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und image on layout top

荷蘭園大馬路與塔石村

  瀏覽519次 divider image
排行榜 收藏 發佈時間:2015年3月15日
      

a.|~#Q!~l)\r0塔石廣場是今日澳門四大廣場之一,在明清時原是塔石村的農地範圍。建於其周邊的八座西式古建築,又是澳葡政府拆?城牆、「近佔七村」的歷史痕跡。至於貫穿其中的荷蘭園大馬路,以「荷蘭」為名,更是與一場催生澳門總督制度的葡荷攻防戰有關。

0Ga!nl%F!p0
今天的塔石廣場澳門雜誌Y cMdZ7i-W }+W H4~

■今天的塔石廣場

8{,Z1n2}\LG L0

一條街三個中文名

澳門雜誌q vdIq9ct

荷蘭園大馬路位處望德堂區,由東北一端的美副將大馬路起,至西南的水坑尾街為止,全長逾千米,由西南向東北伸展,是貫通水坑尾與高士德兩個商業區的主幹道之一。澳門雜誌oW*uBE&i:R`

澳門雜誌1G7~n?)fy

在這彈丸小城之中,同一條路竟有三個中文名稱,是罕有的情況,荷蘭園大馬路便屬此異數。此路的葡文名稱為Avenida do Conselheiro Ferreira de Almeida,「荷蘭園大馬路」是其三個中文名稱之一,其餘兩者為「肥利喇亞美打大馬路」及「荷蘭園正街」。故其街牌之上,竟有20個中文字,是澳門字數最多的街道名牌。澳門雜誌'LmHDb m4u

澳門雜誌5C)E!znw9fL

「肥利喇亞美打大馬路」是該馬路的中譯正稱,最早見於1905年的《澳門市街道名冊》,其時譯名為「非利剌亞美打大馬路」。「肥利喇」及「亞美打」,分別是對應葡萄牙語人名Ferreira及Almeida的音譯,而葡萄牙語中Conselheiro一詞,則可理解為「議員」。此街道名稱的主人翁,是個名為「肥利喇亞美打」的葡萄牙議員。到底「肥利喇亞美打」是誰?相信大部分澳門人都不知道。澳門雜誌'W8x4TB8b!t Z

,H7[ ]p*}os A0翻查葡萄牙歷史,肥利喇亞美打是19世紀末的里斯本議會議員,後於1895年出任「葡萄牙海事暨海外部」部長,約6年後晉升為司令,坊間稱之為海軍部長。肥利喇亞美打最為人知悉的政事,就是在任內提出「賣澳門」的建議,即打算出售包括澳門在內的大部分葡萄牙佔領地。

B:oz"D1d/[&G c0

荷蘭軍襲澳鎩羽

iKV.D)?4qsf$h0這條大馬路的中文正稱雖為「肥利喇亞美打大馬路」,但十之八九的澳門居民,都會稱呼此路為「荷蘭園」,因為「荷蘭園正街」及「荷蘭園大馬路」這兩個中文別名,其歷史的深度及與澳門的關係度,都比「肥利喇亞美打」為甚。荷蘭園街上,雖然從來沒有荷蘭風車,但確實曾有荷蘭人居留於此,而且是被拘禁於「園」內,這條馬路便因此得名。事件的原委,當從荷蘭人侵襲澳門說起。

f1v)y$RP%~#jHAQ0澳門雜誌vR'N$A,Do~#x v4t

中國明朝實行「海禁」政策,即禁止海外貿易,但葡萄牙人卻享有特殊優勢,以澳門作貿易港,與中國、東南亞及歐洲通商買賣,基本上是壟斷市場。自16世紀開始,荷蘭是葡萄牙的海運競爭對手,頗有成為海上新霸主之勢,例如在巴西及印度洋航線的香料貿易,葡荷之間已有磨擦。後來葡萄牙成功抵達澳門,並耗上一番功夫獲得居澳權,坐擁澳門這個獨享中外海運特權的港口,荷蘭人不甘示弱,緊隨葡人航線而至。時至1601年,即萬曆二十九年,荷蘭人正式向明朝政府提出借地通商的要求,卻屢遭抗拒,於是荷蘭人便開始構思以武力強奪澳門的計劃。查閱澳門早期史料,在1601、1604、1607、1622及1627年,都有荷蘭人進犯澳門的記載,但皆以失敗告終。其中1622年一役,是荷蘭人5次侵澳之中,規模最大,影響最深的一次,而「荷蘭園大馬路」之名,正與此戰有直接關聯。澳門雜誌dIz;s$P4E(YHm3}

X:`|| so2x0荷蘭於1607年進犯澳門失敗後,1609年與葡萄牙簽訂安特衛普協議,同意長達12年的休戰協定,但其侵澳之心不息,1621年,荷蘭人已積極策劃攻佔澳門,決定於1622年(明朝天啟二年)攻打澳門,總策劃者是荷蘭東印度總督簡.皮特斯佐恩.科恩(Jan Pieterszoon Coen),他指派的攻澳艦隊總司令是康納利斯.萊爾森(Cornelis Reyersz),副指揮為商人出身的漢斯.魯芬(Hans Ruffijn)。澳門雜誌C,H}_m$Z

o k R V9j6_Ju01622年,以荷蘭軍為主的荷英聯軍艦隊,在萊爾森的帶領下撲擊澳門。在此兵臨城下之際,澳門的防衛其實薄弱得可憐,因為當時的澳門始終是中國的領土,葡萄牙人根本無權在此大建軍營及炮台,遑論囤駐大批葡軍。在荷蘭人步步進迫之下,澳葡只能急向果阿及馬尼拉的葡人求救。所以在1622年葡荷戰爭中的澳葡領軍者,是由果阿借調而至的洛博.薩門托.卡爾阿略(Lopo Sarmento do Carvalho)。

y"Efz:FtTU9d0

9T,PHB/|D p#Z0卡爾阿略急抵澳門之後,據說以賄賂手段獲明朝官員同意,立刻在媽閣、燒灰爐及加思欄加建炮台,而當時屬耶穌會的觀星台(即日後的大炮台)亦加設大炮以助戰。雖然此刻有4座炮台,但守兵只有數百人,而且當中只有少數的正規軍,餘者多是黑奴,而荷蘭兵人數倍於澳葡守軍,故荷蘭軍在戰前視攻取澳門是探囊取物的易事。時值6月24日,兩軍正式開戰,熟悉軍事的荷軍首領萊爾森看準澳門防守的弱點,派軍在今日「?狗環」的「海角遊雲」一帶(填海前皆為海邊淺灘)搶灘登陸,可避開4座炮台守兵的正面衝擊,故荷軍在加思欄對開的海面與澳門守軍互相炮轟的同時,萊爾森親自領兵在「海角遊雲」附近登陸,直接與「?狗環」戰壕內的澳葡守軍交戰。荷軍本是形勢大好,豈料一下冷槍竟打中了萊爾森,他被抬回艦上,由副手魯芬頂替領軍。魯芬急於求成,不顧彈藥未及補充,奪得「?狗環」後即向松山方向挺進。結果在今天得勝花園附近,一枚由大炮台勁射而至的炮彈,竟百步穿楊打中荷軍的火藥馬車,致使荷軍頓時彈盡無繼,情勢因而急轉直下。當此良機,本來只敢作游擊戰的澳葡守軍即大舉反擊,荷蘭兵陣腳大亂,潰不成軍,領軍的魯芬更戰死當場。兵敗如山倒的荷軍,已無還擊之力,紛紛倉皇退回船艦,或當場被俘,本來敗象已呈的澳葡守軍,竟奇蹟獲勝。因交戰當天是6月24日,恰好是天主教的聖若翰紀念日,故葡人認為奇蹟反勝,是得上主保佑,後封聖若翰為「澳門主保」,源出於此。回歸前澳葡政府定6月24日為「澳門城市日」,列作公眾假期,根源亦在這葡荷之戰。

)Na7r p$DkUH0

荷蘭戰俘助修城牆

\7G$`7O/cp,N _V;VC01622年的戰役,被喻為澳門土地上最激烈的戰爭,戰爭對澳門的影響亦極深極廣,當中與荷蘭園大馬路最關切者有二,一是拘留荷蘭戰俘,二是設立澳督一職──因為日後拆?中國人聚居的塔石村,終變成今日荷蘭園大馬路的始作俑者,正是其中一任的澳督。澳門雜誌c l G+xD'?/j|

yTr9Wi1w f ^v J0先說與馬路名稱有直接關係的荷蘭戰俘。到底當年兵敗被俘的荷蘭兵共有多少人?這真是一個眾說紛紜的問題。在現存的資料中,最多的說法是逾40人,亦有學者引經據典的說只有7人。不過,無論人數多寡,荷蘭戰俘被拘留在今日荷蘭園大馬路近水坑尾街一段,卻是學界公認之事。而荷蘭政府曾向葡萄牙提出釋放俘虜的要求,終被拒絕一事,亦有資料記錄。至於在「荷蘭」後加上一個「園」字,乃因拘禁戰俘之地,是一廢園之故。黃文達《澳門掌故》中載:「至天?時,竟糾集大隊荷艦來襲,卒被澳葡擊敗,將所有荷蘭俘虜,安置於該區之廢園中,日間驅使之築城建壘,至晚復拘禁回園?。時人以該區園地,既?荷蘭俘虜之收容所,故相沿稱該區園地?荷蘭園也。」

c!X(}k4AS0

kpj3Z;i0讀此段引文,有兩件史事可知,一是此條大馬路以「園」為名的根由,二是證實昔時澳門城牆及炮台的修建,有荷蘭人參與其中。2005年澳門成功加入世界遺產名錄,就是以「澳門歷史城區」申請,而所謂「澳門城」者,是以城牆包圍的澳葡舊城區而言──在澳門芸芸街道之中,直接以「荷蘭」命名,並有荷蘭人居住,印證荷蘭俘虜曾參與澳門城區建築的大馬路,唯「荷蘭園」而已,由此可見此街的意義非凡。

A@d y!u1_l0澳門雜誌j[ dB&DRKuz{

至於澳葡當局積極修城牆、建炮台的原因,正是與荷蘭大戰之後,深知澳門城防的空虛,亦知獲勝是可一不可再的「上天保佑」,故自1622年始便大力修建城牆(今日荷蘭大馬路的塔石路段,便是澳門北城牆外的華人村莊。),同時,葡萄牙有見澳門缺乏兵力及正規的「兵頭」,故特在葡荷之戰後,加設澳督一職,以加強澳門的軍事力量(同時亦借此加強葡國皇室對澳門議事會的控制)。時值1623年,馬士加路也(D. Francisco Mascarenhas)抵澳履新,出任首任澳督。

3_F#b&HTQ"C#\0

塔石村劈山開路

澳門雜誌d \(d:H$C

首任澳督抵澳後的一段長久歲月,「荷蘭園」大馬路尚未出現,直至第79任澳督亞馬喇(Jo?o Maria Ferreira do Amaral)鐵腕推行殖民政策,「荷蘭園大馬路」始在多番工程下漸次築成通衢大街。《澳門掌故》說得簡單,只言「清朝同治年間,澳葡拆城開路,將荷蘭園與雀仔園及水坑尾貫通之,成?荷蘭園正街及荷蘭園二馬路兩條大道」,但「開路」卻非一蹴而就的事。

%oM v7B!O A L!hn Z!@ W0澳門雜誌R,rotJT8app~T!?

要說澳葡政府在荷蘭園「開路」的事,必先從塔石村說起。澳門雜誌8H Q-CT}^!s0Y#U

澳門雜誌%|1iKL&J

塔石村,是澳門傳統的華人村莊,現存文獻中最早見「塔石」一詞者,是1848年(清朝道光)的一份田畝稅單。此小村被名為塔石,是因村旁一座小山之故。這座今已幾乎被鏟平的小山,古稱「頸頭山」(葡人因聖味基墳場建於此山,故稱之為聖味基山)。昔日山上有3塊天然相疊的大石,澳門人都稱之為「疊石」,山丘亦隨之別名為「疊石山」;又因三石直立堆疊,形似高塔,故又叫「塔石」。另一說法是「塔」與「疊」(粵俗音「踏」)音近,故誤傳為「塔石山」。此外,《澳門掌故》言:「該山頂端,有三巨石堆疊天然,舊稱『三疊石』,即塔石也。山之險,又有坑水雨穴,分築石圍欄兩道,斜向新橋方面而下,舊稱『丹坑渠』。山上各處,尚有不少中國墳墓,皆澳門及龍田、望廈等村人之祖先塋塚也。」故知今日的荷蘭園大馬路,昔日原是頸頭山下的塔石村範圍。

0z"|W7GcP0澳門雜誌 X5R^|DN,Z

自鴉片戰爭之後,澳督亞馬喇自拆舊城城牆,訂下「近佔七村,遠奪三島」的殖民計劃,逐步擴大葡人在澳門的勢力範圍,強佔本由清朝官員管轄的澳門土地。其中,七村之一的塔石村,本就在北城牆外不遠,故迅即被葡人佔據。由民署出版的《澳門舊街往事》對澳葡「開路」的過程,有以下的資料:「澳督亞馬喇開始對華民村落土地進行登記收稅。此後,澳葡政府逐步開發塔石村。1854年,在塔石山坡(即塔石村和聖拉匝祿教堂之間)開闢天主教墳場。拆毀水坑尾城門後,1869年命名並公佈了塔石村5條村路的路名。1887年,塔石村除進教圍外,有舖戶、民居、篷屋四五十家、壯丁七八十人,每年約繳公鈔及街燈費共銀三百元。其後,澳葡政府加快了改造塔石村的步伐,包括徵地、建屋、改造村路等。」此外,又言「1847年初,亞馬喇總督下令徵地,用於修築一條通往關閘的新路。該路以北城牆水坑尾閘門為起點,左邊沿線依次越過荷蘭園、龍田村……經望廈山臨海山麓,直達關閘。」澳門雜誌 Z*C+F&c NN

z'|;p&o?2`0澳葡在佔領塔石村及塔石山之後,先後炸毀三疊石,填塞丹坑渠,又將山上華人祖墳遷移甚至摧毀,整座山更被鏟平,目的是取石鋪路。據《新修香山縣志.紀事編》所載,是為「光緒三十一年(1905年),夷人平毀塔石等處墳墓,投無主遺骸於海雲。」1921年,荷蘭園大馬路已是整齊的大馬路,澳葡政府更對其進行美化及拓展工程;1925年,荷蘭大馬路的兩端起迄點,已與今天相同。至於今天在荷蘭園大馬路中段所見的8間南歐式建築物,也就在此時段相繼落成。澳門雜誌[,B2jar:z N!{

八間屋列為文物

L;|%P\9^d rN08座雄據荷蘭園大馬路的新古典主義的建築物,合稱「八間屋」,分別為文化局大樓、塔石衛生中心、中央圖書館、歷史檔案館、塔石藝文館、澳門樂團會址及澳門利氏學社等,都是上世紀20年代的建築物,列入澳門文化局的《澳門文物名錄》,同屬受保護的歷史建築。在文化局的官網中,可見荷蘭園大馬路「由連接西墳馬路之大樓至95號G一段」的「八間屋」,被納入「已評定之建築群」,官方的文字描述是:「十九世紀末整治沼澤稻田之後,二十世紀初在此地段興建了一些貴族式的二層住宅樓宇和學校,這是澳門新古典主義風格影響下最具代表性的建築群。當然,如今這些建築物大多已經改變了用途……」這批坐落荷蘭園大馬路中段的古建築,曾在1982年進行較大型的重修工程,並獲PATA(亞太旅遊協會)大獎。澳門雜誌MS)e2tA CyM~

廣場上曾賽馬踢球

澳門雜誌&N{tE-W~_

至於在文化局大樓右前方,獨立在塔石廣場上的又是另一入選《澳門文物名錄》的歷史建築──助學會大樓。此大樓,今稱「青少年展藝館」,又曾為「澳門土生葡人教育促進會」會址,屬折衷主義的特別建築。其建築風格,常被戲稱為「四不像」,但亦被文化局評定為「具建築藝術價值之樓宇」。而在荷蘭園大馬路之上,另一躋身《澳門文物名錄》,屬「場所」分類的,就是「美上校操場」。「美上校操場」是甚麼地方?相信許多澳門人都不知道,但若說是「塔石廣場」,則人人皆知。澳門雜誌v5nHM{2bwk!_c

澳門雜誌Cis/UZ

其實塔石廣場,只是「美上校操場」的其中一個別名。此廣場別名之多,一時確難盡數,例如有塔石波地、助學會操場、青草地及較多老居民熟悉的塔石球場等。追本溯源,塔石廣場本是塔石村的農地,但因地勢較低,又夾處松山與頸頭山之下,故天雨時多有積水,甚至成為沼澤。澳葡佔村之後,曾改善地基,填土升高塔石廣場的路面,始有今見的廣闊平地。此外,今日的文化局大樓、衛生中心及中央圖書館,都曾是利宵學校的用地,而學校必有操場,故塔石廣場的前身,其實是利宵操場。但此操場非學生專用,澳葡閱兵及操練,都常借此地舉行。直至2005年,塔石球場正式改建成塔石廣場,而地底工程於2007年竣工,除了在廣場下開通U形單向雙線的地下行車隧道,同時闢建供大型車輛停泊的地下停車場。澳門雜誌"C*l(`M jJ

2V9\I/W(MX#?M0塔石廣場改建完畢之後,成為今日澳門重要的公共空間,與南灣湖廣場、友誼廣場及金蓮花廣場並列澳門四大廣場。每年12月「拉丁城區大巡遊」的大舞台,以及歲晚的年宵花市,都在塔石廣場設辦。回歸後的塔石廣場,常是活動不斷,人聲鼎沸。

"lyx tW`0

s7V\h8V}d3i9u0於此加添一段插曲,葡萄牙人霸佔塔石之前,在今塔石廣場的範圍內,曾舉辦過澳門最早的西洋賽馬活動,比香港的賽馬歷史更早。事緣1842年,以英人為首的外國人欲在香港舉辦賽馬盛事,卻苦無良地,故決定移師澳門。在1842至1844年間,就在塔石廣場近隧道出口一帶的大片平地闢建臨時賽場,舉行周年大賽馬,比賽用馬經水路由香港運送到澳門。晚清的著名詩人汪兆鏞在《澳門雜詩》中有記錄此事:「荷蘭園下兵房有蹴球場,亦時於此賽馬。」澳門雜誌b$r6uw*r%_

「娛園自牆」界石猶存

OF`z*fo0SXP0走過荷蘭園大馬路中段的塔石區域,往前便進入昔日龍田村的範圍。龍田村範圍甚大,荷蘭園大馬路所穿越的只是其中一部分而已。不過龍田村與塔石村的命運一樣,都在1849年開始的殖民擴展中被葡人佔據、摧毀。據現存史料可知,清光緒九年(1883年)時,龍田村已被編入西洋戶籍,而《香山縣志》更說龍田村的下場是:「光緒三十三年,葡欲增闢馬路,焚龍田村民居三十餘家,逼遷家具,違者被毆,事後略補屋價,託名購取。居人遷徙流離,莫名其苦,今龍田村已為墟矣。」龍田村被澳葡強行「開路」之後,不少富裕的葡萄牙人在此居住,例如飛良紹(Leoncio Ferreira)及巴士度(Ant?nio Basto)等等,所以今天與荷蘭園大馬路北段相連的橫街,會有飛良紹街及巴士度街等以葡人名字為名的街道。澳門雜誌z9X!F ^#z a.Li

澳門雜誌$E(?{ Y G _

至於在龍田村範圍的荷蘭園大馬路,今存最重要的文物,當然是佔地廣闊的盧廉若公園(詳見本刊第96期《盧九與盧九街》及《美不勝收文學盧園》)。此園林舊稱「娛園」,現存於荷蘭園大馬路中的盧家花園圍牆上,尚有一方細小的碑石,上刻「娛園自牆」四字,乃當年盧園的地界物證,彌足珍貴。至於在盧園範圍內,2005年開幕的「澳門茶文化館」,則是全條荷蘭園大馬路上「修舊如舊」的最新建築,頗值得好此道者蒞臨參觀。澳門雜誌m,R.kC r|$b/Q d)h

澳門雜誌;T&C P&t,{at1R

文:黃健威  圖:陳偉揚

Q8Mp^\3D L M0

相關新聞圖片


divider image
  • 三個中文名稱同時寫於街牌之上,是澳門字數最多的街道名牌。
  • 塔石廣場上的青少年展藝館
  • 盧廉若公園的一部分已改建成為澳門茶文化館
  • 盧家花園圍牆上的細小碑石,刻有「娛園自牆」四字,是當年盧園的地界物證,彌足珍貴。
  • “八間屋”中的文化局(左)和衛生中心
  • 每年新春期間,塔石廣場都會舉辦年宵花市。
  • 中央圖書館(左)和歷史檔案館(右)
  • 塔石廣場在20世紀初是一座花園(網上圖片)
  • 荷蘭園大馬路建有8 座新古典主義的建築物,合稱「八間屋」,屬受保護的歷史建築。圖中為澳門樂團(左)和利氏學社(右)。
  • 為紀念擊退荷蘭人之役,澳葡於1871年3月建成此「戰勝荷蘭紀念碑」,上刻戰役梗概。
  • 得勝花園
  • 車水馬龍的荷蘭園大馬路,是澳門最繁忙的街道之一。

Tags:





上一篇 下一篇

社區分享

divider image
總第一百零四期總第一百零四期
divider image

回家真好 《骨妹》裡的澳門人、情

回家真好 《骨妹...

澳門新晉導演徐欣羡執導的電影《骨妹》,藉一段姊妹情...

 
短片《撞牆》探討網絡議題

短片《撞牆》探...

  澳門新晉導演孔慶輝,早前憑短片《撞牆》奪得第...

 
濠江獅鼓震寰宇 樁頂功夫壓群雄

濠江獅鼓震寰宇 ...

舞獅是中國傳統民俗體育技藝活動,是中華民族優秀傳統文...

 
林茂塘歷盡滄桑百餘載

林茂塘歷盡滄桑...

談沙梨頭歷史,不得不談林茂塘。當年木材商人在沙梨頭外...

 

第28屆藝術節 引發異空奇想

第28屆藝術節 引...



澳門藝術節已於4月28日正式開鑼,今屆主題為「異托邦」,透過文字、故事、影像、音樂、意象,引領觀眾走進這個獨立於現實,...

「清心妙契」展中西珍藏茶文物

「清心妙契」展中西珍藏茶...



澳門藝博館自1999年開館以來,得到故宮博物院的大力支持,每年不間斷地合辦文物大展,今年以「茶」為主題,取名「清心妙契」,於2013年12月14日至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