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und image on layout top

【談街說巷】渡船街與新橋村

  瀏覽565次 divider image
排行榜 收藏 發佈時間:2015年7月09日
      

文:黃健威  圖: 吳育琛

?jyS(w&B Y@g0

 澳門雜誌@*D6Hh)bv)NC-E

 澳門雜誌n'C&^Sx

新橋區的竹林寺,不僅修竹如牆,也有多棵古樹。 澳門雜誌'j4E3]&o^ \

■新橋區的竹林寺,不僅修竹如牆,也有多棵古樹。

Q _ TVh.plr0

位於新橋區的渡船街,是澳門傳統的住宅區。顧名思義,此處昔日是有「橋」又有「船」的河道,但若問此橋正確位置何在?河道走向又如何?至於這小河流何時被填塞而成陸地等等,相信許多人都不知道。甚至昔日端陽佳節,竟有龍舟穿梭新橋的盛景,應是時人更難想像之事。澳門雜誌6@ r"Y$nwY E

 

:O/?0I8St+e X } f0

蓮溪流向待考證澳門雜誌M8zb-H;[ ?`u@

 澳門雜誌#E d0_HQVN

今日澳門的「新橋」與「渡船街」,雖然都是因昔日水道而得名,但兩個地名的出現,是有先後之別。事緣新橋區之名,源自澳門一條古村落「新橋村」,直至清朝同治年間,即約150年前,渡船街仍不是街道,而是一條名曰「蓮溪」的水道。滄海桑田,蓮溪已被填平而發展成今日的渡船街。故要說渡船街歷史,必先由蓮溪說起。澳門雜誌#~H Nx b

蓮溪,俗稱「鹹涌」,由此兩名稱可知,昔日此一水道只是屬溪流河涌,絕非滔滔江河。不過此溪流雖然只是涓涓細水,但仍足以讓小木船來往(否則日後街道不會名為渡船街),而且此一溪水,更是貫穿新橋村的重要水道。其時全村村民以務農為主,阡陌連連,至於村落土地的分佈,就是依蜿蜒水道而成。試想一河兩岸,放眼田舍相接,間有小船穿梭營生,則是百多年前渡船街的實況。澳門雜誌 aGJ!c6f/U:E |:OM&V\

今日乘汽車,可從提督馬路,經大興街而轉入渡船街。溯古追源,現在人車爭路的提督馬路,昔日竟是淼淼大海,而今見的大興街,就是蓮溪連接海口之處。不過,大興街是蓮溪一端之說雖毋庸置疑,但在新橋村內,蓮溪的水流走向到底如何?今存書籍卻有兩種矛盾說法。

~9d9c%Iy|wv0

其一是生於清末民初的史學家王文達所持之說。此說是指大興街為蓮溪的入口,流經新橋村的田地之後,溪水便於村外範圍流散消失。翻看其著作《澳門掌故》,有言「舊日新橋村之區域,位於濠鏡墺西北,東連塔石,南接沙梨頭,北與望厦遥遥相對,西瀕濠江海濱。村中田畝阡陌,園舍參差,一細小之農村而已……今海傍之大興街口,即爲當年之鹹涌口。溪水經大興街流入,至橋巷口之石敢當行臺面前,轉向渡船街,直至渡船街尾(該處昔稱鹹涌尾),水流遂分成二支,其一流向墨山街,其一流近竹林寺。溪水至此,再經流不遠,即漸漸分散至附近一帶田間,不再成爲溪水矣。」按其意,即昔日渡船街的水流方向,是由「濠江海濱」而入陸地。然而,坊間又另有一說,與此恰恰相反。此說觀點,是指大興街並非蓮溪的入口,反而是出海口。持此說法者,以民政總署出版的《澳門舊街往事》最為權威,其於《花王堂區》一冊中有載:「東望洋山東麓,即今二龍喉公園附近的山泉匯集成一條小溪,向西流經新橋村,至大興街折向北,流入濠江。村民俗稱該溪為鹹涌,又稱蓮溪。」

:VKD*ga%Ns0

到底百多年前蓮溪的水流方向,是由大興街入而經新橋村出,還是由松山水泉流經新橋村而沿大興街出海?答案至今存疑。不過按理推測,如果蓮溪有灌溉新橋村農田之效,則溪水不應是由海而入,焉有以鹹苦海水澆田之理?反之,蓮溪源自松山泉水之說亦有一點存疑,就是山泉水向來以清甜見稱,則此溪又何以別稱「鹹涌」呢?是否因泉水與大興街逆入的海水混雜而令溪水變鹹?則仍有待學者努力考證。

.y3B%@3?X e0

蓮溪的水流走向,至今仍是一個有待破解的歷史謎團。澳門雜誌L;GZ3U nM

 澳門雜誌] _&r;[f1A4U

新橋區曾有龍舟競渡澳門雜誌9DP N9u,Ci r

 澳門雜誌P+}/_(e/l4J

說罷蓮溪流向,再說新橋的橋。

yr{9]6`g/E0

澳門人大都知道,新橋昔日確實曾有橋,但多有不知者,是曾經一段時間,此處乃有兩橋並存:其一是舊橋,另一就是新橋;昔日這兩座橋樑竟是古時澳門的陸路交通要道。澳門雜誌0y0@.w2`'L,^

據《香山縣誌.津梁篇》記載,以往是有「新橋舊橋,在澳門西北。」而讀《澳門研究》,又見引《澳門纂略》指出「新橋、舊橋在澳西北,為入澳之總路。新橋以木,舊橋以石。」至於新橋到底有多「新」,即新橋建築於何時?查看史書,在「《澳門記略》及《採訪冊》之前的香山各志均無新橋、舊橋二地名。但東波塔檔案第三號檔載在乾隆五十七年(1792年)時,出現了『新橋』一名,即為『新橋』一地在文獻檔案中的首次出現,亦可知新橋應建於乾隆五十七年之前。祝淮《新修香山縣志》卷四《濠鏡澳全圖》中標『舊橋』在澳城稍北偏右,標『新橋』在澳城稍北偏左。當時一條最重要的陸上交通要道,即從關閘入關後,經蓮峰山麓、望廈村,然後經新橋或舊橋入澳城之三巴門。因此稱新橋、舊橋『為入澳之總路』」(註一)。由此可證,新橋村雖是務農小村,蓮溪亦只屬小河流,但原來此小小地方,竟是古時進出澳門古城的重要路徑。澳門雜誌`7ym/yp {.C}

以今日澳門街道現況作比較,可說往日舊橋所在位置,大約即今渡船街與鏡湖馬路交界之地,而新橋的所在,就是大興街與渡船街交接的路口。至於在如此短距離並存兩橋的主因,乃係舊橋使用日久,漸見殘舊,有清拆必要,故村民唯有另覓地方再建新橋。但須強調的是,並非先拆舊橋而再築新橋,而是兩橋曾經共存,後來才自然淘汰了失修的舊橋。澳門雜誌~wk0zO XY&\

新橋落成之後,即成此處新地標,而今日此街區之名,亦因之而稱為新橋區。不過此橋雖是新貴,但其建築風格及外觀樣式如何,卻鮮有文字記載。唯《澳門掌故》中,說是「溪寬約丈餘」,而新橋則是一道拱橋,且「新橋高拱如虹,横跨鹹涌,舟楫可經橋下而過。」至於到底橋高多少,橋面寬多少,始終未見有載,實為可惜。但讀此書可確實知道的,就是新橋的高度,起碼可讓龍舟穿過,因為書中有言「五月端午,曾有龍舟駛至橋下,夾岸看龍船,實爲當年新橋之端陽盛况也。」故可想而知,昔日既可「夾岸看龍船」,則當時蓮溪及新橋的佔地,應不會太過狹小。澳門雜誌&Cr"t'Cm2n`w%]_

 

u-b${9MSxv0

石敢當行臺世間罕有澳門雜誌I0@8S,q~f O qN:p

 

%d,zY6tCM0

時至今日,蓮溪流水雖已填塞,新橋亦已拆毀,但昔日橋樑下的位置,尚留有一座紅色的土地神壇,刻有「橋頭土地神位」字樣。此一文物,就是渡船街上曾經有橋有船的有力物證。至於「橋頭土地」旁邊,就建有被稱為澳門之最的「石敢當行臺」。

Lb2tDn-lNr0

此廟宇被稱為澳門之最,因為全澳門的廟宇雖多,但名為「石敢當行臺」者,就只有渡船街這一座。更有論者說全國之內,甚至全球之內,就只有此一廟宇以石敢當為主神,當屬世界之最。雖然渡船街此廟確難考究是否全球唯一,但肯定的是,坊間供奉石敢當的方式,從來都是在街邊置一塊三角形的石頭,或將石頭放於路旁露天神壇供奉,頂多將石頭請入廟宇之內置於主神旁邊而一併奉祀。總之,斷不會單為拜祭石敢當而獨立創廟。故新橋渡船街的石敢當行臺,就算不是全球唯一,亦絕對是罕有的廟宇。澳門雜誌DId8wv.l

石敢當行臺俗稱「石敢當廟」,建成於清朝光緒二十八年(1902年),而廟宇由籌劃至落成,竟歷時18年之久。據考,現在石敢當行臺的建築物,原來是昔日一間位於橋樑旁邊的紙料店,而店外地上,就有一塊「泰山石敢當」的石頭。後來新橋居民群策群力,始將紙料店改建為廟宇,並請石敢當入廟,以鎮守新橋。澳門雜誌n)R Mm9Aj P

走訪此廟,見廟門兩側有對聯一副,細閱之下便知此聯為「藏頭對聯」。聯曰:「公是公非創立規模垂久遠,正人正己協力同心兆安康」,藏「公正」二字於句首。此廟奉祀石敢當而非包公,為何要如此強調「公正」?查於史料,就可知此廟除祭祀功能之外,更是新橋街坊用作公眾議事的地方,即俗稱的村公所,所以要強調公正。正因此廟是聚眾的「會議室」,亦是新橋居民共禦外侮的議事堂,故有史家認為石敢當行臺就是新橋坊眾團結的象徵。澳門雜誌 m2vKXAi

 澳門雜誌"n+Oc1A xQ

蓮溪建廟為免火災澳門雜誌#ecM7s d3R|_

 

!LP#J9t4?{^V0

別過渡船街的石敢當行臺,又說新橋另一廟宇「蓮溪廟」。澳門雜誌+G [oA.D/o0f4b1N$` ^

蓮溪廟,顧名思義是與蓮溪有關。眾所周知,此是保佑蓮溪的重要廟宇,不過原來蓮溪廟的興建,竟與我們陌生的「蒲魚地」有關,則鮮有人知。

Xh}0W"J/G9A+L*[0

查《澳門掌故》有云:「新橋區本迺小村,佃民耕户,相聚而居,所集墟市,卑濕低窪,舊稱『蒲魚地』。昔曰之蒲魚地,即蓮溪廟附近一帶地方,多屬蓬寮茅舍,稍不慎火,常召焚如,故火警頻傳,坊人憂之。以迷信風水,擇蓮溪水畔,建廟以祀火神,虔奉華光及北帝,因地取名,遂號蓮溪廟焉。」讀此方知原來蓮溪廟的始建,及廟內供奉鎮火的華光先師,是因「蒲魚地」頻頻失火之故。澳門雜誌1vL` y7nH'V

據載,蓮溪廟「創建於清嘉慶年間,內奉北帝、華光、財帛、六十太歲、觀音、十八羅漢、金光等神。據值理會殘存資料記載,舊蓮溪廟於道光九年九月十二日風雨中倒塌,議地另建新廟,苦無適宜地址,乃捐資興建新廟,道光十年(公元1830年)夏季重建,詎料同治十三年(公元18749月)遭颱風吹毀,後由坊衆發起募捐,重修擴建,增築觀音、金花兩殿,廟貌一新,故廟門石額上刻『 蓮溪新廟』。」(註二)。不過廟宇雖正稱「蓮溪新廟」,但人們始終慣稱此為「蓮溪廟」。

Q.e"e\/A1N2P0

 

"R^j0MM$G-xGI0

龜池改作球場花園

QE9q r4\2\0

 

d1K4uM8n|hH/Z j [0

至於今日蓮溪廟前與渡船街之間的土地,建有密密麻麻的房屋,其實都是填海之後的事,而廟前的永樂大戲院,雖是全澳仍在營業的戲院之中歷史最悠久的一間,亦只是在1952年開業。比之更久遠的廟前故事,還看新橋球場。

&^'~~w8L ^,R.Efr}0

新橋球場的故事,據現存文物考證,可從清朝同治六年(1868年)說起。話說嘉慶年間蓮溪廟落成之後,廟前本是空地,逢誕於此上演神功戲,後來此地增建一放生龜池,無數龜鱉魚類游於其中。事因傳說北帝證道時,曾自剖腹洗心而遺下腸肺。北帝法力無邊,相傳其腸化爲蛇,肺化爲龜,故凡廟宇奉祀北帝者,常設放生池,放養龜鱉水族。蓮溪廟亦奉有北帝,今日新橋球場之地,大約就是昔日放生池所在。其時廟前水池種有蓮花,故又名「蓮池」,俗稱「龜池」,龜池周圍石欄,就刻有「蓮池新池,同治六年建石」等字為證。據唐思《澳門風物誌》所言,後來龜池因打理不勤,日久失修,垃圾堆積,竟成環境衛生隱患,故在數十年前,水池終被填,四周圍石亦被拆。有趣的是,此批圍石被列為新橋區的文物,有保留價值,故當局與街坊商議後,將六十多塊麻石搬運到昔日的賈梅士博物館(即今東方基金會會址)收藏,並於博物館前空地陳列,作為展品之一。後來,不知何故又將圍石移至大三巴牌坊後面的空地,最後又三遷至白鴿巢公園之內。所以,今在白鴿巢公園近圖書館的水池邊,可見上刻有「蓮溪新池」的麻石圍欄,其實就是輾轉流落的新橋區文物。

f1Q7\o/K6l0

於此插敘一段,是「蓮溪新池」填平之後,曾有香莊在此廟前空地曬香。此乃上世紀20年代,在新橋渡船街78號開業的「福盛祥香莊」。據《澳門神香業》記載,「香舖初期在蓮溪廟前地曬香,1960年代中,前地興建了籃球場,於是將曬香工場轉至當時仍是禁區的青洲。」(註三)而至新橋球場建成之後,與球場相連的「新橋花園」亦於1987年落成,新橋區及渡船街的總體面貌,基本就與今天分別不大,只是舊樓拆建成新樓,街舖與時並進而已。例如昔日渡船街上的「盛記白粥」,曾經在餐桌上放置各式油器,任客人食用,結帳之時,伙計會看看桌上哪款油器「消失了」而算出帳單金額,然後再添補油器以待下一枱食客光顧。此屬30多年前曾經出現的營運方式,若以今日的衛生標準要求,則明顯不會有食客接受。昔日以「下舖上居」形式經營的渡船街盛記,老早已經拆建,盛記亦已隨時代發展,演進成有中央廚房的連鎖式現代食肆。澳門雜誌EGf/N)[%w J9_ G/]

一葉知秋,由此間渡船街的老店,便可知新橋區的歷史變遷。澳門雜誌CN6m k3JC

 

rp3m_ @M`0

填溪拆橋修路建屋澳門雜誌 ]!s%y/p4nE am

 

.Soi;~ d2dp+O$I*m`r0

要說歷史變遷,新橋區渡船街變化之劇烈者,必以澳督亞馬喇強行佔村為最。

k [} K:q0

事緣自1846年起,葡澳當局開始實行「近佔七村,遠奪三島」的殖民統治計劃,逐步侵佔澳門葡人城牆以北地區。其時的澳督就是亞馬喇(今天葡京酒店前的巴士站就以他為名),而所謂「近佔七村」,便是要殖民佔領七條華人古村莊,包括沙崗、新橋、沙梨頭、龍環、龍田、塔石及望廈村。當中的新橋村,就是在清朝同治二年(1863年)被葡萄牙人強佔。澳葡成功佔村之後,都會在各村莊強編田村戶籍,立門牌,並陸續於昔日農田甚至祖墳之上強行開闢馬路。而新橋村特別之處,是除拆毀田舍開路之外,更被填平主要河道,強行將水路變為陸路。澳門雜誌T'U^ml*R~

對於昔日澳葡在新橋村內填出渡船街之事,查民政總署《澳門舊街往事》有此官方說明:「1863年,澳葡政府下令拆毀界牆以及水坑尾、三巴和沙梨頭三座城門,將澳門地界擴展到塔石、沙岡、新橋、沙梨頭、石牆街一帶,並將這些村莊數百家民居納入其管治,又將蓮溪水道與新橋村的土地填平以建造房屋和道路。蓮溪水道的小艇停泊處,因曾有渡船來往,街道建成後被人們稱為渡船街。1869年,澳葡政府正式公佈該街名稱,葡語Rua da Barca,意即為船街。」最後,終成今日渡船街東接羅利老馬路,西通大興街,而中與鏡湖馬路、連勝馬路交接的格局。所以新橋雖是澳門古村,但渡船街的開闢,卻只不過百餘年歷史而已。澳門雜誌 F;oEDO'T[

 澳門雜誌 q|K4y5wh

滄海桑田空留名澳門雜誌 Q`$H {ja A$A;d

 

i(MU8FP*W5U@-r0

話分兩頭,渡船街雖然有百多年歷史,但現存街上的古老大屋卻已極難看見,舊日村莊的痕跡基本蕩然無存,只空餘街名讓後人憑弔。例如渡船街及渡船台之名,便是寄託昔日鹹涌通船而得名,而往日新橋村的農田阡陌,亦只剩「田畔街」此名讓人思古。至於作為新橋主角的「橋」,亦只在橋頭土地神位附近留下「橋巷」之名。此外,原於惠愛街附近尚有一條「橋梁街」,但在歲月洪流之下已被淘汰。

9\rDuc/@&nj A0

 

w%Dh$l3q-B M(y0

註一:見《澳門研究》,2011年第4期,P.138

JX {5\ t Ys%W0

註二:詳見《澳門日報》,20141015澳門雜誌Q*u$i3~5d

註三:蔡珮玲,《澳門神香業》,三聯書店(香港)出版, P.38

a`)?si/^ ko9I0

 

(dp#b(q#l s lw,^0

相關新聞圖片


divider image
  • 尚未填平的蓮溪(網絡照片)
  • 建於1883年的新橋,後於1930年拆除。(圖片來源:杜燦榮主編《澳門舊城區縱橫遊老區探勝》)
  • 石敢當行臺前的橋頭土地1
  • 一對門聯反映石敢當行臺也是坊眾議事之公所
  • 石敢當行臺前右側是原先的石敢當(一塊石頭),後造成小廟模樣。其對聯「蠔鏡沿今俗,圮橋振古風。」說明這裡原有一座塌圮的橋。
  • 石敢當
  • 新橋花園裡建有蓮溪亭,旁有茶水部,是街坊聚集聊天所在。
  • 新橋區的“三盞燈‘平常是街坊歇腳處,也經常舉行社會活動,周圍一帶聚居不少歸僑,是東南亞美食集中地。
  • 新橋區的著名地標永樂戲院與新橋花園
  • 蓮溪廟原來是為求勿降火災而修建

Tags:





上一篇 下一篇

社區分享

divider image
divider image

9.17 澳門立法會選舉

9.17 澳門立法會...

2017年3月13日出版的《澳門特區公報》公佈行政長官...

 
選管會 有序完善選務工作

選管會 有序完善...

■選管會主席唐曉峰表示:「選管會致力確保立法會選舉的...

 
濠江獅鼓震寰宇 樁頂功夫壓群雄

濠江獅鼓震寰宇 ...

舞獅是中國傳統民俗體育技藝活動,是中華民族優秀傳統文...

 
林茂塘歷盡滄桑百餘載

林茂塘歷盡滄桑...

談沙梨頭歷史,不得不談林茂塘。當年木材商人在沙梨頭外...

 

澳門理工提供平台 王坤運動學業兼得

澳門理工提供平...



就讀於澳門理工學院的王坤從小練習長跑,經過多年的努力,今年終於在「渣打香港馬拉松2014」獲得半程馬拉松青年組冠軍,又奪...

一人一電腦  教學效益高——訪澳門聖保祿學校

一人一電腦 教學效益高—...



我們已走入數碼時代,人們每日都接觸到電腦多媒體技術,時刻都感受着它強大的威力。數碼時代給教育環境帶來巨變,傳統的教學模式已經不能滿足當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