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und image on layout top

澳門碩果僅存的 沙梨頭更館

  瀏覽449次 divider image
排行榜 收藏 發佈時間:2016年3月11日
      

由於空間有限,在籌設室內佈置的安排上,以燈箱展板形式作展示,以便容納更多的參觀者。

"hZqb0`&V Y%H3a1u:?0■由於空間有限,在籌設室內佈置的安排上,以燈箱展板形式作展示,以便容納更多的參觀者。澳門雜誌*d,}+g Y5K)V2U


8R)q D!N4{)X:gu/`%g0
沙梨頭一帶屬於澳門的舊城區,至今仍保存着一些古舊建築。近年,政府為了活化舊區,着手修繕和規劃一些具有歷史價值的特色建築作其他用途。沙梨頭更館位於麻子街(註一)土地廟旁邊,是珠三角地區碩果僅存的更館。為了慶祝澳門歷史城區成功列入《世界文化遺產名錄》十周年,文化局將此歷史建築重新修葺,與澳門沙梨頭坊會合作開設展館,讓建築物的生命得以延續,讓居民和遊客認識舊日澳門生活片段。

k6}Qa!N2L0
修葺時保留天井的採光作用,並加入現代的冷氣,達到散熱、抽濕效果。

■修葺時保留天井的採光作用,並加入現代的冷氣,達到散熱、抽濕效果。澳門雜誌#v t B,l }5S7L9x%Ee


(Ojuzb0\Z1[8^o0
重現打更文化

D7K9WH?,vr;C0
「在寂靜漆黑的冬夜,穿着厚厚棉衣的男人,一邊敲打更鼓、一邊扯着嗓子喊:『天乾物燥,小心火燭。』」讀者對上述經常出現於古裝電視劇集的場景不會陌生吧!
當澳門還是一個小村落的時候,居民的生活簡單,日出而作,日入而息。那時鐘錶未普及,全靠更夫打更為坊眾報時,街區設有更館。據資料顯示,澳門在明朝期間已出現更館,雖然葡國政府在1691年便開始派員警維持社會秩序,但亦不否認打更對治安的重要性,因而批准其繼續存在。
以往,澳門多區均設有更館,為居民提供服務。昔日的更館、更練巡更區域,主要集中在新橋、沙梨頭、氹仔等華人聚居點,但隨着時代變遷,這些更館均早已消失於時間洪流之中,沙梨頭更館作為澳門現時最後一所更館,由於年久失修,加上昔日曾用作商舖,結構和設施都十分殘舊,原來的打更物品亦早已消失。直至2012年11月,得到文化局出資修葺,更館才恢復了建築的原來面貌,並開始收集更鐘等物品,及於去年12月18日正式對外開放
更館重現 促澳人認識歷史
澳門雜誌`v1x2yg q;ax
澳門沙梨頭坊會創會會長鍾文今年88歲,他童年的時候見過更夫打更,如今更夫都已逝世。

kP5a@2\!?k:_0■澳門沙梨頭坊會創會會長鍾文今年88歲,他童年的時候見過更夫打更,如今更夫都已逝世。澳門雜誌Sn fc)N@

澳門雜誌#Qf!R.Ji8a5`


&o+f&p l h@!m_8A0澳門雜誌'P9\5vL_q _t

澳門雜誌C```qY$?&Am

澳門雜誌6~[0Yc%Py8ri

澳門雜誌qj4G\g.s^\s
近代更館的外貌較為簡單樸實,有的就像麻子街的沙梨頭更館那樣,只於門額上寫上「更館」二字,有的更館則會於門旁貼上對聯,又或於室內墻上畫上大老虎,取其「虎虎生威」之意。
文化局局長吳衛鳴於沙梨頭更館開幕時表示,希望通過籌設更館、活化舊建築,讓更多居民認識澳門的歷史文化。「由決定修復更館開始,文化局即對更館進行建築測繪、結構修復工程、室內壁畫修復等工作,希望重現原有的建築格局,整項修復工作共耗資100萬元。其後,文化局又委託學者研究澳門更館和更練制度的歷史,收集更館歷史資訊,並參考了內地的打更資料,以此作為確定更館展示主題和空間規劃方案的依據。」

*_r(yQ&G9sZ~0
經過多重修復後的更館,空間劃分為「澳門的更館」和「更練形象」兩個主題展室,圖文並茂地講述澳門更館歷史和昔日更夫打更報時的方式。此外,由澳門歷史研究學者陳樹榮及黎鴻健捐贈的多件與打更相關的物品,包括水槍、更費單、銀哨等,不但極具歷史價值,還能生動地向參觀者展示昔日打更行業的形態。
澳門著名畫家潘錦玲,則創作了多幅更夫形象圖畫,包括報時、維持治安、防盜、防火、警示及向治安警匯報工作的更夫形象,提升了展覽的趣味性。 展廳還設多媒體區,播放多段有關澳門昔日的打更故事,鍾文作為沙梨頭老街坊,則接受口述訪談,細訴沙梨頭區的歷史變遷,以及由黎鴻健親訪太平館更夫李貴榮的外孫林世鴻的訪問記錄。
澳門雜誌B1Ie ]Mc j%m7io
文化局文化財產廳代廳長梁惠敏(左)和文物修復師葉健雄

lyjd7{)?0■文化局文化財產廳廳長梁惠敏(左)和文物修復師葉健雄澳門雜誌mv[q9_A

澳門雜誌"Fqgvh5k

澳門雜誌rP3[,b-r X

澳門雜誌0Dd-c*M+YW1{

9CG|&l$DK)E0
打更歲月不易過

LuUEp&@^8qj0
澳門沙梨頭坊會創會會長鍾文在沙梨頭區土生土長,今年已經88歲,據他憶述:「打更是一種古老的職業,那時的人從事一份職業就是一輩子。由於打更十分辛苦,因此只有男士入行。記得在我童年的時候(1940年代),還見過更夫打更,但已開始式微。我在沙梨頭區只見過白天與夜晚各一位更夫,相信當年的更夫都已逝世多年。」
更夫要通宵熬夜,守着滴漏或燃香,用來計算時間的流逝。他們會沿途敲打用竹筒製成的梆子(註二),走街串巷地報知時間。當時,一夜分五更,從晚上7點開始,每隔兩個小時報一次更,直至淩晨3點。除了喊出更次,更夫還會叫「小心門戶,提防火燭」之類的警告語,提醒居民防火防盜。
更夫不管春夏秋冬,成年走街串巷,十分辛苦,所得工錢也不固定。鍾文說:「更夫由商舖和居民出資僱用,但沒有固定的工錢。」他小時候便見過更夫拿着一個袋子,讓街坊自己放錢進內,當作該月的薪酬。

x(h9]f-mmV;e&V0

;W$f,T0~$]^T0
更夫巡邏 彌補警力不足
澳門雜誌3CA5BdH~
很多人都會誤以為打更只在晚上進行,但其實是分為日更與夜更,更夫跟現在的守衛、警察一樣,是非常重要的工作。由於舊時警力不足,更夫的工作內容除了打更報時外,白天還要處理一些和居民有關的事務,例如負責巡邏、維持治安,通報等。澳門臨海而居,當海水漲潮時,更夫還要通知居民,以便他們做好準備及到安全地方暫避。每遇火警及盜竊,也會協助救火和捉賊。
此外,更館亦是消息的集散地,是居民守望相助的見證。鍾文指:「澳門是個很有人情味的地方,居民有事,會到更館找更夫,然後由更夫負責發放消息,又或者遇到火災的時候,更夫都會敲鑼打鼓通知居民,齊心合力去救火。」
根據《更練服務組織條例》所列,合格的更夫必須是一位深獲居民信任和富有德望的人,其中亦有不少對更夫職責的要求,包括不得擅離職守、不收賄賂、保持儀容整潔、每月須定期巡邏及佩戴由治安警察廳發出的更夫識別證等。
滄海桑田,鍾文回憶以前土地廟石階前是一個海灘,填海造地之後,四周高樓大廈林立,但土地廟及更館依然屹立至今,見證了沙梨頭的變遷,也是澳門同舟共濟、共同維持治安的歷史見證。值得慶幸的是,澳門人的人情味沒有因時勢而改變,這是除了古跡之外,最重要的人文價值。  
澳門雜誌X.V hXAi3k(M
澳門雜誌M{-OT r"A }.C
立面修復前

T|yW`_'K+o}0■立面修復前沙梨頭更館澳門雜誌)\)U:M1O.Tu#WIG

澳門雜誌?:B8V Y We)t$h

■沙梨頭更館澳門雜誌1X z N Gy Y}X@

澳門雜誌9B;nfL:GRH
回復更館原來面貌
澳門雜誌:@ p1m$?0q n R pt
沙梨頭更館佔地面積約63平方米 ,由前廳、石室、水巷和天井四部份組成。由於日久失修,文化局接收時,更館已十分破舊雜亂。文化局文化財產廳廳長梁惠敏指出:「更館大部份主樑塌下,屋頂磚瓦多毁損脫落,靠近沙梨頭土地廟一方的青磚牆亦已倒塌,嚴重影響建築物的安全。」
沙梨頭更館位於白鴿巢公園所處的鳳凰山山腳,地勢較低,依大石而建,建築結構長年受山水影響,加上牆體表面曾多次以不透氣現代塗料如丙烯酸(乳膠漆)粉飾表層,館內牆體及地磚亦嚴重受濕風化,屋樑下壁畫因其周圍環境的惡化而產生空鼓及剝落。
為了避免建築結構受環境因素影響而進一步惡化,修復人員在石室內的擋土大石周圍挖出一條去水坑,把雨水引流至戶外,再以鋼架加固及在原有屋頂蓋上臨時防水篷,並為青磚牆除濕。
文物修復的首要原則是「修舊如舊」,使用原材料和原工藝,不改變原貌。築建這座更館的原工藝並不複雜,掌握舊工藝的專業修復人員足以應付,但要解決原材料的補替不容易。更館靠近沙梨頭土地廟一側的青磚牆完全倒塌,由於現在難以買到同樣的舊式青磚,修復人員只能在澳門拆卸舊屋的工地逐一收集以重建倒塌的磚牆,並在確保建築結構安全的情況下,逐一抽出其他牆體已風化的青磚,再以傳統方式更換及加固。這項結構性修復工程需時較長。
澳門雜誌&jb8[ n$_7|*N4~
澳門雜誌 X3PM;x+x!? J-V$R Fv
門額背面左側壁畫修復前

Awf1ea*re!c0■門額背面左側壁畫修復前門額背面右側壁畫修復後澳門雜誌j r4@D hY)@7s

5R,X*~P't4f9{%Vj0■門額背面右側壁畫修復後

U1z [8N Y|2Ba%TY9v)B(A0
倒塌後的青磚牆

ELBZ1w+t0■倒塌後的青磚牆澳門雜誌B6jc.b+~P

澳門雜誌!x-K-V)xK6R2Egs

澳門雜誌w&\,l,sK8Fv)|
澳門雜誌6tsj fi

c!q` KF8B3r$F0倒塌後重砌的青磚牆

m9ZD&Ld;|Ptb$d0

-T c2kiNTr0■倒塌後重砌的青磚牆澳門雜誌s)U5To1HD Z$t

澳門雜誌{X G-?A^\(R
澳門雜誌1H;^4f*m/lmd vy
重現塵封壁畫

0[]e7{tz0
而在困難的修復過程中,修復人員卻有驚喜發現。他們在修復屋頂時意外發現油漆覆蓋的殘存壁畫痕跡。原來,由於更館內濕度高,在屋頂塌下後壁畫表面的塗料粉化,多處出現剝落及空鼓剝離。令修復師意想不到的是,壁畫多年來在油漆和灰塵的覆蓋下,仍然保存其鮮豔的色彩。文化局文化財產廳文物修復師葉健雄稱:「修復壁畫,首先進行清潔,把表面多層乳膠漆及批灰除掉,然後以傳統石灰漿灌注空鼓位置,並以石灰清水作整體加固。」修復師用了兩個月時間,小心翼翼地把牆身表面的油漆清理乾淨,重現了壁畫上的木棉花、雀鳥、寶瓶、蝠鼠等圖像,這些都是嶺南地區建築常見的裝飾元素,寓意為「富貴平安、多福多子」。
澳門雜誌LS.Nb t
在修復前,修復人員發現更館門額上的題字因添加了現代乳膠漆,導致灰塑文字有剝落情況,需要修整。修復人員仔細除去表面的後加物料後,發現原來字樣是採用傳統立體灰塑方式製成,主要成份為傳統漚製的禾草灰、紙筋灰和河砂。修復時,以灰砂修補缺失,再塗上傳統灰水,重新呈現「更館」門額的原來模樣。整個更館立面上塗抹的傳統灰水,也是由文化局修復人員自行調配而成,目的是使牆體內積聚多年的水氣,經由透氣的灰水層透到牆體表面,減少濕氣對牆體的不良影響。
澳門雜誌,M3DCQcg





上一篇 下一篇

社區分享

divider image
divider image

沈友友:我崇拜年老時候的孔子

沈友友:我崇拜年...

「如果我生活在孔子的年代,我一定拜孔子為師――儘管...

 
姚京明 中葡文學的擺渡人

姚京明 中葡文學...

2018年7月,首屆「中葡文學翻譯獎」的結果在澳門大學...

 
口述歷史在澳門

口述歷史在澳門...

 
澳門故事多

澳門故事多

 

澳門文創者之路

澳門文創者之路...



 文:盧莉莉     圖:陳偉揚近年,澳門特區政府積極推動經濟適度多元化發展,文化創意產業屬其中一個重要的發...

營地大街歷盡滄桑續繁榮

營地大街歷盡滄桑續繁榮...



俗語有云“廣州城,香港地,澳門街”。這句流傳已久的俗諺,相信你一定聽過。不過,爲何澳門這個小城會被稱爲“澳門街”,則不一定人人知道。其實澳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