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und image on layout top

文第士街區域與龍田村

  瀏覽509次 divider image
排行榜 收藏 發佈時間:2016年3月09日
      

1808年,兩廣總督向清帝進程的澳門形勢圖中,有龍田村的標記。

■1808年,兩廣總督向清帝進程的澳門形勢圖中,有龍田村的標記。

5I0i [n/f A`4g0


}7yqK/f/L0

/kM:v5Js8kX0

文第士街區域與龍田村

ok$_#Q]+V0

眾所周知,澳門的文第士街有座國父紀念館,不過文第士街原稱龍田村街,屬於昔日龍田村的範圍,則不是人人皆知。與文第士街連接的街道,例如飛良紹街及巴士度街等等,都曾是葡籍富戶聚居之地,亦漸被淡忘。至於俗稱觀音堂的普濟禪院,收容了昔日龍田村的「落難」神祇,更鮮有人提及。

+lb\6V.AieH G(T6h0

文:黃健威 圖:陳偉揚

f?)MP,^+pI5p d0


C\9z!m!o~+`0
澳門雜誌)M1d OP\V

賴布衣尋得龍脈澳門雜誌+E:l8I8Q n

今日的文第士街,南北起訖於士多鳥拜斯大馬路至鮑思高街,與東西走向的美副將大馬路、雅廉訪大馬路及高士德大馬路等主幹道十字相交,四通八達,但因文第士街路面較窄,只能單線行車,故旺中帶靜。要說此一道路的歷史,就要由昔日的龍田村講起,因為文第士街原本的名稱就是龍田村街。澳門雜誌1}1H:mr'r-NA$?Z

龍田村是往日澳門七條華人村落之一,而澳門各村落的歷史多從明朝說起,不過龍田村的開村時間傳說始於宋代,且與宋代著名風水師賴布衣拉上關係:相傳賴布衣自北向南一路尋龍點穴,沿江西南下到廣東,見龍脈至此一分為二,其一支脈走向香港附近,故香港今有「九龍」之地名;另一支脈則走向澳門蓮峰山下,所以山下兩村分別名為「龍田村」與「龍環村」。此風水傳說,雖無實證可考,但龍田村的土地上,曾先後有孫中山先生的宅第及賭王盧九的園林,亦有澳葡富人聚居,卻是不爭的史實。至於另一截然不同的說法,是指龍田村的得名,乃因村後的琴山(即今松山)有大龍泉及二龍泉的泉水流經村內,村民以龍泉之水灌溉農田,故有「龍田」之說云云。不論是賴布衣的龍脈之說,還是松山的龍泉之說,都只能視為傳說而難以稽考。

9T*u$BWvVZt0
1839年的地圖,可見龍田村還是一片農地。
澳門雜誌;b3K8B!g.d6i X6e

■1839年的地圖,可見龍田村還是一片農地。澳門雜誌 [D7~;diP/Mh_4Fb


} K3? a Ql0澳門雜誌OYKH l4}b P e

龍田曾是低窪農地

)n*g"GlC!d%r M.kg0

查證於正史,昔日的龍田村有民居百餘戶,四周田地數頃,乃屬香山縣所管轄。《新修香山縣誌》有載:「查龍田望廈各村內,計稅田四頃有奇,歷年均在香山縣稅契,有案可稽。」故可說在澳門這彈丸之地中,龍田村是條佔地不少,人口亦眾的熱鬧村落。不過,以今日文第士街區域與龍田村相比,昔日龍田村的地基平均較低矮,容易積水。《澳門掌故》有云:「龍田村之地盆,原本下陷田間,低於村傍之道路及尋,所以昔日入村,便要沿着田駁斜下者,自澳葡勒令村民遷徙後,遂將整村之田地填高,與村之前後道路平衡,至是平原一片,漸且草色芊芊,並與塔石之青草地聯成一幅大廣場。」而除地基升高之外,村內的街道分佈,亦與今日的街區有明顯的不同。

G S:i+F2IK,];O j(V0

原來舊日的龍田村內,最主要的是一條今已不存的「福神直街」。此福神直街的精確位置,現在雖已難考證,但據史書之言,其南北走向的路線應與今天的文第士街及荷蘭園大馬路基本平行。至於街道取名「福神」,應該是與村內的福德祠有關。且看《澳門掌故》所說,便可知「福神直街中貫南北,為村中主要街道。其他如:龍田石街、十字巷、坑渠巷、猫巷、高家圍等,左右交織,各路相通。村之四周,雖乏閘門園牆以防閑,但有竹籬木栅為圍界限。村口處,有一福德祠,一雙大燈籠,兩行高脚牌,廟貌莊嚴古樸。廟前曠地則大樹成蔭,石几參差陳置,景緻幽閧,為村人耕餘之休息地。廟傍鑿一大井,井水清洌,村人汲食於斯。村後山泉,有大龍泉,二龍泉,兩泉匯流成澗,村人洗濯灌溉,皆賴此泉也。四周田地約有四頃餘,菜花稻浪,終歲青葱,村人固衣食無缺,與世無爭者也。」可知在澳葡政府毀村佔地之前,今日文第士街一帶的馬路,當是寧靜樸實的農村景色。除村口的福德祠之外,史載龍田村內尚有一座武帝廟,另於村南村北,又設有建隆社壇及永興社壇,都是往日村民聚集祭祀神祇之地。澳門雜誌`!Q cO e,T ?!m U

澳門雜誌j!Rj#u8P;cA)P

誠如《澳門掌故》續言:「昔人迷信,對神權非常重視,以故當年龍田村中,每屆關帝神誕、武帝廟前,必演奏八音,異常熱鬧。而每年二月土地神誕,福德祠前亦必舞獅燒炮,間或演木偶戲數天,以娛大衆,村中農民竟視為年中最高興之日子。」可惜如此歡快的古村盛況,在澳葡強行佔村及逐步驅趕村民之後,龍田村的故事只能空留史冊而不可復見。澳門雜誌A1S(\YV6z

澳門雜誌2Z)O}!se h~4^2_-juCS

普濟禪院近新西洋墳場之處,有兩座獨立的古舊廟宇,門楣上書「福德祠」及「武帝廟」者2

,[6S&@ @*i;v^0


!I}%n_KKU4W(R$[0

&q4H^Y0bMr8q5{ @0

■普濟禪院近新西洋墳場之處,有兩座獨立的古舊廟宇,門楣上書「福德祠」及「武帝廟」者澳門雜誌)s ~y#deN[X


Zu5] V\!D ?5`8E0

u/fr6A6t0澳門雜誌L(QR#D#~SJ.bY:c

亞馬喇開路鑿山毀墳澳門雜誌V5O,p2HiI

5tE4xDk)M0昔日龍田村不可復見者,除廟宇村屋之外,竟包括了一整座山。

o2Q\+i9sL6`0

#k)`R){I w/W0這座已被鏟平的山,就是金鐘山──澳督亞馬喇因毀壞華人村民沈志亮的祖宗山墳而被其刺殺,該被毀的祖墳,就在今天鮑思高球場附近。澳門雜誌/d&S6H'yBd*isyM q

澳門雜誌T9^6@K;pe9Wc

話說金鐘山這座小山丘,昔日其位處之地,即今文第士街北端,大概是與鮑思高街交接之地域。此金鐘山, 南接龍田村而西臨望廈村,是兩條澳門古村交匯之地,而山後不遠處就是大海,亦即今天的大水塘。澳門雜誌@NI ?f%eh EkhS J N[$H

0x$N$\F*o$W!YXt7_0據《香山縣誌續編》記載,金鐘山的得名,是因山丘的形狀如一座銅鐘之故,其言「金鐘山,在龍田村,形如覆鐘,與望厦普濟禪院相對如案,中多墳墓。咸豐季年,澳夷又平毁作路, 山之舊形, 已不復存。」由此文獻,足可證兩件事情:一是金鐘山雖與望廈相對,但應屬龍田村所轄;二是此山之中多墳墓。正因金鐘山上有不少山墳,故當亞馬喇下令開闢新路而鑿毀金鐘山之時,即激起強烈民憤。《澳門掌故》有載,於「清朝道光二十八年(1848 年),澳葡兵頭亞馬勒(即亞馬喇)氏竟由澳門城牆之水坑尾門,闢一馬路經龍田村背後,直出馬交石、黑沙環而達關閘,因此龍田村後之田園土地,悉遭蹂躪;琴山及金鐘山之墳墓,亦多被掘毁,後來致釀成沈米(即沈志亮)事件也。」且更引史料說亞馬喇「……開馳道於東望洋山,山多居民墳墓,夷勒起遷,遷者給洋銀一両四錢,不從者夷之,棄殘骸於海,民大嗟怨,遂有沈志亮郭金堂之事。」澳門雜誌$}dAp$w

澳門雜誌~o z3\Q!Hp zM

龍田村民沈志亮等人, 就是在此背景下而激起刺殺澳督之舉。行兇後, 亞馬喇的人頭曾被埋於龍田村的農田之內,及後因澳葡政府的追究而起回。至於因龍田村被拆而致使葡兵與關閘的清兵發生武力衝突,則是另一冗長故事, 在此暫且不表, 卻說葡萄牙人佔領龍田村之後的劇變。

tKTzF5X1z0

.|7^2l }Tz T"h0
}6b-e E }"?0澳門雜誌$tyN'K-p@6M3k-yOG

澳門雜誌*ub*`!l*{

放火迫遷廬舍為墟

U[#J/E?'] s0

8iw;z"~5R-Yny]0當年在殖民統治之下,龍田村民四散,村中較富有的人家,遷移至鄰近的望廈村居住,貧苦者則搬遷至大炮台山下的牌坊附近聚居。其中一段插曲,是在龍田村民紛紛遷徙之際,有葡萄牙人在村民尚未全數遷走之時,已表明付款購地建屋。不過,當時有部份貧困的龍田村民根本無處可遷,無路可走,故仍留在村屋內居住。引《澳門掌故》的用詞,是指當時有人「漸漸以賤價向村人收買磚瓦房舍,每間備價不過白銀三幾十両,交易後即促其搬遷;至於篷寮木屋,則由當局每間補價一両幾錢,勒令徙去。」最後,仍有大約三十家尚無法遷徙,「是時當局派救火員,携備梯、斧、火水等物,强令各户人丁將傢具雜物遷出,然後將篷寮木屋澆以火水,可憐貧户,盡付一炬」。據《香山縣誌》紀事篇稱:「光緒三十三年(1907 年),葡欲增闢馬路,焚龍田村民居三十餘家,迫遷傢具,違者被毆;事後略補屋價,托名購取。居人遷徙流離,莫名其苦,今龍田村已為墟矣。」

sz3F7se+eM6U0

f-c` uz!e3ff0j0自此流離失所的原龍田村民,唯有流徙至大三巴區域,並有再次結集成村之勢。可惜天不從人願,一場無情大火,竟將龍田村民難得的新居吞噬。災後,澳葡當局不讓村民就地重建,而將災民全數遷至今天的台山區域,另搭寮建屋。所以,現時不少台山區的老居民,其實原來是龍田村民的後代。澳門雜誌4u!FMkC}3]C@?([YW&q

澳門雜誌,I Gy6?2mW S#b


n0e3LNG#S0
澳門雜誌:x/V2}'m;t.M

古廟大門,再拾級而上,抬頭望右,必見有兩個石製的土地神位並列
澳門雜誌)yrqX']

■古廟大門,再拾級而上,抬頭望右,必見有兩個石製的土地神位並列澳門雜誌@g2uCc&V

澳門雜誌!V^Q(_#Fkz

+n&Qg'j!S&F4b)a0

4X+G3JThv g#g0神廟社壇也遭拆遷澳門雜誌 Li"Cdpj|]n+H1G

"?*sS1~U%S0除龍田村的村民要遷徙之外,村內原有的神廟社壇,亦同遭遷拆厄運。是時龍田村被佔,村民基本已經離開,唯人可走而神廟難遷,故不管是廟宇或是社壇都被拆毀。龍田村民見此,心中不安,故即與相鄰的望廈村商討解決之法。可幸澳門各村落之間向有互助之情,故望廈村除收容了部份龍田村民之外,更讓龍田村原有的神廟社壇遷至望廈村內,以續香火。查龍田村原有的祭祀場所共有四處,計為廟宇兩間――武帝廟、福德祠,另有社壇(即土地神位)兩個――永興社、建隆社。時為光緒三十四年(1908 年),望廈村民把普濟禪院的寺傍空地撥給龍田村民集資重建神廟兩座,按舊制依然名為武帝廟及福德祠。不同的是,兩廟原是一在村口一在村內,並不相連,但龍田村民審時度勢,唯有將兩座神廟相連而建成一整體。廟成後,村民即將舊時龍田村廟内之關帝及土地神像等等聖物,一併遷入此新建廟宇內供奉。時至今日,我們走在美副將大馬路上,見普濟禪院近新西洋墳場之處,有兩座獨立的古舊廟宇,門楣上書「福德祠」及「武帝廟」者,就是當年「神仙也移民」的文物憑證。澳門雜誌}]E_@-gb c5Re

Jw|$c[*i H6F S0此外,前述原龍田村尚有社壇兩個,又流落何處呢?原來與普濟禪院相距一箭之地的觀音古廟(俗稱觀音仔)內,竟藏有昔日龍田村的文物,相信不單是遊客,就算是老澳門亦多有不知。其實今日只要步進觀音古廟大門,再拾級而上,抬頭望右,必見有兩個石製的土地神位並列。此二神位,分別立有兩座石碑供人祀奉:左邊一塊石碑,上刻「建隆社稷神位」,右邊石碑則鐫「永興社稷神位」,碑前皆有長型香爐,樣式一致。不知情者,都以為此乃觀音古廟本有的兩座土地神位,不知背後有一段曲折故事。

)PZD/r W4Q,wK{0

s,Ke4U1y/A8m{#~E.x0至於另一更曲折,更令人不解的,是除上述兩個石碑之外,竟有第三個石碑流落在一間修車行之內――今在青洲大馬路與白朗古將軍大馬路的交界處,有一間鐵皮搭建的簡陋車行,車行的屋後以鐵絲網圈起一角,堆放許多待修的電單車,在此電單車叢中,可見屋後牆身鑲嵌了一個古老石碑,石碑上所刻的,竟是「本坊龍田社稷之神」八個紅字。澳門雜誌^ I p{ D[!t9O.P+Cc

LA/fo h8X0到底在青洲大馬路這片填海之地上,為何會有龍田村的社神石碑出現,而石碑所存之地,竟是在一間電單車修車行之內?此奇哉怪也之事到底來龍去脈如何,我至今在故紙堆中仍尋覓不出所以然來,還望各方高人指點,以解此謎。澳門雜誌FE7| }V^1GY!_/zd

澳門雜誌#rC#F:tJR5V6F*O

以遷入葡人作街名

2nO/[ y|3sj0

zh(n9q$S0話分兩頭,姑勿論龍田村的文物今天散落何方,昔日純樸安靜的龍田村已不復存在。原本的禾田農舍之地,漸次被當時澳葡政府平整,與相鄰的塔石村田地,填為一片平曠之地,並可供操兵、蹴球甚至賽馬之用。「及至一九一八年間,澳葡當局又將此廣場,劃作民房馬路,首於場中闢一路線,最初稱為『龍田村街』,而孫中山先生之胞兄孫薇(又作孫眉),首在該區築洋樓花園乙座,是即現在文第士街之孫府也。」(見《澳門掌故》)可知今天的文第士街,就是在平整龍田村後「首於場中闢一路線」的街道,而其原名為「龍田村街」。

QSw[/{ V1A s0

N;])PG@c!M5M0至於在原龍田村範圍的其他街道,以羅沙達街、飛良紹街及巴士度街等等為名,則與幾座新建的西式豪宅有關。查於史料可知,羅沙達、飛良紹及巴士度都是居澳葡人,而且都是富貴人家。當其時,澳葡政府在平整的龍田村上開始建新屋,開新路,大約就在今天的文第士街與荷蘭園大馬路之間,陸續築起一系列的西式大宅。其建築式樣,大概與今天仍有幸保存的塔石廣場「八間屋」相似(按即中央圖書館大樓、澳門歷史檔案館及利氏學社等)。這幾座洋房的主人,包括羅沙達、飛良紹及巴士度等名人,故澳葡政府在開闢此區的街道時,便以居於此地的葡萄牙人為名,以作紀念。本來標誌昔日龍田村位置的龍田村街,亦因此而改名為文第士街,以紀念對澳門教育有所貢獻的文第士校長。澳門雜誌"}!ch0^j

巴士度街

■巴士度街澳門雜誌G f(P h7TM}

文弟士街 (2)

2lWl"iC,sCZ/{#R/JkL0

■文弟士街澳門雜誌@$yA"]]

c_tf~:^%o O0
)aurMJ2~{5m0

RLxJ5u0澳門雜誌n8T9|,n5T6NG_y

利宵中學校長文第士

$]Uk }`a ct"G0

/J/V5`]']0說起文第士此人,澳門市民多不知其故事,現借此略為介紹。文第士是葡萄牙著名的文化人及思想家,在澳門期間,曾任利宵中學的葡語及拉丁語老師;1904 至1907 年間及1909 至1914 年間, 更先後兩次出任校長之職。1896 年畢業於科英布拉大學法律系的文第士,不單精於法律,更積極關心政局的變化,對推翻君主制度及自由社會主義的課題均有深入的研究。其於科英布拉時期所撰寫的《自由社會主義或無政府主義:歷史與學說》,被譽為「遠遠不是一篇簡單的學術論文,而是一部先驅性的開山之作。古往今來,它仍是葡萄牙第一和唯一的自由社會主義的通史。」(註一)而文第士除了關心葡萄牙本土的政治之外,其於遷居澳門之後,對澳門甚至清末民初的我國國情亦多有感慨。

+[.T'F!dN C?m0澳門雜誌X2q9W c kNu\S

1901 年, 文第士抵達澳門之後,翌年即入廣東遊歷,對當時列強侵擾我國的情況,及我國的國民性等等,都有撰文表述意見。文第士更從親身體會中西文化的比較之中,反思西方文明的種種。例如他說:「我們在此看到了其他人夢寐以求的東西,是我們從未看到過的。這些東西說明了我們的本質,不折不扣地是我們的本質,顯示我們在東方這個地方長期而頑強的生存,正可以表現我們的秉性、生活、歷史。可惜我們是自己的掘墓人,更糟糕的是我們還把這個行當傳給了與我們朝夕相處的華人。我深知澳門從來不是佛羅倫薩,在建築美麗上也無法與北京或杭州相比,但它曾具有濃厚的葡、中特色。可一切,幾乎一切為我們所摧毀。自掘墳墓!我記得整個⋯⋯南灣、水坑尾街、白馬行街、板樟堂街、市政廳、大堂及至媽閣的其他地方一色葡萄牙的風格。今天變成甚麼了?」(註二)可見文第士作為一個外來人,卻對外國人本身的批評亦毫不客氣,更甚者,是他對澳門時代變遷有切膚之痛。

:b:b0J6K b4?.hK0澳門雜誌0O-wu4ES ?3^T:@

文第士除表現出對澳門的熱愛之外,更對中國傳統的思想及宗教有濃厚興趣。據史所載,文第士會說的粵語雖然有限,但卻常與他的中國朋友聚會於竹林寺,談道說佛,討論宗教及哲學。所以,文第士以一個外國人的身份,竟先後出版了《老子及其道德經理論》(1908 年)及《道學選萃》(1930 年)兩部作品,可見其對中國文化的熱愛。不管是對葡萄牙也好,或對中國也好,文第士都在多方面展現其熱情,所以澳葡政府一直對文第士的評價甚高,稱「不可能將他從不懈的公民及政治參與,道家思想、中國宗教和藝術的研究和傳播,甚至,從他本人置身其中的偉大教育事業內分割出來。」(註三)澳門雜誌*_&DUI4cr M

QkM5Q a-` s6T0澳門雜誌z-Dx5`IQG
澳門雜誌1qe6n ]w

澳門雜誌ZmD;B5UPY y%AE

澳門雜誌 \9U~6} s

孫中山妻女長居於斯

5U#w5R3_u,n DI0澳門雜誌K5L:wu(pmdg

除文第士之外,談及文第士街,總不可不說「國父紀念館」。對於孫中山與澳門的種種史事,各界之述已甚詳備,在此僅略說一二:原來文第士街一號的紀念館雖以孫中山為名,但卻不是他長住久居之地,而是其家眷安居之所。斥資建宅者,是孫中山的胞兄孫眉,而長住於此孫宅者,是其原配夫人盧慕貞女士及女兒孫琬一家。孫中山長子孫科,亦常於此宅活動或居停。

K.q&G(K0Xe/V0澳門雜誌6E'~+q;nT8Ao

今見文第士街上的孫宅建築,並不是其始建原貌。事因1931 年8 月,二龍喉軍火庫大爆炸,波及範圍甚廣,文第士街上的樓房亦遭損毀。事發時盧太夫人就在家中,據說何光來等名人聞訊即抵現場協助。事後,澳葡政府向孫家賠償九萬銀元,加上孫科的自資,由何光來督建,將原來的中式二層磚屋,改建而成今日所見的三層樓高五開間的摩爾式建築。在盧太夫人及孫琬夫婿戴恩賽相繼辭世之後,孫家之人先後遷出孫宅。及至1958 年,曾經是孫家私人住宅的大屋,終改變用途而成紀念館。

NB _@#C;N0

.O4d4Vc"e1`0時代流轉,不論是叫龍田村街還是文第士街,在此地先後出現的中外名人都已長留史冊。但在此街區上可堪言說的,卻又似是說之不盡,例如龍田舞台的出現與消失,彩虹別墅拆建而成大廈等等,都可供喜愛澳門歷史的朋友共話不休。

S2Lw0G@/q0

4f2sZ:C c*FD8I q0
6jx%S;b!rJ!`]0

uU+P{'O0澳門雜誌)N0`fv,K7s

註一、二、三:澳門雜誌MV.V^H N#C:L

澳門雜誌nWF_KLu

見《行政》第十五卷,總第五十八澳門雜誌.o$L\#A+?6a

.]tP+as;j0cUR0期,2002 No.4,1193 — 1214

In Tp+B-s.X0

圖文資訊

divider image
  • 「國父紀念館」
  • 今在青洲大馬路與白朗古將軍大馬路的交界處,有一間鐵皮搭建的簡陋車行,車行的屋後以鐵絲網圈起一角,堆放許多待修的電單車,在此電單車叢中,可見屋後牆身鑲嵌了一個古老石碑,石碑
  • 飛良韶街
  • 塔石廣場「八間屋」




上一篇 下一篇

社區分享

divider image
divider image

嫦娥四號登陸月球背面成功 澳科大國家實驗室有貢獻

嫦娥四號登陸月...

■實驗室人員分別來自內地、日本、意大利和澳門,組成一...

 
澳門多項國際美譽 有助多元發展

澳門多項國際美...

長久以來,澳門憑藉自身獨有的優勢,屢獲多項國際認可美譽...

 
口述歷史在澳門

口述歷史在澳門...

 
澳門故事多

澳門故事多

 

澳門理工提供平台 王坤運動學業兼得

澳門理工提供平...



就讀於澳門理工學院的王坤從小練習長跑,經過多年的努力,今年終於在「渣打香港馬拉松2014」獲得半程馬拉松青年組冠軍,又奪...

一人一電腦  教學效益高——訪澳門聖保祿學校

一人一電腦 教學效益高—...



我們已走入數碼時代,人們每日都接觸到電腦多媒體技術,時刻都感受着它強大的威力。數碼時代給教育環境帶來巨變,傳統的教學模式已經不能滿足當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