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und image on layout top

文物修復師 讓文物重生

  瀏覽304次 divider image
排行榜 收藏 發佈時間:2016年3月14日
      

澳門雜誌 zL8R9^BD d6Y]

snu%T$H({6a0
面對一堆堆殘破不堪的出土文物碎片,透過不斷探索、思考、重組,拼湊出一件件完整的古物,展現其承載的歷史文化及藝術風格,從而讓人們瞭解當時的社會風貌——這就是文物修復師的工作。
澳門雜誌-LEX+l#n*h
因熱愛 故堅持
澳門雜誌5M6bx{-CA
除文物建築之外,一般須修復的文物大致分為四類:瓷器、木器、針織品、紙品,各類的修復都需要專門的知識和技術。在澳門博物館,目前從事相關工作的人員有四名,每位都通曉多種文物修復技術。
許永吉,從事文物修復工作數十年,是澳門博物館資歷最深厚的文物修復老前輩,主要負責瓷器修復。許永吉學設計出身,後來出於興趣修讀中國文學,剛踏足社會從事彩瓷設計。由於文物修復中有相當一部份工作涉及瓷器修復,在機緣下許永吉加入了這支人員稀缺的隊伍;當時,澳門博物館(前身是賈梅士博物館)只有他一個澳門人參與這項工作。

q/['@o!H0
19-踏板之修復a

5`2Q6f _x"b0■ 踏板之修復

+|[ B&i8w-v2`u!y0

%`-qEcEkw W9T#g0
文物修復這門職業,對專業修復師有最基本的兩個要求:一是要掌握藝術技巧,如繪畫、立體雕塑等;二是瞭解化學,必須熟悉使用各種化學劑,在不破壞文物結構的情況下對其進行清潔及修補。
當然,修復師具備歷史與文化的認知也是十分重要的,以修復中國文物而言,除了要瞭解中國源遠流長的歷史脈絡外,還要認識各個時代文化藝術的風格及特色,從而鑑別文物所屬的時代,避免在修復過程中出現張冠李戴的情況。
許永吉稱,他曾修讀中國文學課程,剛好與職業相輔相成,使其對歷史的理解更透徹,令修復工作做得更到位。多年的工作經驗,讓他一眼就能鑑定瓷器所屬的年代。
許永吉非常重視每一個修復項目,對他來說,每件文物都是獨一無二的藝術品。為了減少修復過程中對文物的傷害,多年來,他一直仔細觀察、認真考證,從不輕舉妄動。許永吉說:「我們須不斷總結經驗,不僅使文物恢復原貌,重整文物背後歷史,還原當時境況;此外,科技是與時俱進的,幾十年後或有更佳修復技術,可使物件重修達至最佳效果。」文物修復師每年都必須參加相關的進修課程,以提升他們的專業水平,許永吉領取的證書已不計其數。
除了文物修復,但凡與文物有關的事情,他們都積極參與,就如博物館、文化局的展覽,文物的擺位都由他們決定,故經常忙得不可開交。
許永吉稱,在這行工作是沒有高薪,沒有休閒;而且每一次的修復,都是一項未知的挑戰,一趟漫長的征途。如果對這項工作缺乏熱愛,是難以持續的;唯有熱愛,才能走下去。
長期從事文物修復工作,性格是一個關鍵的因素。許永吉說,如果急躁,缺乏耐性,是不可能長時間對着一件古物的。唯有兼備細心與耐心,能夠克服工作枯燥感的人才能勝任這份工作。「學會接受孤獨。」許永吉認為,這是文物修復工作者最需要的品質。
澳門雜誌7gv ],SQ\
2-清潔消毒(藥物處理)

4HVb;Kj1n"XR&O9H7E&o l0■ 清潔消毒(藥物處理)

[1y9s[J0

`/z+F7w^ r0

/wsBQ$gr;Q6xzd7_0
唐三彩 繁複活

(kbL(H*os0
文物修復分為三種,分別為考古性修復、展覽性修復以及商品性修復。許永吉的工作實質是屬於展覽性修復,負責將準備展出的文物修復完整,盡量重現原貌。
文物修復要求修復師對不同物料有充分的認識,根據不同的物質、結構及疏鬆程度下判斷,使用相應的材料去修補。現時,澳門博物館的文物修復室沒有設置材質分析儀器,文物修復師僅能依靠現有的資源條件及自身的經驗來完成修復工作。
回顧職業生涯,許永吉表示,修復唐三彩馬是最耗時的工作歷程,花了整整一年時間。剛收到那件唐三彩馬的時候是一堆碎片,許永吉通過閱讀大量歷史書籍,瞭解歷史的脈絡,才構思出修復的工序。
剛拿回來的唐三彩馬碎片,滿佈污漬,許永吉不斷地試用不同的試劑,才決定哪種試劑較適合用來清潔。經過清潔消毒後,便為每一件碎片貼好標籤,以便更好地識別其所在的部位。然後製作殘缺部件、拼湊、黏合出原狀,最後是上色。
上色是修復過程中最為考究的工藝,將顏料調至最接近原物的色彩,是每位文物修復師的必修課。上色程序不可能一蹴而就,需要一層一層地塗抹,以防出現失誤。
完成整個修復工作後,修復師還要撰寫工作報告,將整個的過程、遇到的問題、使用方法的根據,逐一向上級匯報。

3q'E7g\_9\,O5O0
澳門雜誌A4E*R-^/OW/J4?VF

D5]Fh3H(fj"[0
懷期待 育未來
澳門雜誌8y)O1w w!zh&A!i
從剛開始一個人孤軍奮戰,到如今發展有四名成員的工作團隊,許永吉一直堅守陣地。雖然團隊耗數月、甚至數年的時間,苦心竭力修復文物,可能只換來遊覽者短暫停留觀賞,甚至完全被忽視,但許永吉從不因此而灰心。他滿足地說,文物修復的工作是在挽救文物的「生命」,他們是重新賦予文物生命的「醫生」,讓文物可以繼續傳承下去,發揮它們的價值。
文物修復這項工作目前在澳門是比較冷門,尚未成為一門行業,沒有嚴格的規範指引,認識此類工作的人也不多,而且工作過程相對枯燥乏味,所費時間較長,因此從事這門職業的人亦比較少;然而,許永吉卻看好文物修復師的發展前景。他稱,澳門特區政府成立之後,更注重文物的保護和修復工作,未來將需要更多生力軍的加入。
故此,2001年澳門博物館決定開辦文物修復基礎課程,向社會推廣文物修復知識。十多年來,舉辦過許多相關的課程、講座和工作坊;除了由本地資深的許永吉兼任導師,還經常邀請外地的專家來澳演講和指導。每次開班,市民踴躍報名,部份課程設有人數限制,館方會根據報名者對歷史的認識深淺進行篩選。許永吉稱,這種形式的課程與講座,主要是為了推廣文物修復及保護的知識,至於學員日後是否會從事文物修復工作,則要看個人造化了。

)MZ:OZ~0





上一篇 下一篇

社區分享

divider image
divider image

嫦娥四號登陸月球背面成功 澳科大國家實驗室有貢獻

嫦娥四號登陸月...

■實驗室人員分別來自內地、日本、意大利和澳門,組成一...

 
澳門多項國際美譽 有助多元發展

澳門多項國際美...

長久以來,澳門憑藉自身獨有的優勢,屢獲多項國際認可美譽...

 
口述歷史在澳門

口述歷史在澳門...

 
澳門故事多

澳門故事多

 

澳門理工提供平台 王坤運動學業兼得

澳門理工提供平...



就讀於澳門理工學院的王坤從小練習長跑,經過多年的努力,今年終於在「渣打香港馬拉松2014」獲得半程馬拉松青年組冠軍,又奪...

一人一電腦  教學效益高——訪澳門聖保祿學校

一人一電腦 教學效益高—...



我們已走入數碼時代,人們每日都接觸到電腦多媒體技術,時刻都感受着它強大的威力。數碼時代給教育環境帶來巨變,傳統的教學模式已經不能滿足當今...