘歷盡滄桑...

談沙梨頭歷史,不得不談林茂塘。當年木材商人在沙梨頭外...

 

澳門理工提供平台 王坤運動學業兼得

澳門理工提供平...



就讀於澳門理工學院的王坤從小練習長跑,經過多年的努力,今年終於在「渣打香港馬拉松2014」獲得半程馬拉松青年組冠軍,又奪...

一人一電腦  教學效益高——訪澳門聖保祿學校

一人一電腦 教學效益高—...



我們已走入數碼時代,人們每日都接觸到電腦多媒體技術,時刻都感受着它強大的威力。數碼時代給教育環境帶來巨變,傳統的教學模式已經不能滿足當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